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加息靴子落地 對大陸的影響是…

美聯準會主席葉倫。

美聯儲終於加息了!中原標準時間12月15日凌晨3點,美聯儲宣布加息0.25%,這是繼美國實行零利率政策以來的第二次加息。

根據人民日報報導,關於美聯儲加息靴子會不會落地、何時落地的問題一直是市場關注的熱點,每次美聯儲主席葉倫發表講話,市場都會仔細揣摩其用詞,生怕錯過每一個可能關於加息問題的暗示。人民日報經濟社會記者連線採訪了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

美聯儲為啥老要加息?

連平認為,美聯儲加息實際上也是調控宏觀經濟的舉措,而為何會加息還要從很多年前說起。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後,美聯儲實施了多輪量化寬鬆政策,美元利率長時間維持在超低水準,從而促進美國債券、股市和房地產市場逐步回暖,產業結構和企業經營狀況也得以修復。隨著美國經濟復甦跡象日益顯露,全球市場對美國加息的預期不斷升溫。在就業和通脹逐步改善的條件下,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重啟加息是必然趨勢。

今(2016)年以來,美國經濟增長狀況表現良好,第三季度GDP增速超預期,勞動力市場健康,整體有向好的趨勢。儘管去(2015)年已有一次加息,但利率水準也在0.25%的低水準,與美國目前的經濟運行狀況並不匹配,所以還是需要再加息的。因此通常大家預測,今年加一次,明(2017)年要加個幾次,利率水準可能會在較短時間內有明顯的上升。

美聯儲加息為何會引來全球關注?

連平說,美聯儲加息,全球都會關注,但主要原因並不是美國GDP體量大,而是因為美元是全球最主要的儲備貨幣和交易貨幣,全世界各種交易包括貿易支付結算、貨幣金融投資等大多使用美元,很多大宗商品也都是用美元標價,因此,美聯儲加息對全球經濟影響是比較大的。

美聯儲加息,意味著銀根逐步向緊的方向調整,容易帶來資本回流,會給一些非美貨幣帶來貶值壓力,資本可能會流出這些國家,進而對各國經濟增長方面也會有壓力。

對人民幣匯率有何影響?

連平認為,人民幣目前處在國際化的進程中,海外持有人民幣的數量在增加,在此情況下,美元有升值壓力、人民幣就會有貶值壓力。我們預計美聯儲明年還會有幾次加息,意味著美元資產在未來仍是受追捧的配置選擇,各國資本會有購買美元資產的傾向,因此也對大陸資本流動帶來壓力。

但也要看到,2014年底以來,美聯儲加息雖遲遲未動但預期持續在市場上發酵,在此過程中,美元已升值很多,相比歐元、日元等貶值幅度較大,人民幣表現則相對堅挺。同時,一些國家短期美元債務已基本償還完畢,償還債務期間往往是本幣承受很大壓力的時候,但隨著短期債務基本還完、剩下其他債務慢慢歸還時,即使美元接下來有升值壓力,但對這些國家來說,貶值壓力已沒有以前那麼大。大陸也是如此,在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初,人民幣貶值壓力很大,已經有很多舉借美元外債的企業在短期內迅速歸還。

同時,美元經過近兩年來的持續升值,從市場角度來看,累計升值幅度已經很大了,有可能出現階段性的調整。此次加息過後,未來很有可能出現階段性調整,其他貨幣反彈、美元有所回落。

對大陸A股有什麼影響?

影響A股市場運行的因素很多,美國加息只是其一,先來看歷次美聯儲加息前後A股的走勢:

上表是美聯儲第五輪加息周期及去年啟動新一輪加息前後對應的A股市場表現,可以看出,美聯儲加息對A股影響並沒有很強的關聯性,A股依然按照自身規律運行。

但由於美聯儲第五輪加息時間點距今間隔較長,參考意義並不太大,我們再把時間拉近一點,看看今年以來美聯儲歷次議息會議前後,A股市場的表現:

從上表可以看出,今年以來,美聯儲7次議息會議前夕,A股有6次是下跌的,下跌概率逾八成,利空衝擊比較明顯,議息會議結束後,美聯儲並沒有啟動加息,A股又重回原有軌道,大多數時間上漲,表現出明顯的強勢。

對大宗商品價格有何影響?

通常邏輯認為,美聯儲加息利好美元,大宗商品價格應該是承壓下滑,但歷史資料顯示,從最近三次美聯儲加息週期看,情況並不是這麼簡單的。一旦進入加息週期,大宗商品價格往往不跌反漲。

有市場人士從前三次的美元加息週期中,觀察銅,黃金,原油三個品種的走勢可以得出以下結論:

加息週期前:美元的加息預期導致資金外流,減緩市場流動性,在加息前的一段時間會讓大宗商品承壓,價格不斷走低。

加息週期中:美國加息意味著美國通脹水準上升,經濟逐步進入繁榮週期,並為全球經濟的復甦提供重要支撐。在此背景下,全球資源的需求會逐漸增加,從而在中長期內推動大宗商品價格的不斷上漲。

加息週期後:美元加息週期結束後,意味著美國和世界的經濟都經過一段繁榮後,不同的國家開始出現經濟放緩的跡象,導致大宗商品需求的減少,從而引發大宗商品價格的走低。

對大陸債市有何影響?

業內普遍認為,對於大陸國內的債券市場而言,美聯儲的影響並沒有這麼直觀。

銀泰證券徐春暉認為,大陸國內債市相對開放性小,至少從目前來看,境外資金對國債市場的持有量僅僅占比3.8%,很難左右市場,更多的市場壓力還是停留在預期層面。但由於今年的期限利差縮窄,對國內債市來說,預期已經形成了一個基本面向下的剛性局面。

應對美聯儲加息帶來的壓力,該怎麼辦?

連平認為,首先是要經濟增長速度保持平穩,穩定在6.5%—7%的合理區間。經濟增長平穩會讓投資者有信心,大陸國內外的投資者有了信心,資本外流的速度會放慢、外面資本進來的速度就會加快。

其次,要在加強資本流動管理、調整外匯供求關係方面下功夫。比如,應抑制不合理不合規的投機性資本流出,同時適度放鬆境外資本的流入,進一步推進金融帳戶下的開放。總的來說,在外匯管理方面應推行明確的非對稱管理,即對流出方面適當收緊、對流入方面適當放寬,促進市場外匯需求走向基本平衡,這樣一來,貶值壓力就會比較小。

另外,管理好預期同樣十分重要,主要是繼續破除單邊預期。過去,單邊預期主要是人民幣不斷升值,現在的單邊預期則是人民幣不斷貶值,管理預期就是要運用實際和預期引導的兩種方式破除單邊預期。當然,管理預期也是建立在實際經濟健康穩定發展的前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