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發布 提取文物200餘件

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發布,提取文物200餘件。

剛出水的『致遠』餐盤,型制為寬平沿,淺弧腹、盤心平、圈足。盤心有篆書『致遠』二字,外圈為字母,上半圈為『CHIH YüAN』(致遠威妥瑪拼音),下半圈為英文『THE IMPERIAL CHINESE NAVY』,組合成一個圓形徽標。

根據央廣網報導,電影《甲午風雲》中,鄧世昌的一句『撞沉吉野』,讓我們始終銘記那段悲愴屈辱的歷史,更讓我們無法忘記葬身海底的致遠艦。

今年10月,歷時三年的遼寧省『丹東一號』沉艦,也就是致遠艦水下考古調查專案結束。昨天下午,國家文物局正式發布專案成果。經水下考古確認,致遠艦殘餘部分在海底淤泥中保存狀況較好,艦體損毀相當嚴重。

1894年9月17日,遼寧丹東大東溝海域,中日艦隊狹路相逢展開激戰。北洋海軍致遠、經遠、超勇、揚威四艘戰艦沉沒。其中,致遠號在彈藥將盡且遭受重創後,由管帶鄧世昌下令衝向日本艦隊的主力艦吉野號,後不幸被敵魚雷擊中沉沒,全艦官兵246人為國殉難。

100多年後,人們在丹東黃海海域發現一艘鋼鐵沉船,命名為『丹東一號』。從2013年11月至2016年10月,經過長達三年的水下考古,多處重要遺物顯示,它就是當年沉沒的致遠艦。專案領隊周春水說,沉船殘餘部分在海底淤泥中保存較好,這或許得益於艦體外殼鋼板強度較高。但可惜,艦體已損毀相當嚴重。

周春水說:『整體來看,致遠艦破壞比較嚴重。按原樣來說,它的艦體應該有8公尺高度,但現在只保留了2.5公尺的高度。長度應該有71公尺,但水下發現只有61公尺。』

經水下考古調查確認,『丹東一號』(致遠艦)遺址位於遼寧省丹東市東港西南約50多公里的海域,距離最近的大鹿島約20公里。艦體已經完全掩埋於海床淤泥之下,埋藏方向為西南-東北走向。

船在海底,考古隊員需要一次次的潛入水下進行探摸、測量、拍照和取樣。沉船所在海域條件惡劣,風力強勁,潮急浪大,海水溫度最低時只有4度,這給水下考古隊員作業帶來了極大的困難。

周春水說,考古隊不到20人,每天一人潛2次,每次約50分鐘。『我原先以為這個艦可能是露在海床上,人只要找到它,馬上就可以進去清楚的作業。其實不是,它完全埋在泥下面。我以前在菲律賓也做過二戰軍艦的水下考古,那時你完全可以游進去。致遠艦是被泥沙埋住的,所以先得找方向。從工作量來講,不可能把沙子抽完,必須先找一個點,去做這個事情。』

藏於水下的沉船見證著當年海戰的慘烈:在清理過程中,穹甲板以上船體部位蕩然無存。艦體的絕大部分區域發現有火燒的痕跡,從周邊拋撒的鋼板、木質船板、鍋爐零件等物品,可推測發生過劇烈爆炸。

考古隊在三年裡共發現(提取)文物200多件,大多是船體構件、船員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其中包括盤心有『致遠』二字的餐盤、銅加特林機槍、57公厘哈乞開司炮的肩托和炮彈殼,還有一個單筒望遠鏡,物鏡上刻有致遠艦大副陳金揆的英文名字。大副是致遠艦上官職僅次於艦長鄧世昌的重要人物。這也成為證實沉船身份的又一有利物證。


圖為『呂義泰白銅壽紋水煙袋』,缺水斗、吸管。外筒上下口沿雲雷紋,中腹團壽紋。煙倉內蓋上刻有『漢鎮呂義泰劉盛』字樣。寬8.8公分,殘高8.8公分,單筒徑4.1公分。

在考古工作結束前,為了避免海水對鐵質艦體的侵蝕,水下考古隊對致遠艦採取了犧牲陽極的保護措施,也就是在艦體加貼鋅塊,通過定期更換,減緩海水的侵蝕。這是大陸水下考古作業中的一項創新。

周春水告訴記者,未來對致遠艦的研究仍將繼續。『首先,通過對艦結構的了解,可以還原當時的造艦技術;第二,通過致遠艦的發掘,了解艦艇、武器,促進對世界艦艇史的研究;第三,更現實的意義是,大陸沿海有很多這種大範圍的沉艦區,對水下考古、對大型沉艦如何去研究、調查,具有積極意義。』

『丹東一號』(致遠艦)水下考古成果,是我國水下考古史上的一項標誌性成果,大陸由此開啟了近代沉艦水下考古工作的新篇章。2016年5月,它被評為2015大陸『十大考古新發現』。這艘清代沉船是榜單中最年輕的考古專案,它打破了考古界『古不考三代以下』的慣例。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劉慶柱說,它是日本曾侵略大陸的物證。過去有這種說法,『古不考三代以下』,但從現在的觀點來說,考古學不但要考『三代以下』,在歐洲甚至有垃圾考古學、工業考古學。如果不通過考古學,怎麼找到致遠艦,怎麼證明甲午海戰,怎麼證明日本侵略過大陸。』


加特林機關槍的銘牌尚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