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鋼管舞國家隊」因國旗風波棄賽 遺憾但不後悔

大陸「鋼管舞國家隊」與國旗合影。

日前,大陸『鋼管舞國家隊』在國際鋼管舞錦標賽中因主辦方未懸掛大陸國旗而退賽一事登上網路頭條,這支特殊的隊伍再一次進入大家視線,網友多為隊員的舉動點讚,相比以往,這一次的質疑和謾罵聲少了許多。

根據北京晨報報導,在領隊袁標看來,原因不僅僅是他們『保衛國旗』,更多的則是公眾對鋼管舞這項運動的理解和接受程度提高了。12月16日一大早,『鋼管舞國家隊』棄賽後歸國後,接受了記者專訪。

震驚 場地沒掛國旗只能棄賽

大陸『鋼管舞國家隊』5名隊員和領隊12月9日抵達義大利佛羅倫斯,準備參加首屆國際鋼管舞錦標賽。但賽前他們發現,道路兩旁懸掛的各個參賽國國旗中,沒有見到熟悉的五星紅旗。領隊袁標立即向國際鋼管舞運動協會發信提出質疑,主席戴維德的解釋是『旗桿壞了』,並承諾會在半決賽前解決問題。

袁標向記者透露,比賽前有入場儀式,類似奧運會開幕儀式,『組委會為每個國家的代表隊都準備了旗桿,唯獨沒有給我們準備』。情急之下,袁標跑出場外撿了兩根乾樹枝,『雖然有點「寒酸」,但我們當時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強忍著怒火,擔心情緒不好影響比賽』。

但令袁標萬萬沒想到的是,半決賽結束後,隊員們仍沒見到五星紅旗。主辦方負責人戴維德以『並不是所有參賽國的國旗都被懸掛』作為解釋。『這很明顯是藉口,因為除了大陸,別的國家的國旗都在』。幾次溝通無效,袁標和隊員們作出了一個決定——棄賽。

回國後,袁標多次透過簡訊與戴維德溝通國旗一事,但對方始終不認為這是個『錯誤』,也沒有道歉,解釋『國旗只是裝飾』。12月15日,北京晨報記者也透過郵件發函本次錦標賽負責人戴維德,希望他對國旗事件予以解釋。但截至發稿,記者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火氣 這是對我們的不尊重

12月16日早晨6點多,袁標和隊員們回到北京,在首都國際機場,記者見到了略顯疲憊的他們。『退賽是大家的集體決定。』他指了指坐在對面的四位女孩說,『投入了時間和精力,沒比賽就回來了。』話音未落,隊員陳丹丹說話了,『多少覺得有些遺憾,但絕對不後悔。』

陳丹丹在今(2016)年9月舉行的2016世界鋼管舞錦標賽決賽中取得第五名的成績,也算是一名有過多次國際大賽經驗的老隊員了。『每次一比賽,我得先放下工作,集訓幾個星期甚至一兩個月,不僅沒法掙錢了,開銷反而更大了。出國的機票、住宿和其他費用,大部分都是自己出,比如這幾天出去,一下兩三萬元人民幣就沒了。』陳丹丹說,『這錢都是平時省吃儉用攢的。』

但聊起前幾天的國旗事件,陳丹丹顯得有些激動,『確實生氣,半決賽時壓著火氣,心想他們會給解決。但直到我們棄賽離開也沒解決,挺失望的,這是對我們的不尊重。』『你們誰提出的要棄賽?』記者問。『誰第一個說的忘了,但決定是一起作出的,大家沒有分歧』。

無奈 『國家隊』頭銜多年受質疑

說起這支『國家隊』,實際上,他們未被大陸國內任何組織和單位收編,且長久以來,不少人對他們自詡的『國家隊』稱謂表示質疑,甚至直接謾罵。『低俗下流』、『涉黃』等印象,讓鋼管舞成為不少人心中一種色情的表演形式。

『2012年,我們第一次組隊參加世界鋼管舞錦標賽,自稱是「大陸代表隊」,媒體們說著說著就成了「國家隊」,但是大陸確實只有我們一支隊伍得到國際鋼管舞運動協會授權,且隊員們也是全國錦標賽上選拔出來的佼佼者。所以說是「國家隊」也沒什麼不對。』袁標說,『國家隊』讓人們把他們和奧運會運動專案相提並論,譴責和質疑聲也越來越大。不少人認為他們用這個頭銜炒作,甚至『玷污』了這個名號。

