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iPhone回到美國生產要多花多少錢?

iPhone回到美國生產要多花多少錢?

前不久,美國新當選的總統川普在最近的《紐約時報》的採訪中,表示他在贏得大選後接到了蘋果CEO庫克和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茲的電話。在與庫克的通話中,川普談到如果蘋果在本國製造產品的話,將是『一個很大的成就』。

根據新浪科技報導,本來川普只是說說並沒有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他發言後不久彭博社專欄作家Tim Culpan以郭台銘的口吻撰寫的專欄文章,把川普的想法好好諷刺了一翻。

但是川普也不消停,他先是和蔡英文通電話,然後放出來『一個中國』原則需要大陸買單的大嘴巴,把全世界都震驚了一下,以至於白宮連忙出來澄清。

從川普的表態看,已經把大陸當作了訛詐的對象,把製造業遷回美國並不只是說說,他的願望是真誠的。

那麼,iPhone真的能夠回歸美國嗎?如果iPhone真的回歸美國,會給手機行業帶來什麼呢?

一、iPhone回到美國生產要多花多少錢?

其實,關於iPhone回美國的事情,早在歐巴馬時期就討論過,《MIT Technology Review》在今(2016)年6月討論過三種方案:一是全球提供原料,全球生產元器件,美國組裝;二是全球提供原料,美國生產元器件,美國組裝;三是美國提供原料,美國生產元器件,美國組裝。

如果採用第一種方案,蘋果需要支付更多運輸成本和人力成本。這是因為iPhone的元器件主要集中在亞洲。iPhone的螢幕是日本的、南韓的,晶片是南韓的、台灣的,鏡頭是台灣的,記憶體晶片是日本的、南韓的,網路攝影機模組是台灣的、大陸的……。

回到美國製造等於拉長這些元器件的運輸距離,要從亞州運回北美,因此要支付更多物流成本;同時,由於更多人力成本的原因,在於美國勞動力費用更高,因此在美國組裝iPhone需要支付更多工人薪資。

按照估算,採用第一種方案,生產一部iPhone至少要增加30~40美元。這是三套方案最低的。

如果採用第二種方案,即『全球提供原料,美國生產元器件,美國組裝』,除了要支付多出的物流成本和人力成本,還需要支付生產線建設成本。

以半導體晶片為例,除了核心處理器,一部iPhone還需要基帶晶片、傳感器、NFC控制器、觸摸螢幕驅動器、射頻放大器和接收器等等晶片。這些晶片由高通、德州儀器、恩惠普等廠商提供,它們的工廠分佈在大陸、南韓、日本多個國家。

如果採用第二種方案,意味著這些晶片商的工廠都要搬回美國。為此它們需要大量工業設備用來建設一套完整的半導體生產線,整體投入規模為數十億美元。

生產線完成後並非一勞永逸,它們在建成幾年後就會過時,因此中間需要持續維護和更新。這又意味著大量成本。這些成本最終都會計入iPhone,如果採用第二種方案,iPhone的價格要增加60~100美元。

至於第三種方案——『美國提供原料,美國生產元器件,美國組裝』,在全球化的今天美國根本就做不到。從礦產品開始一步步到成本,這個要動的東西太多。

所以,按照樂觀的估計,iPhone回到美國會提價30美元~100美元。

二、不僅僅是錢的問題

如果只是成本的提升,那麼川普透過給蘋果大幅度減稅(其實這個減稅效果本身就很可疑,因為蘋果本來就是避稅的高手,錢不回到美國)來彌補還有可能。

但是iPhone製造還不僅僅是錢的問題。

庫克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的時候說過,大陸非常重視製造業,也就是我們說的職業技術。美國很久之前就已經停止培育那麼多的工種了。把所有美國機器工人、模具工人召集到一起,我們在的這個房間就能坐滿。大陸呢?恐怕要好幾個足球場。

其實,大陸的工人規模何止好幾個足球場,大陸一個模具城就有2萬人,一個模具基地有若干個模具城,一個省就有n個模具基地。從業人員數量可以支撐起一個城市。

除非美國大規模開放移民和勞務輸入,否則蘋果搬回去,也找不到足夠多的工人,錢你可以給,但是人不是說有就有的。

把一個人培養成技工,至少需要幾年的時間,這還要基礎教育沒有問題,而美國的基礎教育恰恰是有問題的。社區分化讓底層的教育質量難以保障,要把街頭幫派成員轉化成技工難度很大。

除了數量,效率差距更大。蘋果前高管曾經對《紐約時報》做過這樣的描述:『蘋果在最後一刻更改了iPhone的螢幕設計,導致整條流水線需要改裝。新的螢幕面板在午夜運達工廠。一位工頭在公司的宿舍中立即召集8000名工人,每個人發一塊餅乾和一杯茶,半個小時之內在崗位上就位,開始長達12小時的工作班次。他們把每一塊新螢幕鑲嵌到面板上。僅僅用了96個小時,這家工廠的產量就達到每天1萬台iPhone。他們(大陸工人)的速度和靈活性難以置信,沒有一家美國工廠能夠匹敵。』

現在的美國工人根本無法負擔大陸工人這種高強度的勞動。要負擔,所花的成本也不是一部手機30~100美元就能解決的。

美國在100年前,有過在100多公尺高空的鋼梁上,淩空吃午飯的工人。而如今的福利下,美國人是無法接受大陸富士康這種勞動強度的。

如果把這些成本最後都算到產品上,有人估算過iPhone成本不是增加100美元的問題,而是會翻番增加400~500美元,同時需要過渡的時間也很長。所以iPhone回到美國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三、中美貿易戰對大陸手機廠商的影響

在代價巨大的情況下,如果iPhone能回到美國製造,那只有一種情況,就是中美貿易戰爆發,美國對大陸徵收了超高額度的關稅,同時在美國給予蘋果高額補貼和減稅,讓蘋果在大陸製造的代價高於成本。

如果這種情況出現,那麼影響就不僅僅是蘋果,而是所有大陸手機廠商。川普在競選時曾經威脅稱要對從大陸進口的產品徵收高達45%的關稅,如果這個政策真能透過執行,對大陸企業顯然是很糟糕的。

不過,大陸手機廠商和紡織品廠商不同,大陸手機廠商在美國國內市場的份額很小,即使現行的關稅稅率下,大陸手機廠商也沒有進入美國智慧手機市場的前五。

所以,中美貿易戰對大陸手機廠商直接威脅不大。

但是,我們要看到的是,大陸不僅僅只有手機製造企業,還有很多出口導向的企業,它們的員工大多都在用大陸國產手機。如果中美貿易戰打起來,美國高額關稅加上去,意味著這些企業會出現訂單減少,工人工資降低,消費能力下降。

大陸國內市場在中美貿易戰中受損,才是真正的威脅。

此外,美國的貿易戰必然引發大陸的報復,手機行業中,高通首當其衝,它的晶片也會被徵收高額關稅。這對很多大陸手機企業來說意味著成本上升。

成本上升,市場減少,這無疑是壞消息。中美貿易戰雖然直接影響不大,但是間接影響卻是大陸手機廠商不能忽視的。

那麼,大陸廠商如何應對這個問題呢?

我們要看到美國消費者已經習慣了廉價商品,當大陸商品因為關稅不再廉價的時候,這些消費者必然要透過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進口商品來補充,這意味著諸如越南、印度這樣的國家購買力會增強。

所以加快國際化進程,不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裡面,加快海外市場的開拓是大陸手機廠商的出路。

雖然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相當不靠譜(譬如印度的廢鈔政策),但是未來的市場在那裡,我們沒有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