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半受訪者微信聊天時頻繁運用表情符號 哪個最受歡迎?

過半受訪者微信聊天時頻繁運用表情符號,其中表情符號「笑哭」雄踞榜首。

最近發布的本年度全球網民表情報告顯示,全球最受歡迎的10個表情符號包括『愛心』『大哭』『微笑』『笑哭』等,其中表情符號『笑哭』雄踞榜首。如同文字,每一個表情符號都可以代表不同的含義和情感。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透過問卷網,對2000名受訪者進行的調查顯示,在使用微信聊天的過程中,76.0%的受訪者會頻繁運用表情符號。受訪者最歡迎的表情符號是『微笑』(41.0%)、『呲牙』(33.2%)、『調皮』(27.6%)、『愛心』(27.4%)和『得意』(26.2%)。

76.0%受訪者使用微信時頻繁運用表情符號

從事市場營銷工作的喬亞楠,每天都要花大量時間在微信聊天上。除了工作聯絡,還要維繫朋友感情。喬亞楠告訴記者,她非常喜歡在聊天時透過表情符號表達情緒。『不用表情符號會覺得很無趣』。

『不光是聊天,我發朋友圈也必須帶著表情符號。』大二學生李碩認為,文字表達冷冰冰的,顯得沒什麼人情味兒。『跟老師微信溝通,我會發賣萌、微笑這類的表情表示尊重,塑造一個乖學生的形象。跟親近的朋友同學聊天,就會發「迷之微笑」「挖鼻孔」「笑哭」那種特別有「內涵」的,至於是什麼意思,大家都懂』。

調查顯示,在使用微信聊天的過程中,76.0%的受訪者頻繁運用表情符號,22.4%的受訪者偶爾使用,幾乎不使用表情符號的受訪者僅占1.6%。

如今的微信早已不是年輕人的專屬品。去(2015)年夏天,年近50歲的周歷華在女兒的強烈要求下,學會了使用微信。『大多數時候是和老婆孩子聊天,建了一個叫做「吉祥三寶」的家庭小群,樂趣多多』。周先生表示最近微信玩得很溜,愛上了用表情符號,『我現在問孩子在忙啥,都會在這句話後面加個呲牙笑的表情,顯得自己親切。不過要說正事,還是會用文字,文字是內容的基礎,表情符號是錦上添花』。

調查顯示,41.2%的受訪者更傾向於用表情符號表達特定的情感,17.3%的受訪者傾向使用文字,41.6%的受訪者會視情況而定。

受訪者最歡迎的表情符號是『微笑』(41.0%)、『呲牙』(33.2%)、『調皮』(27.6%)、『愛心』(27.4%)和『得意』(26.2%)。其他依次為:『笑哭』(21.1%)、『偷笑』(19.7%)、『大哭』(19.7%)、『再見』(12.8%)、『鼓掌』(11.5%)、『害羞』(9.4%)、『發呆』(9.4%)、『愉快』(6.7%)、『兩眼冒愛心』(6.1%)、『奮鬥』(6.0%)、『摳鼻』(5.9%)、『壞笑』(5.9%)、『親親』(5.8%)、『陰險』(3.0%)和『可憐』(2.3%)等。

表情符號被解構 58.7%受訪者認為『搞笑化』解讀可緩解日常生活壓力

『我沒法用文字詳細說明我的狀態,但是「迷之微笑」或者「再見」的表情發出來,同事和朋友就知道我的情緒了,當然這也是一種開玩笑的表達。』喬亞楠認為,表情符號比文字表達更直觀簡潔,甚至能表達出很多文字說不出來的效果。

李碩也表示,表情符號是最為通用的『語言』,使用起來方便快捷。『有時候安慰別人,會說「給你一個巨大的擁抱」,可打字出來需要時間,「抱抱」的表情就可以快速替代這句話,而且顯得很有溫度。』李碩特別喜歡一個表情連發三次使用,『這樣表達情緒更飽滿,讓人覺得自己更熱情』。

對於使用表情符號的原因,56.9%的受訪者表示表情符號使用方便,不需要花費太多時間手動輸入;52.1%的受訪者認為表情符號比文字表達更為直觀簡潔;49.8%的受訪者覺得表情符號可以衍生出很多『惡搞』的含義,使用它們能夠緊跟潮流;49.8%的受訪者認為表情符號能夠表達情感和情緒,使聊天的過程更有現場感、親切感;另有8.2%的受訪者表示使用表情符號沒有特殊原因,只是因為習慣。

『現在的表情符號可不能隨便用,我家閨女告訴我,用錯了意思會鬧笑話。』周歷華說,『明明是「微笑」的表情,她們就告訴我發這個是「瞧不起」的意思,不能隨便發,尤其不能跟年輕人發。還有「再見」也是,好像也不太好用。我現在都存了其他的表情包,跟我女兒微信聊天結束都用那個道別的表情包了。』

李碩認為,還有一些表情符號被我們習慣性地錯用。『「擊掌」的表情符號,根本就沒有祈禱的意思,現在大家也都習慣了用那個表示「雙手合十」和祝福的含義;「笑哭」據說本來是「破涕為笑」的意思,後來變成了「哭笑不得」「無奈」』。

對於表情符號被解構的情況,58.7%的受訪者認為當下網路文化盛行,『搞笑化』的解讀可緩解日常生活壓力;55.5%的受訪者表示表情符號創作在視覺表達上存在爭議和偏差;45.6%的受訪者覺得在跟風使用的過程中形成刻板印象和固有理解習慣;26.3%的受訪者反映,代際差異擴大了不同群體對表情符號含義的認知差異。

受訪者中,00後占0.8%,90後占21.5%,80後占53.5%,70後占18.1%,60後占5.5%。32.3%的受訪者來自北上廣深,17.6%的人來自其他一線城市,29.5%的人來自二線城市,19.3%的人來自三四線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