『但我們並沒拿這個來說事兒,也沒有用來賺錢。』袁標在2013年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他們也想進行正規註冊,但是大陸舞蹈協會和大陸體育舞蹈協會都沒有讓鋼管舞列入『管轄範圍』,大陸國家體育總局社體中心也不承認管轄。袁標說,『無所謂了,國際比賽繼續參加。』

囧態 遭父母反對曾被反鎖在家

說起最初是如何接觸鋼管舞的,她們的共同點都是起初遭到了家裡的強烈反對。

『我爸媽為了不讓我去天津學習,還把我反鎖在家。』陳丹丹老家在江西,為了去天津培訓,她和家裡『鬧掰』。『和她們幾個比,我屬於力量型選手,性格也這樣。後來拗不過我,我爸同意叫我學,但還是不放心,親自把我送到學校』。兩年後,陳丹丹不僅可以憑藉這『一技之長』擔任鋼管舞教練,還開始涉足各種國內外比賽。再提到家裡時,她眼淚快要出來了,『2015年在天津比賽,我外公、外婆、舅舅全都跑來看,給我加油』。

2012年第一批參加世界鋼管舞錦標賽的隊員宋瑤,現在已是元老,也是集訓教練。『過去學習鋼管舞多是學成後做教練,收入和白領差不多。競技鋼管舞動作複雜,手擦出繭、腿磨破皮是常事兒』。

和其他人不同,今年第一次出國參賽的王潔兒家中富裕,並不需要為了錢發愁。但為了能學習鋼管舞,她和家裡爭吵,『現在我爸媽其實也逐漸理解和支持我,我哥會把我訓練比賽的情況都告訴他們。這次棄賽,我哥還說我「挺懂事兒」。』

欣慰
罵我們的越來越少了

袁標說,隊伍成立以來,就一直站在風口浪尖,前年他們把鋼管舞編排成舞台劇,想在劇院演出卻屢次遭拒,『人們說這東西登不了大雅之堂,後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劇院合作,800人的劇場只賣出五分之一的票,剛夠租金。』這個結果讓他苦笑了一下,『境遇就是這樣,也許讓鋼管舞成為大家廣泛接受的健身項目還早,我們有這個心理準備。』

去(2015)年冬天,鋼管舞隊員身穿比基尼在雪地裡的表演引發網路熱議,網友稱其『跳艷舞』、『炒作不要命』。而這次因為棄賽『火』起來,袁標自己也沒想到,『大家誇得多、罵得少,可能因為這事兒關乎國家尊嚴,大家和我們站在一起吧。實際上,也和這幾年大家對鋼管舞尤其是競技鋼管舞的認識和接受度提高有關。』

『我們每年出去比賽都有媒體報導,雖然仍有網友覺得我們不正經,罵我們,但一年比一年少了,反而國內選拔賽每年新增不少人來參加』。關於這次登上輿論熱點,袁標解釋,出發前和國內媒體聯繫好直播,但因棄賽沒法進行,這件事兒傳回國內,引起了熱議。隊裡拿過世界鋼管舞錦標賽男單冠軍的柯宏在網上對此表達不滿,引發網友點讚。

記者手記
請摘下有色眼鏡

很多人一聽到『鋼管舞』的字眼,就聯想到夜總會、酒吧等場所,在這些人眼中,這無疑是有傷風化和低俗的。實際上,只能怪這些人的思想和觀念太保守、太落伍,如今,鋼管舞已與瑜伽、肚皮舞等一樣走入尋常健身房。採訪中,女孩們也多次強調,『這是競技鋼管舞,與人們想像中的酒吧表演是兩碼事兒』。曾幾何時,肚皮舞、探戈等也被人們羞於掛齒,但如今也成為都市白領熱衷的健身休閒項目。

鋼管舞其實就是與這些都市新興運動一樣,是一項藝術性、觀賞性都很強的體育運動。更有不少熱衷者正致力於推廣鋼管舞能成為奧運項目,儘管這條路還很長。練習鋼管舞,身在其中的女孩們或許更能體味其中的不易,有台上力與美的展示,更有台下無盡辛酸的付出。要達到競技比賽的程度,也絕非隨便練練就行,沒有滿手繭子和雙腿淤青的日復一日堅持,也不可能出國參賽,就衝這份堅持,也得給他們點個讚!

運動本身無非正邪,不明真相的看客也不要著急衝到前面指手畫腳,此鋼管舞非彼鋼管舞,請看客們摘下有色眼鏡。而記者覺得,女孩們自費出國比賽,甭管出於個人愛好還是其他目的,踏出國門代表的就是大陸,在國旗懸掛這種大是大非面前義正言辭,沒有丟份兒,更沒有丟臉,即使沒有贏得比賽,卻贏得了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