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中部崛起 武漢、長沙、鄭州、合肥誰領銜

2015年中部六省會GDP與人均GDP。

大陸國務院發布《關於促進中部地區崛起『十三五』規劃的批覆》(下稱《規劃》),中部地區將迎來新一輪的政策利好期。資料顯示,中部地區包括山西、安徽、江西、河南、湖北、湖南6省,2015年底人口3.65億人,占全國總人口的26.5%。

根據第一財經日報報導,大陸國家發改委副主任何立峰9日在北京舉行的發布會上提到,2015年中部六省城鎮化率為51.2%,低於全國約5個百分點,處於城鎮化中期的快速發展階段,人口相對密集,大量農村人口需要轉移,城鎮化發展基礎良好且潛力巨大。特別是中部地區是大陸外出農民工的主要流出地,是落實大陸全國3個1億人城鎮化戰略中就地城鎮化戰略的主要區域。

那麼,中部地區哪些城市的發展空間最大?哪些城市將是未來大陸城鎮化農民工流入的『主戰場』呢?第一財經研究認為,以『中部四虎』為代表的省會城市無疑將是未來中部地區城鎮化的主要流入地;此外一些次中心城市如宜昌、襄陽、洛陽、蕪湖、九江等發展空間也很大。

『中部四虎』

與沿海發達地區不同,在中西部地區,省會城市基本都是所在省份的單極核心城市,省內最好的教育、文化、醫療等公共資源都集中在省會,在近十年的高鐵大建設大發展過程中,也都是以省會城市為樞紐展開。

記者透過對近十年35個主要一二線城市的經濟增幅比較發現,合肥、長沙和武漢在所有城市中名列前茅,鄭州的增速也比較靠前,太原增速相對靠後。

需要說明的是,由於在2011年『三分巢湖』後,合肥進一步做大,因此合肥的資料不具備可比性。不過合肥仍然是過去十年經濟增長最快的城市之一。例如,2006年合肥經濟總量在全國僅位列第56位,但到2010年已上升至全國第38位;2011年三分巢湖後,合肥仍繼續高速發展。

從經濟總量上看,武漢是中部唯一一個進入萬億俱樂部的城市,長沙、鄭州和合肥也都進入GDP5000億俱樂部,相比之下,南昌和太原的總量仍比較小。武漢、長沙、合肥和鄭州不光增速快,目前總量也比較大,堪稱是『中部四小虎』。

交通的優勢也是一個城市對外輻射力的重要體現。在航空港輸送量方面,武漢機場旅客輸送量達到1894萬,位居中部第一,全國第13。長沙緊隨其後,位居第全國第14,鄭州位居第17,太原、南昌、合肥分別位居全國第28、31、35。

中心城市規模也是一個城市輻射力的重要體現。根據住建部《大陸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3》的資料,武漢的城區人口達到了628萬,位居全國各大城市第7位,在中部各城市中遙遙領先,鄭州緊隨其後,達到了403萬,長沙、太原、合肥規模相當,都在330萬到350萬之間,南昌低於300萬。

從產業來看,上市公司是衡量一個城市產業競爭力的重要指標,A股上市公司方面,武漢為50家,位居中部第一,全國第11位;長沙是49家,合肥36家,鄭州24家,南昌17家。武漢和長沙遙遙領先,而太原則沒有進入全國前50名。

武漢領跑中部地區

從各個重要指標來看,武漢在中部的競爭力和優勢首屈一指。作為華中大區的中心,武漢集中了中部地區最好的教育、醫療、交通等公共資源。這種公共資源的優勢使得武漢成為中部地區最具競爭力和輻射力的城市。

對武漢近年來的變化,其在產業結構上的變化更值得關注。得益於武漢在高教方面的優勢,近年來以光谷為代表的高新技術產業發展良好。目前東湖高新區集聚了烽火通信、華工科技等30多家上市公司,是大陸上市公司最為密集的區域之一。

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也讓武漢成為目前最具產業競爭力的二線城市之一,對人才的吸引力也越來越強。根據武漢名校華中科技大學2015年的研究生畢業質量報告,有43.5%的畢業生選擇留在湖北工作,這也是連續兩年就業湖北人數超過40%,其中絕大多數留在了武漢。而選擇去華南、華東的均不到20%。

