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破7」近在咫尺 大陸央行專家怎麼看?

近一個月離岸人民幣走勢圖。

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緊貼』7關口、外匯儲備『直逼』3萬億美元,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根據新華網報導,中國人民銀行和外匯局相關人士22日表示,美元未來走勢不會是單方向的,外匯儲備也不單純與匯率單項掛鉤,市場無需對某一點位做過度解讀。大陸央行將透過多項措施,為人民幣債券加入國際主要債券指數創造條件,引導更多外資投入境內市場。

面對『7關口』加大正面引導預期

人民幣22日對美元中間價報6.9435,較前一交易日調升54個基點。大陸外匯交易中心資料顯示,截至22日16:30,人民幣對美元即期收盤價報6.9466。

看著近在咫尺的『破7』,不少市場人士心存擔憂。對此,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表示,美元未來走勢不會是單方向的,一旦市場發現過去的預期過於樂觀,美元指數就有可能出現調整,其他貨幣對美元就會升值。

在馬駿看來,最近美元快速走強、包括人民幣在內的許多國家匯率對美元貶值,主要是市場預期變化所致,但這些預期可能過於樂觀。

業內人士表示,美元大幅升值、美國國債收益率對於美國實體經濟,尤其對出口產生緊縮效應;最近美國企業債發行利率、住房按揭利率大幅上升,美國的大規模減稅和基建計劃能否實現也未可知。

自今(2016)年一季度以來,人民幣採用了『收盤價+一籃子』的中間價定價機制。『這個公式為人民幣波動提供了足夠的彈性,會導致雙向波動。』馬駿表示,最近幾個月來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波動比以前大,在具體操作中大陸央行已經綜合考量到兼顧匯率彈性和穩定性。

『最近,我們加大了正面引導預期的力度。11月初以來,人民幣一籃子匯率還是略有升值的。』馬駿說,『從大陸經濟基本面來看,11月PMI繼續上升,民間投資已經開始觸底反彈,出口增速轉負為正。我們有信心在增加匯率彈性的基礎上,保持人民幣在合理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

『3萬億』並非衡量外儲充裕與否的標準

11月末,大陸外匯儲備規模為30516億美元,較10月末下降691億美元,刷新今年1月以來最大降幅。外匯儲備正逼近3萬億美元,引發不少市場人士擔憂。

『外匯儲備多少是適度規模並沒有一個統一指標,以前外匯儲備超「4萬億」時有人認為外儲過多了,但降到「3萬億」有人又擔心不夠了。』外匯局相關人士表示,市場應該更關注,目前外匯儲備能否持續為市場提供流動性,能否抵禦外部風險衝擊,而非一個具體點位。

外匯局相關人士認為,近期引發外匯儲備下降的主要因素有大陸央行向市場提供流動性以及估值效應,如外匯儲備中歐元、日元等非美貨幣貶值。『目前來看,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是充裕的,處於合理穩定區間。不是說一旦外匯儲備降到3萬億美元以下,危機就會到來。』

有消息稱,大陸10月大幅減持413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持債總額降至1.1157萬億美元,創下近年來新低。

對此,外匯局相關人士介紹,美國國債在國際金融市場是重要的投資標的,各國央行都會從評級到市場深度,再到流動性、風險特性等方面綜合考慮投資標的。『當然,大陸央行也會透過近期美國加息、美國國債收益率曲線等方面微觀考量,對美國國債投資進行戰術性動態調整。』

加快開放國內債市引入境外資金

人民幣匯率波動頻繁、外匯儲備持續下降,這引發不少人對跨境資本流動壓力增大的擔憂。

國際金融協會的資料顯示,2000年到2013年,國際資本大量流入新興經濟體,但從今年下半年開始,國際資本在新興經濟體處於資本流出態勢。大陸已深度融入國際資本市場,無法脫離國際資本流動的大格局。

不過,外匯局相關人士認為,目前大陸跨境資本流動形勢總體穩定,這與人民銀行和外匯局前期採取一定措施擴大資本流入有關。

就此,馬駿表示,在未來一段時間,大陸央行將協調相關部門,允許和引導境外投資者進入境內外匯衍生品和利率衍生品市場進行交易,以對衝利率和匯率風險;進一步明確對匯出投資本金和收益的規則以及對投資收益和利息收入的稅收政策;探索透過境內外基礎設施合作,延長交易時間、減少境外投資者重複開戶負擔等,提升交易便利性,進一步擴大實際參與銀行間債券市場投資的境外機構投資者範圍。

馬駿表示,透過上述舉措,可以提升境外機構投資於大陸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便利性,為主要國際債券指數編制機構將人民幣債券納入相關指數創造條件,從而引導更多境外資金進入大陸債市。

德意志銀行的調研顯示,如果大陸債券被納入全球債券指數,未來五年內會有7000億美元至8000億美元的新外資流入大陸債市。一些市場人士估計,為數可觀的資金投入大陸債市,或將支援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