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群像實錄 傷痛永不能忘

這張拼版照片顯示15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

1937年12月侵華日軍製造的南京大屠殺,使30多萬手無寸鐵的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慘遭殺害,給劫後餘生的倖存者留下了終身難以撫平的傷痛和苦難記憶。

根據新華網報導,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是那段慘痛歷史的『活證』。79年歲月流逝,在世者已經越來越少。2016年11月26日,89歲的張福智老人離世後,在冊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僅剩108位。

第三個國家公祭日到來之際,新華社記者選取30位具有代表性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用群像的方式集中展現這一特殊群體。

第一排從左至右分別為:艾義英(88歲)、魏桂如(90歲)、馬秀英(94歲)。
第二排從左至右分別為:祝四孜(96歲)、李高山(91歲)、鄭錦陽(88歲)。
第三排從左至右分別為:陳桂香(91歲)、王長發(93歲)、夏淑琴(87歲)。
第四排從左至右分別為:陶承義(80歲)、張秀紅(90歲)、李長富(89歲)。
下排從左至右分別為:王津(85歲)、王義隆(93歲)、仇秀英(86歲)。

第一排從左至右分別為:陳文英(91歲)、楊翠英(91歲)、管光鏡(99歲)。
第二排從左至右分別為:劉庭玉(94歲)、馬月華(89歲)、唐複龍(81歲)。
第三排從左至右分別為:佘子清(82歲)、沈淑靜(92歲)、路洪才(83歲)。
第四排從左至右分別為:易翠蘭(93歲)、餘昌祥(89歲)、郭秀蘭(92歲)。
下排從左至右分別為:張福智(89歲,已故)、岑洪桂(92歲)、王秀英(91歲)。

馬秀英,1922年出生。1937年冬,家住南京漢中門附近南衛巷的馬秀英一家遭難,18歲的三哥被日軍拖上汽車帶走,從此下落不明;馬秀英與母親逃進難民區後得以倖存。如今馬秀英耳不聾、眼不花,腿腳還算利索,與兒子、兒媳生活在一起。

馬秀英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證書(2016年11月18日攝)(左上);馬秀英在南京家中(2016年11月18日攝)(右上);隨著年齡增大,馬秀英有時會抽上一支煙(2016年11月18日攝)(右中);馬秀英在家中打牌打發時間(2016年11月18日攝)(下左);馬秀英和兒媳孫秀英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哭牆』前合影(2016年6月17日攝)(下中);馬秀英經常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轉轉(2016年6月17日攝)(下右)。

易翠蘭,1923年5月6日生於南京老城南。1937年冬,易翠蘭被家人在臉上塗滿鍋灰裝扮成男孩,輾轉在五台山難民區和金陵女子大學難民收容所避難。雖然最終從血泊中死裡逃生,但她因遭日軍用槍托毆打,落下終身病根,經常疼痛難忍。

易翠蘭在南京臨時租住處門前(2016年11月25日攝)(左上);易翠蘭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證書(2016年11月25日攝)(左下);易翠蘭在南京臨時租住的家中(2016年11月25日攝)(右上);易翠蘭兒子陶盛福在幫助老人穿戴衣物(2016年11月25日攝)(右中);易翠蘭經常依靠制氧機緩解呼吸困難的病症(2016年11月25日攝)(右下)。

張福智,1927年10月出生。1937年冬,張福智和父親在家中遭闖入的日軍毒打,張福智右眼被打傷,後感染失明。老人於2016年11月26日去世。失明多年的張福智認不出身邊的親人,不記得已經吃過飯,走路顫顫巍巍且只有一個方向(2016年11月16日攝)(左上);張福智不停地向家人要東西吃(2016年11月16日攝)(右上);女兒張壽雲偶爾攙扶老人出門曬曬太陽(2016年11月16日攝)(右中);張福智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證書(2016年11月16日攝)(下左);坐在沙發裡的張福智嘴中常常念念有詞,不知在說些什麼(2016年11月16日攝)(下中);老人去世後,子女們為他送殯(2016年11月28日攝)(下右)。

祝四孜,1920年6月3日出生。1937年冬,祝四孜居住的南京珠江鎮西門外朱莊村遭日軍洗劫,她家8間瓦房全被燒毀,她和家人藏在屋後菜園地洞內躲過一劫。祝四孜在自己臥室中(2016年11月3日攝)(左上);祝四孜在自家門口曬太陽(2016年11月3日攝)(右上);祝四孜在兒子的攙扶下出門散步(2016年11月3日攝)(右中);祝四孜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證書(2016年11月3日攝)(下左);祝四孜和洗菜路過的村鄰聊天(2016年11月3日攝)(下中);祝四孜兒子伏寶鑫指認當年老人避難的地方,現在已成為商家的門面房(2016年11月3日攝)(下右)。

李高山,1925年出生於廣東茂名。1937年冬,只有十三歲的李高山作為士兵參加了南京保衛戰,被日軍抓捕後死裡逃生。如今老人與兒子住在一起,七八年前患腦梗後腿腳不便,患有老年性耳聾,但很健談。李高山展示自己的南京大屠殺倖存者證書(2016年11月21日攝)(左上);李高山在南京家中(2016年11月21日攝)(左下);李高山展示自己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2016年11月21日攝)(下中);1996年12月,李高山赴日証言,揭露當年侵華日軍犯下的罪行(右)(李高山提供,翻拍照片)。

馬秀英在南京家中(11月18日攝)。馬秀英,1922年出生。1937年冬,家住南京漢中門附近南衛巷的馬秀英一家遭難,18歲的三哥被日軍拖上汽車帶走,從此下落不明;馬秀英與母親逃進難民區後得以倖存。如今馬秀英耳不聾、眼不花,腿腳還算利索,與兒子、兒媳生活在一起。

馬秀英經常來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轉轉(6月17日攝)。

易翠蘭在南京臨時租住的房子門前(11月25日攝)。易翠蘭,1923年5月6日生於南京老城南。1937年冬,易翠蘭被家人在臉上塗滿鍋灰裝扮成男孩,輾轉在五台山難民區和金陵女子大學難民收容所避難。雖然最終從血泊中死裡逃生,但她因遭日軍用槍托毆打,落下終身病根,經常疼痛難忍。

易翠蘭的兒子陶盛福在幫助老人穿戴衣物(11月25日攝)。

李高山在南京家中(11月21日攝)。李高山,1925年出生於廣東茂名。1937年冬,只有十三歲的李高山作為士兵參加了南京保衛戰,被日軍抓捕後死裡逃生。如今老人與兒子住在一起,七八年前患腦梗後腿腳不便,患有老年性耳聾,但很健談。

李高山展示自己的抗戰勝利70周年紀念章(11月21日攝)。

張福智老人生前在女兒張壽雲的攙扶下出門曬太陽(11月16日攝)。張福智,1927年10月出生。1937年冬,張福智和父親在家中遭闖入的日軍毒打,張福智右眼被打傷,後感染失明。老人於2016年11月26日去世。

坐在沙發裡的張福智嘴中常常念念有詞,別人卻聽不懂他在說什麼(11月16日攝)。

祝四孜在自家門口曬太陽(11月3日攝)。祝四孜,1920年6月3日出生。1937年冬,祝四孜居住的南京珠江鎮西門外朱莊村遭日軍洗劫,她家8間瓦房全被燒毀,她和家人藏在屋後菜園地洞內躲過一劫。

南京大屠殺幸存者群像實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