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學畢業生留京比例降至五成 下沉中西部與二線城市

大陸大學畢業生留北京比例降至五成。

近期,大陸各大高校2017屆畢業生就業招聘活動火熱,據大陸教育部透露,2017屆大陸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預計達795萬人。

根據經濟參考報報導,記者在黑龍江、北京、浙江等地採訪發現,面對龐大的求職群體,用人單位招工困局依舊難以破除,而越來越多高校畢業生選擇去二線城市、中西部就業。

一些招聘負責人表示,應屆畢業生職業能力欠缺、專業設置與崗位需求不匹配以及自我評價過高、缺乏職業規劃等問題亟須糾正。

『一崗難求』競爭壓力大

記者瞭解到,儘管各地教育部門、高校等開展了綜合措施幫扶就業,但由於大學生總量依然維持在高位狀態,同時結構性矛盾突出,適合畢業生的崗位依然相對不足,尤其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畢業生普遍認為就業競爭激烈,『一崗難求』,壓力較大。

據官方資料統計,從2001年開始,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人數就一路直升。2001年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人數為115萬,2016年達到765萬。15年間,畢業生人數增長了650萬。2017年,應屆畢業生數量依然居高不下。據大陸教育部初步預計,這一人數將達到795萬,比2016年增長約30萬。

中國石油大學化學工程專業研究生曹然7月起就在各大招聘會上投簡歷,已投了50多份,還沒接到offer。『專業對口的崗位明顯感覺少了,很多都在縮招,可能受經濟大環境影響,企業效益差,有的企業往年還能招二三十個,今(2016)年一個都不招了。』

首都經濟貿易大學金融專業寧同學告訴記者,他現在幾乎每週末都是跑招聘,最累的一天要連著跑兩場面試。『我已經投了四五十個單位,很擔心找不到工作,尤其是很多崗位都在縮招,有的證券公司往年招很多,今年一個崗位只招一個人,有幾百個人都投了簡歷。有些銀行的筆試,外地的同學甚至拎著箱子來參加。』

而對於北京的外地學生來說,感受最明顯、最擔心的還有留京戶口指標的縮減。許多畢業生表示,現在能解決戶口的崗位越來越少,一些單位直言戶口不能保證,優先招聘有北京戶口的畢業生。

『如果選擇留京,戶口還是非常重要,牽扯到買房、子女入學等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畢業生小李說,『我找了一家做教育培訓的私企,工資還行就是沒戶口,公司承諾說將來可申請解決,但名額很少,我打算再看看能否找到有戶口的,還是希望在北京紮根。』

就業競爭激烈的同時,一些可喜的變化也正在浮現。記者瞭解到,隨著中西部對人才需求及優惠政策加大,越來越多畢業生選擇去二線城市、中西部就業,尋求發展平台,擇業更理性和務實。

北京大學就業指導服務中心老師呂媛說,現在大學生求職更積極主動,很早就開始為求職做準備,擇業也越來越務實。最明顯的一個變化就是,學生去京外就業的意願和實際數增加。『幾年前留京的比例在六七成,而現在是近一半。很多學生因為在京難落戶,壓力大,都願意往外走了,很多時候是主動選擇。』

北方工業大學研三學生郭磊說,他剛考上研時鐵了心要留京,『很想在大城市拼一拼』。但後來發現,在大城市生活並不容易,房價飛漲,找工作很難。『有戶口的工作工資一般都不高,有的去掉五險一金就三四千,在北京生活可能房租都付不起,壓力比較大。我現在很現實,就想去發展中的二線城市或回老家河南,發展機會多,也方便照顧父母。』他說。

而一些優秀畢業生,包括院系的學生會主席、博士等也選擇作為選調生下基層工作。『不是他們在北京找不到工作,而是從個人長遠發展來看,隨著地方經濟尤其是二線城市發展,基層機會更多。』呂媛介紹。

此外,記者調研發現,近兩年來,在國家雙創政策推動和就業壓力下,大學生創業熱情空前高漲。記者從北大、人大等高校瞭解到,學校就業指導中心近兩年來接待了大量諮詢創業的大學生,有的學校創業學生人數增加了50%以上。但同時,受多因素影響,他們在創業中也遭遇種種難題和『壁壘』,失敗率非常高。

