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紅包與AR擦出火花 下一個「爆款」會是誰?

紅包與AR擦出火花 。

直到年底,爆款AR手遊《精靈寶可夢GO》還是沒有對廣大大陸地區網友解鎖。但是支付寶表示,沒有關係,你們抓不了小精靈,可以找小紅包呀!

根據科技日報報導,近日,支付寶上線了AR實景紅包功能。這類似於一種尋寶遊戲。如果紅包離你的距離足夠近,你就能嘗試尋找它。它會告訴你一個大概定位,並且欲說還休地展示出一張線索圖。圖上布滿黑色條紋,讓你覺得好像看清了,又好像沒看清。

你兜兜轉轉尋尋覓覓東張西望之後,終於找到了線索圖中的位置。當眼前的位置和紅包藏匿線索圖能夠貼合,你就喊出了那句『芝麻開門』的咒語。

拿手機掃一掃,一個呆萌的、似乎長著一隻眼睛的紅包就蹦出來啦!開!很好,你獲得了……反正不會太多的錢。

AR?其實是圖像識別+LBS定位

AR,也就是增強現實。通俗的理解,就是讓虛擬的物品,出現在真實的環境。

2016年『雙十一』前夕,天貓曾推出『找貓貓』遊戲。你如果能『捕捉』到那只在手機螢幕上憑空出現的、通常是在你背後扭動的『小天貓』,就有可能獲得某些品牌的電子優惠券。這是一個短暫上線的功能。但和《精靈寶可夢GO》一樣,都在向吃瓜群眾普及『AR』。

此次支付寶推出AR紅包,名字叫得頗為高大上。你必須走到藏紅包處5公尺內,根據線索圖的提示來尋找紅包。但是,功能推出不久,就有『唯恐天下不亂』的程序員小哥發帖表示——已經實現了在家坐著收『紅包』,離走上人生巔峰不遠啦。

怎麼回事?『其實,支付寶用的,的確不算什麼特別新的技術,LBS(基於地理位置資訊的服務)+圖像識別就能實現,這已經是非常成熟的應用。』易觀入口高級分析師趙子明告訴科技日報記者。

既然是『圖像識別』,那麼,只要手機能掃到一張和線索圖一樣的圖片,系統就會默認你已經找到了紅包的藏身之處。因此,程序員使用的破解方法也比較好理解——找到距離自己500公尺以內的紅包,存儲下支付寶提供的線索圖,用PS或者乾脆手寫一段小程序去除線索圖上的黑色條紋障礙,得到一張更為清晰的圖片。然後,手機掃一掃,紅包就到手。對了,如果想收割更廣範圍的紅包,還有『模擬定位器』可以幫忙。

分分鐘變身營銷利器?

『這個功能比較應景。《精靈寶可夢Go》在國外剛剛紅過,大家對AR的玩法比較期待。』中國傳媒大學動畫與數字藝術學院遊戲設計系主任費廣正指出,AR紅包的『新意』,主要體現在應用場景上。然而,相比AR,紅包和社交性本身對用戶的吸引力會更大。

趙子明也認為, AR實景紅包是在為支付寶的社交鋪路。其實,說穿了,AR紅包就是包了一層皮的『微信群紅包』。『不管實際效果怎樣,但AR紅包推出的用意,就是想讓用戶花更多時間在支付寶構建的人際關係上。』

支付寶的AR紅包,本被業界認為打響了2017春節紅包大戰的『第一槍』,就看騰訊如何接招。然而,阿里支付寶和騰訊微信均表示——大家散了吧,今年沒有紅包大戰。

當然,對阿里和騰訊來說,打出AR旗號,目的大概不在於一時一刻的熱度。費廣正認為,對這種平台級公司來說,AR是導入用戶的有效手段。『宣傳AR概念,實際上是為了和《精靈寶可夢Go》的熱度結合起來,阿里應該是有計劃以此為入口,進行某些營銷。』

已經有敏銳的商家自覺行動起來了。比如一位深諳產品運營之道的網友就在知乎上表示,他以自己的新書作為推廣的目標產品,在中關村發了數千個支付寶AR實景紅包。藏紅包時,他留下線索,提醒在某電商網站上掃描該書的封面就能獲得紅包。『紅包領取的速度非常快。』他說。

也有民宿用了這種方式,以自家公司Logo作為線索圖,在大陸全國鋪了大約150萬只紅包。結果,這家民宿的百度搜索量,『噌噌』就上去了——網民需要百度出它家的Logo以領取紅包。

這還只是線上玩法。商家同樣可以用紅包,把用戶吸引到線下特定地點,並用紅包延長用戶在某地的停留時間,引導他們在該地進行消費。國泰君安在調研報告中寫道,從創意層面講,AR場景紅包以大陸國內消費者熱衷的事物——紅包為切入點,一定程度上繞開IP不足的短板,為大陸國內後續AR營銷、AR遊戲拓展指明了彎道超車海外競爭對手的方向。

產業還是『欠發達』

趙子明表示,巨頭們試水AR,肯定能讓AR離普通用戶更近。畢竟,『AR是一個吃資金的行業,不是中小企業能夠做好的』。

紅包和遊戲,或許還是小打小鬧。對電商來說,AR就是模糊虛擬與現實界限、提升用戶體驗的良好手段。『電商和AR技術簡直就是天然契合。』趙子明說。它可以為用戶提供看得見的消費場景——你要買一套沙發,但是不知道和新家配不配?沒關係,透過AR,讓這套沙發出現在你家客廳,要是覺得效果拔群,手機下單即可。趙子明認為,AR產業的爆發,很有可能從電商開始。

『AR應用,未來可以想像的空間很大。需要數字化的東西、需要在場景中去表達和體驗的東西,都可能用這種方式實現,比如教育、廣告營銷和遊戲。』費廣正說。

但是,2017年,恐怕我們還很難看到較為普遍的真正的AR應用。『AR的普及,最早也得到2018年下半年。現在,傳感器、處理器等相關元器件和技術的發展水準,都離大規模商業化的要求比較遙遠。』趙子明坦言。

整體來說,AR產業確實還處在『欠發達』狀態。《精靈寶可夢Go》和實景紅包,只是公眾對AR技術的『驚鴻一瞥』。此前,電子科技大學自動化工程學院教授、增強現實領域專家陳東義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指出,2013年谷歌推出AR眼鏡,引起產業界和投資界的關注,也吸引了更多資金注入這一領域,使得更多企業和專業人士投入研發,推動產業鏈形成和完善,降低了相關成本。但是,『AR的三個要素,呈現+三維註冊+三維建模,都需要技術上的突破和改進』。陳東義認為,從技術角度而言,AR領域並沒有取得根本性的進展。

當AR實景紅包的新鮮勁過去,下一個能引爆話題的AR體驗會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