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檀再談最無前途的十個城市 想成長,必須承認存在難題

葉檀。

財經評論員葉檀最近有點紅。此前的她,通常是以媒體人的身分,撰寫金融、房地產、國企改革方面的財經評論,關注她的群體也基本來自財經界或投資圈。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但自從兩個多月前寫了《我眼中最無前途的十個大陸城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識葉檀。特別是文章中被『點名』的長春、蘭州、南昌、溫州等幾個城市,更是透過地方媒體、政府智囊逐條反駁,掀起一波波輿論熱潮。

由《新周刊》雜誌社主辦的『2016中國年度新銳榜』頒獎盛典12月17日晚在浙江杭州舉行,葉檀獲得『年度知道分子』獎項。

活動現場,葉檀再次談及『最無前途城市』。她坦言,無論是誰,如果想成長,都得承認自己有『不能』的地方,『如果這些城市不能承認它們存在難題,我想,30年後後悔的會是他們,而不是我們。』

地方的反駁『太感情用事』

『她是一個啟蒙者、理性派和傳媒人。』『從股市、樓市乃至城市是否有前途,她都即時發聲。』12月17日,『2016中國年度新銳榜』頒獎現場,主辦方將『年度知道分子』這一獎項頒給葉檀,並給予上述評價。

接過獎盃的葉檀笑稱,之前寫了最看好的十個大陸城市,有點反響,但很快就過去了。後來,她又寫了最沒有前途的十個大陸城市,這回動靜大了,『有些人舉著刀』就過來了。

事情要從2016年9月談起。9月26日,葉檀將原創文章《我眼中最無前途的十個大陸城市(上)》發布在自己的微信公號『葉檀財經』上。該文把長春、哈爾濱列為『最無前途城市』, 指出這兩個城市從吸納成年人就業與城市吸引力看,情況比較糟糕。

此後一個月,她又陸續發布『最無前途城市』系列文章三篇,瀋陽、蘭州、大同、洛陽、南昌、溫州、唐山、大連被一一『點名』。

這些文章很快引起爭議。10月20日,江西日報社主辦的《江南都市報》在其官方微信公號發布題為《專家發文:南昌最沒有前途!500萬南昌人怒轉,我!們!不!服》的文章,稱葉檀對南昌的評價有失公允,『你(葉檀)說南昌沒有前途,我們不答應』。

10月21日,微信公號『看見蘭州』發佈署名為『大河智庫』的文章《葉檀老師,憑什麼說蘭州沒有前途?》。

該文指出,蘭州有看得見的勃興和崛起,『我們不能動輒用多年前的資料以及單薄的論據就武斷地評定一個城市沒有前途』。

10月22日、10月24日,吉林媒體《東亞經貿新聞》透過吉林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丁肇勇、吉林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孫志明、吉林省智庫秘書長劉庶明等本地經濟學者發聲,為長春『最無前途』之說鳴不平。

10月26日,《溫州商報》也在其微信公號發布《溫州是最沒有前途的大陸城市?七個事實告訴葉檀女士,你錯了!》一文,認為葉檀文中『論調過于武斷,缺乏事實基礎和調研支撐』。

隨後,包括馬津龍、謝浩、洪振寧在內的多位溫州本土專家也發表觀點,為溫州正名。公開資料顯示,馬津龍曾擔任溫州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謝浩曾擔任溫州市委副秘書長,洪振寧的身分為溫州市決策諮詢委員會委員、市社科聯原副主席。

這些反駁聲,葉檀不是沒有注意到。她甚至將其中一些文章轉到自己的微信公號,任由大家評說。

但另一方面,葉檀又不認同這些反駁觀點。葉檀告訴記者,自己曾私下與一些『最無前途城市』的官員、學者、企業家有過交流,大家還是比較理性,清楚症結所在。

當地在意,說明有些話聽進去了

在決定列出『最無前途城市』之前,葉檀就預料到會引起反彈。但作為長期關注金融、國企改革以及房地產市場的財經評論員,她堅持認為,目前有必要對大陸的城市進行盤點。

『如果有反彈就不寫了,那我們就說不了話了……』在葉檀看來,當下的大陸,城市在重構,經濟也在重構,城市興衰交替不可避免。在此過程中,城市的未來,很大程度由地方政府和當地大企業家掌握,他們決定了城市的發展方向。

因此,葉檀希望,自己的看法能夠影響當地官員和企業家,促使他們作出更務實有效的判斷。在具體篩選城市時,葉檀選擇了抓重點的方式。

她告訴澎湃新聞,此前和助理翻閱了大陸國內近300個地級和地級以上城市的統計公報,主要參考指標包括當地人口流失情況、城市主導產業以及人均財富佔有率。

這個城市是否在大陸高鐵版圖中占據重要位置、高等教育發展水準,也是葉檀衡量『有無前途』的重要因素。不過,這種判斷方式不太被認同。

吉林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孫志明就指出,評判一個地區的經濟發展情況可以用不同的指數和資料,用少數幾個指標、資料作為依據顯然過於片面。對此,葉檀回應,指標不在於多,而在於『管用』,即抓住關鍵問題對城市進行行之有效的判斷。

她同時指出,入圍的城市,只能說問題最典型,但未必是最糟的。比如黑龍江的鶴崗、大慶,這些資源型城市情況可能比哈爾濱還差,但它們畢竟只是一個地級市,如果把所有地級市都納入考量範疇,那『最無前途』的城市名單絕對不止十個。

至於把溫州這樣的民營經濟發源地也列入名單,葉檀解釋,十個被點名的城市,實際情況並不一樣。

她表示,新一輪市場經濟發展過程中,有的城市確實問題很嚴重,在可預見的5-10年找不到競爭優勢,有的城市只能說處在轉型期,一時比較迷惑,溫州就屬於後者。

儘管有種種考量,這種點名方式還是讓一些人難以接受。記者注意到,發布在微信公號『葉檀財經』上的『最無前途城市』系列文章,目前除第一篇可以正常查看,後面三篇點擊進去僅顯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

不過,她對此不以為然,認為該看的人已經看了,既然在意,說明有些話還是聽進去了。事實上,最近一段時間,一些城市的官員或企業家已經伸出『橄欖枝』,希望葉檀有空去當地看看。對此她表示,『有時間會去,但現在時間太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