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停看聽/中醫可能毀在中藥上 衛計委:不是危言聳聽

中醫可能毀在中藥上,衛計委:不是危言聳聽。

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中國的中醫藥》白皮書發布會上,有記者在12月6日就『中醫有可能毀在中藥上』這一說法向國家衛生計生委副主任、國家中醫藥管理局局長王國強求證。王國強回答:『這句話確實不是危言聳聽!』

根據新華網報導,在大陸中醫藥事業進入新的歷史發展時期之際,亟須破解中藥面臨的質量和資源困境,絕不能讓中醫亡於中藥。

黨的十八大以來,『堅持中西醫並重』『扶持中醫藥和民族醫藥事業發展』成為建設健康大陸的時代強音。與此同時,關於『中醫可能亡於中藥』的警鐘也不斷敲響。近年來,野生變家種,道地藥材異地無序種植,種植過程中過度使用農藥、化肥,土壤重金屬超標等,都直接影響藥材品質。

比如,中藥材歷來強調原產地,追求『道地』,異地種植必須三代藥材療效和原產地藥材一致方可上市。但是一些地方只顧經濟效益,中藥材種植『隨心所欲』。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些問題解決起來既須統籌治理,又要只爭朝夕。

藥材質量關乎中醫生死存亡,關乎民眾用藥安全。主管部門、種植和加工企業須嚴格遵循《中藥材保護和發展規劃(2015—2020年)》的部署,加強中藥材資源保護,規範中藥材產業發展。主管部門尤其應在三個方面重點發力:一是建設中藥材資源動態監測網路,構建中藥種質資源保護體系,強化中藥材主要產區資源監測保護;二是力促優質中藥材的生態種植,從源頭保證優質中藥材生產;三是積極推進中藥的標準化行動,系統構建中藥標準化服務支撐體系。

中醫藥學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中醫中藥不分家,是中醫傳統特色優勢。種好藥、產好藥、造好藥、用好藥,是保障民眾用藥安全、推進中醫藥現代化發展、建設健康大陸的必由之路。

【相關報導】

為什麼這麼多人不信中醫?專家稱因藥材功效變差

在接受採訪時,專門研究中藥材的李明焱就說,中醫藥的發展面臨一個新的關鍵時刻。『國家高度重視中醫藥發展,但在社會上,卻有很多人不相信中醫、不相信中藥。』他說。

李明焱說,中醫藥的功效已為歷史所證明,為什麼現在反而有許多人在懷疑?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我們的中藥材和中藥飲片出了問題。『不再是道地、天然、綠色、無污染,傳統中藥材的功效變差了。』

在今年省兩會上,李明焱共帶來了8個建議,其中一個就是:建立道地藥材評判體系,保證中醫藥事業健康發展。

李明焱說,傳統中草藥與土質、氣候、環境、採收時機息息相關,這就是中藥材行業十分強調的『道地』性。同樣的藥材品種,生長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氣候,其效果就可能完全不同。

隨著社會人口急劇增加和生態資源被破壞,自然道地中草藥資源已經無法滿足市場需要,很多品種只能靠人工種植取代。要使中藥材有療效,就必須講究藥材的道地栽培,選擇藥材的原產地、按照中藥材的物理學特性,進行仿野生栽培。

另外,針對藥材的道地性,缺少一個綜合檢測評價方法。『雖然有國家標準和地方標準,但標準的低水平和簡單化,規定指標與藥材功效的真正關聯難於判斷。』

李明焱舉了一個例子,野山參和人工種植的人參,藥典規定的有效成分人參皂甙在檢測中相差無幾,『但是在實際運用中,功效卻差異懸殊。』

缺乏道地藥材評判體系帶來的另外一個結果是,中藥材優質不能優價。比如『浙八味』中的麥冬,浙江的品種只能三年一採,產量低,價格高,臨床療效好。但在湖北、四川等地種植的麥冬,產量高、價格低。浙江的麥冬效果最好,在市場上卻不具有競爭力,這直接導致浙江種植麥冬的藥農越來越少。

『不能讓中藥材的質量變差,毀了中醫藥事業。』李明焱說,要在符合國家藥典標準的基礎上,組織老藥工,根據藥材的道地性、生長年份、乾淨程度、炮製工藝等方面進行評判。同時建立中藥材生產可追溯制度,建立中藥材、中藥飲片等級標準,根據不同等級確定不同的終端價格,確保中藥材和中藥飲片的優質優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