在武漢大學工作的周老師說,十幾二十年前留在武漢工作的畢業生絕大多數選擇在體制內,如公務員、事業單位,去企業的也大多是到武鋼、武船等大國企,但如今留在武漢的畢業生大多數是到東湖高新區的上市公司上班,收入也較高。

儘管武漢在中部最具競爭力,不過其後的長沙、鄭州也正在步步緊追。尤其是長沙,在多個重要指標上與武漢不相上下,在人均GDP和人均純收入方面,長沙均超過武漢,位居中部第一。在上市公司方面,長沙達到了49家,僅比武漢少一家,而長沙的擬上市公司有19家,比武漢多出10家。

過去這些年,長沙主打產業裝備製造業、文化產業、醫藥、汽車等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以裝備製造業為例,近年來長沙湧現出了三一重工、中聯、山河智慧等在大陸國內響當當的裝備製造企業。由於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進行了大規模基建投資計劃,大多用於鐵路、公路及機場等建設,長沙的許多產業正是滿足了這些基建需要。

鄭州近年來空港經濟區、鄭東新區的建設不斷加快。未來五年,鄭州要向國家中心城市邁進。

尤其是,鄭州所在的河南省,人口規模達到1億,城鎮化率比較低,未來在該省加快城鎮化的過程中,除了一部分人口流向沿海發達地區外,大部分人口要就近實現城鎮化。作為河南的單極核心城市,鄭州無疑將是該省人口流入的核心。基於此,未來鄭州人口有趕超武漢,成為超大城市的可能。

合肥的原有基礎雖然較為薄弱,十年前合肥在中部6省會中經濟總量最小。但由於緊鄰長三角的地理位置,承東啟西的地理位置、較低的綜合成本、良好的高教資源、以及安徽充足的勞動力資源等優勢,合肥吸引了美菱等家電巨頭落戶,並一舉發展成為全國最大的家電製造業基地,區域經濟也實現高速發展。

南昌太原需努力

相比『中部四虎』,另外兩個省會——南昌和太原稍顯落寞,不僅經濟增速不如上述四個城市,在經濟總量、產業競爭力方面也遜色不少。

由於歷史因素,在長江中游幾個省份中,江西的經濟基礎比較薄弱,城鎮化水準較低,經濟體量也較小。作為江西的省會,南昌的帶動作用也比較弱。

在四個省會城市中,南昌經濟總量最小,與武漢、長沙和合肥均有不小的差距。南昌2015年GDP總量僅為4000億,僅相當於武漢的36.5%,長沙的47%,合肥的70%;人口方面,南昌城區人口不到300萬,是中部城區人口最少的省會。

不過,近年來南昌正不斷發力做大中心城市,帶動整個江西經濟的發展。去年6月,江西贛江新區獲批,贛江新區範圍包括南昌市青山湖區、新建區和共青城市、永修縣的部分區域,規劃面積465平方公里。

南昌大學經濟管理學院院長劉耀彬對第一財經分析,江西要對接長江經濟帶,就必須要有一個對外開放的重要平台。此次贛江新區上升為國家級新區,不僅可以促進昌九一體化,而且也可以發揮核心城市的輻射作用,帶動整個江西發展。

比南昌更為落寞的是太原,作為煤炭大省山西的省會,過去十年太原的經濟增速遠不如中部其他幾個省會城市,2005年太原經濟總量仍比合肥大,但如今太原僅相當於合肥的一半左右。這一規模甚至不如河南的洛陽,湖北的宜昌、襄陽。不過作為華北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太原目前也在積極加快轉型。

培育次級中心城市

中部六省人口密集,正處於加快城鎮化的過程中。與沿海省份擁有『雙子星』或『多子星』城市相比,中部省份大多只有一個中心城市,即省會。省會以外的城市與省會存在較大差距。

中部的湖北、安徽、河南等作為人口大省,城鎮化率卻較低;在未來這些地方的區域經濟增長和城鎮化,僅憑一個省會是不夠的,如何像東部沿海發達地區一樣,擁有更多的中心城市十分重要。好的是中部已有不少次級中心城市,目前正在不斷壯大過程中。

