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102歲軍醫蘇鴻熙 一生赤子,一代名醫

蘇鴻熙夫婦。

對102歲的蘇鴻熙來說,沒有什麼活動是必須參加的,除了單元樓裡老幹部第三黨支部的組織生活會。只要接到開會的電話,他就讓家人推著輪椅將他送到會場。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在解放軍總醫院金溝河幹休所第三黨支部,蘇鴻熙所在黨小組的7位成員中,他的年齡最大,黨齡卻最短——99歲那年,這位著名的胸心外科專家才鄭重舉起右手,如願加入中國共產黨。

熟悉蘇鴻熙的人知道,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1949年赴美留學,1956年學成後突破重重阻礙輾轉回大陸,1958年在大陸開展第一例體外循環心臟直視手術,實現了新中國外科手術革命性的飛躍……

『一生赤子,一代名醫。』這是和蘇鴻熙共事過的人們對他共同的評價。

學成歸來酬故土

12月的一個午後,在老幹部第三黨支部的組織生活會上,蘇鴻熙用顫抖的聲音講述起自己赴美留學的故事。

1949年4月23日,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第二野戰軍司令員劉伯承任南京市市長。當年8月,蘇鴻熙所在的南京中央大學醫學院更名為南京大學醫學院。其間,蘇鴻熙等4位南大醫生接到赴美留學通知,這讓他們既欣喜又疑慮。

4名醫生疑慮的是,美國從1946年起,扶持蔣介石在大陸發動了長達3年的內戰,給中華民族帶來深重的災難,如今南京剛剛解放,軍管會能同意他們到這個資本主義國家留學嗎?

4人到軍管會打探消息,出乎意料的是,市長劉伯承欣然同意了他們的留學請求。『到外國學習技術,這有什麼關係呢?』劉伯承說,『全國解放後,我們要建設,需要大批人才,有機會可以去,但要早去早回。』

劉伯承的大力支持,讓蘇鴻熙深感意外,也讓他對中國共產黨充滿了感激。在駛往美國的客輪上,他不禁提筆寫下一首明志詩:南大六年學醫路,畢業踏上抗戰途。赴美留學夢成真,幸得市長相幫扶。客輪載我赤子情,祖國恩情心中駐。籍此小詩明鴻志,學成歸來酬故土。

在美國留學7年,蘇鴻熙先後在4家醫院學習,並逐漸開始研究心血管外科領域剛剛出現的新技術——體外循環心臟直視手術。學成之時,他回大陸的願望越來越強烈,並花5000美元自費購買了兩台心肺機準備帶回大陸。

赴美留學期間,蘇鴻熙在醫院結識了美國女孩簡•麥克唐納,1956年,兩人結婚,蘇鴻熙為妻子取了一個中國名字——蘇錦。60年後,在金溝河幹休所的家中,已是滿頭白髮的蘇錦回憶起那段時光,依然記得每一個細節。

『當時蘇已經是知名的心外科醫生了,兩個州給他送來移民申請表,但他都放棄了。』蘇錦用流利的中文說,『他說必須回到大陸,他要給大陸人治病。』

經過慎重考慮,蘇錦決定跟著丈夫一起回大陸。然而,美國移民局官員找蘇鴻熙談話,不希望他這樣優秀的人才回國。美國聯邦調查局甚至把他帶到總部審訊,『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他們說我是赤色分子,叫我RED CHINA。』在黨支部會議上,輪椅上的蘇鴻熙回憶說。

以正常途徑回大陸不可能了,蘇鴻熙和蘇錦只能尋求另外的辦法。最後二人商定分開走,蘇錦先前往加拿大,取道倫敦,接收丈夫寄出的心肺機;蘇鴻熙稍後乘船到倫敦,與妻子會合後繞道法國、捷克斯洛伐克、蘇聯,最後回到大陸。

『那真是艱辛的路途。』蘇錦不禁感慨。讓她欣慰的是,輾轉6國,耗時52天,行程近10萬里,自己的丈夫終於完成了那句『學成歸來酬故土』的承諾。

『你有沒有後悔過和我來大陸?』

回國後,蘇鴻熙夫婦受到了政府有關部門的熱情接待,回國路費可以報銷,心肺機可按原價摺合成人民幣予以補償,至於就職去向,北京所有的醫院任選。

但蘇鴻熙拒絕了這些好意。『我回來是報效祖國的,不是來做買賣的。』他說。

得知母校與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合併了,蘇鴻熙決定去位於西安的四醫大報到。就是在這裡,他掀開了大陸心臟外科嶄新的一頁。

1957年,蘇鴻熙利用從美國帶回的兩台人工心肺機建起實驗室,同年5月應用心肺機進行體外循環動物實驗。1958年6月26日,他成功為一名心臟室間隔缺損的6歲兒童進行了大陸首例體外循環心內直視手術。

