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網紅元年」,「網紅」還能紅多久?

走過「網紅元年」,網紅還能紅多久?

2016年可謂『網紅元年』,關於『網紅』的熱點新聞從年頭一直紅到了年尾。動輒上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估值或收購,『網紅』們的吸金能力讓人感嘆。直播的興起,也讓『網紅』風行一時。這一年,都火了哪些『網紅』?哪些人可以會成為『網紅』?『網紅』經濟會是個泡沫嗎?

這一年,我們追過的『網紅』

根據新華網報導, 『papi醬』的融資,『宣告了』2016年『網紅元年』的開始。這位中戲畢業、靠搞笑短影片聞名的女孩,3月突然獲得1200萬元的融資,個人品牌估值也高達數億元,風頭之盛,估值之高,一時無兩。

比起估值,更讓人動心的,還有『網紅』帶來的真金白銀。12月,以星座分析聞名的『同道大叔』,被人以2億多元收購其七成多的股份,年輕的『80後』大叔瞬間身家過億。『網紅』的變現能力,再讓眾人目瞪口呆。

在淘寶上,『網紅』張大奕也從年頭紅到了年尾。這位高顏值的女子以其品味和口才獲得了一大批粉絲,其網店上線的新品也時常在數秒內被搶光,月銷售額達到百萬元級,被引為業內經典案例。

隨著直播業態的興起,藉助映客、花椒、鬥魚等平台,直播『網紅』也層出不窮。在遊戲行業,一些『網紅』主播的收入相當不菲。此前,有人盛傳一位知名『網紅』主播三年簽約,收入上億元。對此,一名資深遊戲人士告訴記者:『這個價格不算離譜。』

即便在沒有直播、沒有影片的文字領域,『網紅』也不斷誕生。

其中,年度文字『網紅』當屬前媒體人咪蒙。這位畢業於山東大學、喜愛《莊子》的寫作者,其文章閱讀量動輒50萬起,單篇最高閱讀量曾達500萬,其微信公眾號的粉絲數也飆至800萬。

與此同時,各細分領域如健身、美妝、箱包等,也湧現出各自的『網紅』。網路生活被『網紅』包圍,『網紅』也反過來豐富著人們的網路生活。

如何成為『網紅』?

成為『網紅』並不是件容易的事,絕非顏值高點、穿得少點就能紅得起來。在任何領域有一技之長,是成為優質『網紅』的必備技能。

以咪蒙為例,此前,她是一位有十多年經驗的資深媒體人。咪蒙告訴記者,她非常熱愛文字,只要帶字的內容都會多瞅兩眼,再忙每週也至少讀一本書。每個月,她都會和團隊研究時下流行的表達方式,諸如薛之謙、大張偉的表達,她都曾研究過。僅就如何起一個好標題,咪蒙的手記就有好幾萬字。

作為財經界『網紅』,『楓投圈』創始人蔡丹楓也在內容上下足了功夫。『我每次直播邀請的嘉賓大多是有商業背景的女性,從一些比較有趣的話題切入,談和財經有關的話題,久而久之就積累了一個比較高端、靠譜和志同道合的財經社群。』蔡丹楓說。

微博粉絲超過260萬的知名部落客包先生,也持類似觀點。『對於部落客來說,第一件事情就是思考如何讓內容做得更好。對我來說,我的優勢在於專注於包和鞋,從不做美妝產品,在這個領域內,我做了大量研究。』『當你的內容有乾貨,大家自然而然就會信任你,就會依賴你的內容。』

『papi醬』的經紀人告訴記者,現在雖然影片網站很發達,但因為影片行業的門檻本來就比較高,優質影片內容並不豐富。『papi醬』是中戲科班出身,表演的節奏感也非常好,這些是她能在那個時間點脫穎而出成為『網紅』的重要條件。

上海某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負責人趙宇說:『作為一個「網紅」至少需要具備三個條件:一是要在社交媒體上能夠持續製造有影響力的內容,二是在某個垂直領域有一定的話語權,三是其生產的內容被受眾所喜歡並能夠持續漲粉。』

『網紅』還能紅多久?

2016年,既是『網紅』興起的元年,也是『網紅』的整治年。4月,文化部對違規網路直播平台進行了整治。7月,公安部開展了網路直播平台專項整治工作。11月,國家網信辦發布《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這些被認為是『網紅』治理的具體體現。業內認為,這些規範管理打擊了『網紅』經濟中的虛火,也有助於讓真正的『網紅』能走得更遠。

而『網紅』經濟的泡沫也開始顯現。2016年年底,『papi醬』的投資方『羅輯思維』宣布退出投資。可見,『網紅』火爆的更深層次的原因,要追溯到經濟層面。

位於浙江杭州的如涵是一家普通的服裝製造企業,在其引入『網紅』模式之後,公司的銷售額開始迅猛增長。如涵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以食品為代表的半標品和以服裝為代表的非標品,未來銷售中相當大的比重會是靠意見領袖來推動。』

作為知名新媒體觀察者,天奇阿米巴基金魏武揮也從經濟的角度分析認為,從未來的幾年看,『網紅』經濟發展的潛力很大,趨勢也較為明顯。『從2004年到2014年,商業企業互聯網上獲得用戶一次點擊的成本增加了10倍,而利用『網紅』的粉絲效應來進行宣傳推廣,經濟上顯然更加划算。』

這一點的確能得到資料的支撐。如今,透過搜尋引擎的推廣費用,每次點擊的費用從幾元到幾百元不等。『網紅』模式則大大降低了這種成本。以咪蒙的廣告價值計算,其單篇閱讀量在50萬次以上,單次廣告價值為數十萬元,這樣算下來,覆蓋每個粉絲的成本不過1元左右,顯然更為划算。

而越來越多的人也樂於分享自己的觀點和經驗,這也為『網紅』的發展注入了活力。

上海某文化公司負責人姚宏洲告訴記者:『隨著機器人的普及,未來越來越多勞動力將能夠從簡單重複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年輕一代越來越強調個性,我們每週都能收到很多簡歷,許多人都想成為「網紅」。』

不少互聯網業內人士認為,『網紅』是網路文化的推手,同時也是網路文化繁榮的表現。正如藝術家安迪•沃霍爾所說,這是一個『每個人都能當上15分鐘的名人』的時代。至於『網紅』還能紅多久,仍要看與經濟的結合以及長遠的經濟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