湖北在培育次級中心城市方面走在前列。近幾年來,湖北把宜昌、襄陽作為兩個省域副中心城市發展,與武漢相互呼應,形成『一主兩副』的鼎足發展格局。

從湖北省內來看,武漢市主要輻射在鄂東地區;襄陽是有著2800多年歷史的文化名城,並有著良好工業基礎,可以帶動鄂西北十堰、隨州等地區發展;宜昌是『世界水電之都』,坐擁三峽水電能源優勢,加上區域優勢可以帶動恩施、荊州、荊門地區發展,這三座城市的輻射區域,基本可以覆蓋湖北全域。

在『一主兩副』的戰略下,宜昌和襄陽兩個城市發展迅速。去年兩城的GDP雙雙突破3300億大關。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2015年城市競爭力藍皮書》中,宜昌、襄陽和武漢一起進入大陸城市綜合經濟競爭力前100名。

在安徽,作為歷史上『四大米市』之一的蕪湖,已發展成除省會合肥之外的第二大城市,著名汽車企業奇瑞汽車坐落於此。去年初蕪湖軌交規劃獲批,成為大陸內陸省份中首個結緣城市軌道交通的非省會城市。

類似的還有河南洛陽,作為六大古都之一,洛陽也成為內陸省份中第二個獲准修造城市軌道交通的非省會城市。去年洛陽的GDP超過3500億元,是中部經濟總量最大的非省會城市,甚至超過了山西省會太原。在城市人口規模方面,2013年洛陽的城區人口達到了253萬,在全國排名第31位,排在了南寧、福州、南昌、寧波、蘭州等省會城市、計劃單列市之前。也就是說,未來在河南,除了省會鄭州,洛陽將成為另一個城鎮化的重要流入地。

此外,類似像江西九江、山西大同、湖南株洲等城市,未來的發展空間也都比較大。不過這些城市與省會相比仍有較大差距,未來需要透過一系列的政策支持,將這些次級中心城市培育壯大,以促進中部地區的平衡發展。

表1:過去十年35個主要城市GDP增幅

城市

2005

2015

增幅

合肥

853.57

5660.27

563%

長沙

1520

8510.13

460%

重慶

3069

15719.72

412%

武漢

2238

10905.6

387%

貴陽

603

2891

379%

南寧

722.66

3410

372%

西安

1270

5810

357%

成都

2371

10801

356%

天津

3663.86

16538.19

351%

鄭州

1650

7315.2

343%

南京

2413

9720.77

303%

南昌

1007.7

4000

297%

福州

1482

5618.1

279%

昆明

1062

3970

274%

全國

182321

676708

271%

長春

1508.6

5530

267%

大連

2150

7731.6

260%

蘇州

4062.52

14500

257%

深圳

4926.9

17503

255%

廣州

5115.75

18100

253%

瀋陽

2084

7280.5

249%

青島

2695

9300

245%

杭州

2942.65

10053.58

242%

北京

6814.5

22968.6

237%

佛山

2379.8

8003.92

236%

廈門

1029

3466

236%

寧波

2446

8011.5

228%

濟南

1876.5

6100.23

225%

哈爾濱

1830

5751.2

214%

太原

895

2735

205%

無錫

2805

8518.26

204%

石家莊

1852

5440.6

194%

溫州

1600

4619.84

189%

東莞

2182

6275

188%

上海

9143.95

24964.99

173%

 

表2:中部6省會主城區人口資料

城市

主城區人口(萬)

全國位次

武漢

628.52

7

鄭州

403.25

15

長沙

348.46

20

太原

340

21

合肥

330.7

23

南昌

245.83

33

(資料來源:大陸城市建設統計年鑒2013)

表3 中部地區部分次級中心城市2015年GDP與人均GDP

城市

2015年 GDP(億元)

2015年人均GDP(元)

宜昌

3384.8

82360

襄陽

3382.1

60244

洛陽

3508.8

52036

蕪湖

2457.32

67592

株洲

2335.1

58363

九江

1902.68

39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