『35個崗位只招聘到2個人』

11月份,各地陸續進入2017屆高校畢業生求職季旺季。記者在哈爾濱、北京、杭州等地走訪多個招聘會發現,面對龐大的求職基數,用人單位普遍面臨『吃不飽』的難題。

『今年集團提供了35個工作崗位,結果只招聘成功2個人。』在哈爾濱工業大學日前舉辦的東北五校秋季大型招聘會上,黑龍江省一位民營企業人力資源副總項城說,企業提供的薪資待遇不算低,但招聘成功率如此低確實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北京的『中關村留學歸國人員專場招聘會』上,北京多家企業的招聘代表同樣表示招聘情況並不理想。

『我們今年提供了技術、銷售崗位,與過去相比,公司崗位數量沒有變化,應屆生應聘人數也沒有增加,但感覺依然是招聘比較難。』北京一家科技公司負責招聘的負責人告訴記者,求職者和公司對崗問題差異較大,導致雙選難以成功。

該名負責人表示,來參加招聘會的大多是中小型企業、其中又以民營企業居多,因此這部分企業更希望能招到有工作經驗的人,能夠馬上上崗以節約成本。但問題是,現在應屆生的專業對口問題和職業能力問題都不太行。『現在企業招人也是遵循寧缺毋濫的原則,不想冒險。』

多位人力資源負責人表示,各用人單位的崗位設置都有空餘,但受到專業設置不匹配、學生基本功不紮實、求職者缺乏職業規劃等因素影響,導致崗位設置供大於求。

——專業設置與崗位不匹配導致企業增加培訓成本。北郵國安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招聘負責人表示,對崗有困難,找不到合適的人。『公司的技術崗位一般都和最先進的技術結合,而學校的授課、訓練往往滯後於先進技術,一些應屆生難以契合企業的需求,學習和適應能力較弱,企業需要進行培訓才能上崗,這增加了企業的成本。』

——求職者重簡歷輕能力。黑龍江一家奶企的人力資源經理孫先生表示,很多人簡歷很漂亮,但是一到面試的時候,問一些基本的專業問題卻都回答不出來。『簡歷再完美,只會給招考官留下印象,個人專業知識才是決定能否被企業看中的硬通貨。』

——求職者缺少職業規劃丟失印象分。部分招考官表示,很多來應聘的學生,對於自己的目標不明確,缺少職業規劃,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這會在第一回合就丟掉印象分。

——畢業生自我評價過高,缺乏腳踏實地精神。『我們提供的助理文員工資水準在28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至3500元之間,但一些畢業生張嘴就要5000元以上,這比擁有三年工作經驗的員工工資還高。』杭州一家網路公司招聘負責人說,現在的年輕人自我評價和期許過高,與就業市場的現實情況脫節,導致雙選成功機率就會降低。

用人考核標準出現新變化

記者在實地調研中發現,用人市場眼下已出現了一些新變化和新要求,用人單位提供的崗位數量正在減少,對於求職者的考核標準也從過去的單純看學歷、重榮譽向個人實操能力和忠誠度方面轉變。

大陸國內知名人力資源外包公司FESCO的一位專案經理透露,去年以來,一些企業新增崗位出現縮減,尤其是高排放、高耗能等企業,崗位都會有所調整;一些企業為更好控制風險會進行裁員。此外,企業為轉型過程中提升服務質量,對員工綜合素質要求更嚴,入口把關更緊。

另據北京市東城區人才服務中心人事代理部部長董泉觀察發現,今年用人單位提供的崗位數量有所減少。『崗位數量減少跟經濟下行有一定關係,大學生群體跳槽頻繁、要求高也增加了企業用人的顧慮。』

用人單位在招聘過程中的『口味』正在轉變。『以前我們招人先看學歷,研究生以上最好;再看榮譽,在校是學生幹部或得到過校級以上獎勵的也比較吃香。現在對於求職者的實操能力、成長潛力和對企業的忠誠度則更為看重。』有多年招聘經驗的章莉說,用人單位這幾年更為實際,出身固然重要,但能為企業創造多少價值以及全身心為企業服務才是重要的衡量標準。

多位人力資源行業業內人士建議,教育行政部門應加強專業設置與崗位匹配率,並鼓勵企業進入校園,給學生提供更多崗位實習機會和時間,鍛煉其就業能力的同時,也會幫助企業也能儘早發現人才。

人才服務機構應進行精準化服務,搭建好學生與企業需求的平台,讓學校掌握更多企業的情況,透過實習、見習,儘早地為學生確定崗位;高校則應該為大學畢業生做好求職心理和技能的雙重輔導,避免形式化,對實操技能和方法進行更多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