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趣聞/「一周情侶」 高校「速配情侶」練習愛與被愛

高校「速配情侶」練習愛與被愛。

『不管怎樣,都很感激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雖然短暫,卻也蠻懷念。若有緣,江湖再見。Bye(再見)!』

根據中國青年報報導,在一個深夜,廣東一所理工類院校機械工程及其自動化專業的大三學生陳曦群(化名)向他的『一周女友』發送了作為情侶關係的最後一條微信,主題是『分手』。

很快,他就收到了回覆。『Me too(我也是),願你找到真正喜歡的另一半。』他們在該校一學生社團發起的『一周情侶』活動中認識,用一周時間一起上自習、吃晚餐、看電影……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類似的『情侶速配』活動在不少高校存在。廣告語五花八門:『談一場7天就分手的戀愛吧!』『7天情侶,我敢愛,你敢來嗎?』『一個星期,說結婚太遙遠,說相親太現實,談場高校的戀愛剛剛好!』

報名參加的人多,最終在一起的卻很少

據陳曦群回憶,報名並不複雜,他填寫了個人資訊,說明瞭自己對『另一半』的要求,提交了個人照片。他所在的宿舍6個人全都參與報名,但最後只有他審核通過,得到了速配的機會,但所用時間比原先通知的晚了整整3天。

後來他才知道,由於報名人數太多,活動組織方不得不花更多的時間進行篩選和配對。2016年11月11日『光棍節』前後,福建某綜合類院校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的林彥錦聯合其他人,也面向全校同學策劃開展了『三日情侶』的活動。

『報名時間雖然只有3天,但報名人數已經超過了120個人。』 林彥錦告訴記者,報名者只需在相應的微信公眾號回覆姓名、年級、興趣愛好、聯繫方式並附上自己的照片,他們篩選的依據主要是『看報名是否真誠』。

『有些人向後台回覆的消息比較「油」,語言很輕浮,比如「你一定要幫我脫單啊」「如果不能脫單,我倆約吧」等就直接被過濾掉。』林彥錦說,還有一些同學提交的照片很模糊,欠缺最基本的尊重,也被淘汰了。經過初選,留下了約40名同學。

緊接著,他們開始進行一對一配對。『一是看眼緣,有的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對;二是看兩個人的興趣愛好是不是相同。比如這個女生喜歡拍照,那個男生說喜歡攝影就挺合適;三是看顏值水準是否接近;四是看學院、校區。同個學院的學生,學習的內容相近,共同話題多,而同個校區的也更方便交流。』林彥錦介紹,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們篩選出了6對『情侶』,被選中的學生只需要把學生證、學生卡的照片發給組織方確認,就可以開始『為期3天的戀愛』了。

報名的人數不少,最終成為真正情侶的卻屈指可數。多個活動組織方負責人證實,活動結束後的統計表明,短期速配的同學很難繼續維持情侶的關係。

『這至少幫我踏出了第一步』

透過參與『一周情侶』活動,自嘲是『萬年單身狗』的林偉博終於體驗了一把『戀愛的滋味』。作為一名理工科專業的學生,林偉博平常的生活基本是『教室、實驗室、宿舍』三點一線,唯一的娛樂方式就是宅在宿舍打網遊,最多也就和舍友出去唱唱歌。

『我也很希望能找到對的另一半啊!』林偉博說,由於專業特點,班裡女生很少,自己的交際圈也很狹窄,加上性格相對內向,一碰到單獨與異性相處的場合就會手足無措。有的時候就算遇到心儀的女生,也因為不知道如何邁出第一步就錯過了,這使得大三的他感情經歷還是一片空白。

組織方為林偉博配對的女生是念文科專業的學妹,並幫他們單獨建了一個微信群。一名工作人員每天不定時在群裡發布一至兩個『戀愛任務』,包括取暱稱、互道早晚安、一起上自習、食堂吃飯、拍攝平行時空的照片(將兩個人相同生活軌跡的照片拼接在一起——記者注)等,最後一天則是由雙方自主策劃一個給對方驚喜的活動。至於是否能夠牽手或者擁抱,由情侶雙方自主決定,但前提是不得違背對方的意願。