2003年,四醫大曾為這例開創性的手術召開紀念大會,當年的小患者已年過半百,身體健康,家庭美滿。

據解放軍總醫院心外科原主任朱朗標介紹,做體外循環手術需要讓心臟停止跳動,由體外設備支持血液循環和氧合,手術結束後再將體外循環的血液返回心臟和冠狀動脈,讓心臟重新跳動。美國於1953年開始應用這種技術,而大陸僅比美國晚5年。蘇鴻熙的努力使心外科成為新中國最早進入世界醫學先進水準的領域,超過蘇聯、日本等國。

手術成功後,原總後勤部為蘇鴻熙記一等功,為體外循環研究組記二等功。如今,體外循環心內直視手術已相當普及,全國有600多家醫院可以開展同樣的手術,年手術量達萬例,手術的應用範圍也從心外科延伸到神經外科、氣管手術、腫瘤手術等領域,成為救死扶傷的重要手段。

在蘇鴻熙取得一系列成就時,妻子蘇錦始終在背後默默支持著他。這個美國女孩跟他一起住筒子樓,用蜂窩煤做飯,用搓衣板洗衣,照顧他的生活,養育3個孩子。即使在『文革』時期,蘇鴻熙被安排掃地掃廁所、給病人送飯洗碗時,蘇錦依然堅定地支持著丈夫。

幾十年後,白髮蒼蒼的蘇鴻熙坐在輪椅上,用英語問妻子:『你有沒有後悔過和我來大陸?』『我從來沒有後悔。』同樣滿頭白髮的蘇錦用漢語回答,『我一輩子能跟你在一起就很高興了。』

年近百歲加入中國共產黨

1972年,在周恩來總理和原總後勤部領導的關心下,蘇鴻熙調入解放軍總醫院,蘇錦也在北京一所高校找到了英語教師的工作。從動蕩歲月中抽身的蘇鴻熙再次投入到體外循環手術的研究和實踐中。

在解放軍總醫院,同事們眼中的蘇鴻熙不僅是一名醫術高超的胸心外科專家,而且是一位對患者極端負責的仁醫,許多人至今對他臨床上的幾個故事印象深刻。

體外循環手術後,蘇鴻熙要觀察患者的排尿量,判斷體內循環等功能是否趨向好轉。『患者的接尿瓶在床底下,蘇主任為了準確起見,整個人趴在地上,讓目光平視液面讀瓶子上的刻度。』麻醉科原主任醫師宋運琴彎著腰模仿。那時,蘇鴻熙已經是年近六旬的老專家了。

上世紀90年代以前,由於設備簡陋、經驗缺乏,體外循環手術後患者的狀態不太穩定,蘇鴻熙總是守在病房,直到患者度過危險期才離開。

這種兢兢業業的態度也影響著他的學生。蘇鴻熙的第一個研究生、解放軍總醫院心外科原主任醫師余翼飛回憶,自己當住院醫生時,蘇鴻熙要求他住在離監護室最近的房間裡,睡覺時床的三分之一要露在走廊裡,保證患者一有問題他能第一時間趕過去。

對於自己的學生,蘇鴻熙說的最多的是要替患者著想。『有一個病人,拎著一袋子零錢,數出來才400多元人民幣,是鄉親們一毛一毛湊起來的。』他反覆和學生提起這個例子,告誡他們要為患者看好病、省下錢。

他甚至自己發明瞭一種吸引裝置,能夠將病人輸送到體外的血液重新過濾並送入人工心肺機裡再利用,不僅節省了輸血的大筆費用,而且避免了由此帶來的併發症。

退休以後,他還經常和學生們談論起現在的紅包、潛規則問題,『帶著一副深惡痛絕的表情』。

除了醫治蒼生,蘇鴻熙的一生還有一個不懈的追求——加入中國共產黨。他一直記得,解放初期的共產黨幹部穿草鞋,同大家一起吃飯,在財產登記的標籤上寫上『人民財產』。

因為有海外關係,他一直未能如願。『實際上從美國回來後,我從思想上就把自己當成了共產黨員。』坐在輪椅上的蘇鴻熙艱難地說。由於患腦溢血,他身體的右半側活動不便,表達也受到影響。

2013年6月26日下午,他的夙願終於得以實現。解放軍總醫院金溝河幹休所第三黨支部召開會議,正式吸收他入黨。在後來舉行的入黨儀式上,99歲的蘇鴻熙用左手托舉起活動不便的右臂,鄭重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

58年前的這一天,青年才俊蘇鴻熙進行了大陸國內第一例體外循環心內直視手術,掀開了新中國心臟外科的新篇章。在更早的1957年2月,這個意氣風發的留學生帶著妻子輾轉回到故土,決心把自己的一切獻給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