『她的性格比較外向,笑起來很容易感染別人。』林偉博告訴記者,一開始他還有些不好意思,見了面之後也不知道該聊些什麼。後來對方活潑的性格帶動了自己,雙方完成任務也變得愈發默契。

在最後一天的『策劃驚喜』環節,林偉博專門將兩人的合照作為背景,手工設計了一份2017年的桌面年曆,並將其拿到文印店列印製作出來。而讓他感動的是,對方送給了他一條親手織的圍巾。

『雖然我們在這個過程中都知道雙方不是自己的菜,但對我來說,參與活動至少幫我邁出了和女生交往的第一步。』林偉博說,以後碰到自己的女生,他也會鼓起勇氣去爭取自己的幸福。

而在東北地區一所師範類院校的黃欣欣看來,沒必要抱著一定要找到對象的心態參加活動。『能透過這麼一個活動多認識一兩個朋友不就夠了嗎?如果真碰上了喜歡的人,那豈不是更賺到了?』

雖然就讀的是財務管理專業,但黃欣欣從小對繪畫感興趣。該校『一周情侶』活動的組織方也很細心地為她配對了一位學習美術的男生。

黃欣欣告訴記者,兩人一開始就在微信群裡透過鬥表情包的方式迅速建立起了感情。隨後的幾天,男生帶著她去看了一場畫展,並一起吃飯看電影。『兩人一起吃著川辣火鍋聊繪畫,好不暢快!』

而在活動最後一天,黃欣欣也收到了一份驚喜:男生將她當時認真看畫的專注樣子用手機拍了下來,並以此為素材創作了一幅畫送給她作紀念。

『這不是把愛情當娛樂工具嗎?』

雖然很想在這樣的活動中學會『如何愛與被愛』,但江蘇某高校的黃旻還是選擇了中途退出,原因是『這覺得對感情不夠認真』。

『兩個此前完全陌生的男女雙方剛認識就要牽手上自習、拍親密照片,除了尷尬,又是否兒戲了些?這又不是小孩過家家。』黃旻告訴記者,第一天雙方在微信上聊得還算愉快,但第二天剛見面就得完成牽手上自習和食堂互相餵飯的親密任務,『實在進行不下去』。

更讓黃旻覺得不能接受的是男生對愛情的態度。『對方認為,這就是一個遊戲,在大學裡頭沒必要太較真。但我覺得,任何時候的愛情也應該是負責的。如果不是想真正走下去,那為什麼要談戀愛呢?』

中途退出後,黃旻最深的感觸就是,『感情這回事,順其自然最好。』讓西北某高校的董瑞雲質疑的是,活動組織方憑什麼收費?又如何保證報名者的資訊安全?原來,這所高校的組織者要求參與學生繳納50元人民幣,理由是『會人工配對,並提供意想不到的驚喜』。

但讓董瑞雲失望的是,所謂的驚喜只是在學校旁邊的一家咖啡館舉行了一場30分鐘的『蒙面party』,而且在裡頭的消費全部都得自費。

雖然錢不多,但董瑞雲覺得,『這頂多就是提供了一個場地,哪稱得上是驚喜呢?』她甚至懷疑,這是否是組織方和商家聯合策劃的商業活動。

不僅如此,她和一位一起報名的同學發現,自從報了名,手機就經常收到一家淘寶店的廣告。這讓她開始擔心,自己的資訊是否已經遭到了洩露。

『我很支持大學生開拓交往管道,但並不贊成這樣的活動。』福建師範大學傳播學院副教授黃華認為,戀愛是一個正常認識交往的過程。這樣的活動可以打開交往面,但是其內容和要求實際上違背了人際交往的規則,並不利於正常戀愛模式的展開,甚至可能對大學生造成誤導。

她建議,大學生平時可以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積極參加讀書沙龍或者觀影、攝影等聚會,拓寬交往面,在知識上亦能有收獲,愛情或能在意想不到的時候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