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多肉市場暴利時代終結 450元可買一窗台

多肉植物市場暴利時代終結。

因為外形可愛,這幾年多肉植物逐漸成為城市人群中流行的『萌寵』,喜歡多肉的粉絲也越來越多。最火爆的時候,好多品種的價格都成千上萬。不過,記者採訪發現,今(2017)年的多肉市場已經步入穩定發展階段,曾經的暴利時代不再。

價格差了上百倍

根據北京晚報報導,『那時候買一棵冰山龍舌蘭只有三個葉子就要三千塊(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現在幾百塊了!』張誠是一位資深多肉玩家,也是北京多肉植物協會的會員,早在2006年就進入這個市場,經歷了這十年來的價格起伏。多肉市場最初在大陸國內真正火爆起來是2011年,然後一直到2014年都是快速增長期,這兩年市場開始回落。除了高端的產品價格穩定,大眾品種的價格都在下調,有的甚至差了上百倍。

張誠告訴記者,多肉市場每隔一兩年就有變化,尤其景天科這幾年變化最大。最早的時候在廣安門外的天寧寺買大陸國產的景天,三四毛錢就能買一棵,3塊錢一棵的在當時就很了不得了。有一種叫瓦松屬的景天,在北京老房頂上都長,不值錢。後來,南韓等地的進口多肉來了,一個個都是外國名字,也把價格帶起來了。景天科有的價格翻了100倍都不止,幾千一棵的比比皆是。再後來『全民開廠使勁炒』,連進貨帶炒作,價格一路上漲。不過現在,景天的價格已經回落了,尤其是那些好繁殖好生產的。

100元可買一窗

張誠的說法得到了多肉生產商的印證。北京吸引力園藝有限公司是北京最大的多肉生產基地,園內有上千個品種。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景天科火的時候根本沒有幾塊錢的貨,現在零售價5塊錢的一數一大堆,100塊錢可以買一窗台。利潤高的時候,進價50賣兩三百都有人要,尤其日本、南韓等地進口的品種,幾千塊錢一棵是很平常的事兒,稀少品種出價上萬都沒地兒買。現在生產商比之前多了兩三倍,太暴利了就沒人買了。

記者瞭解到,現在北京的多肉玩家已經由最初的幾百人增加到了數十萬人,市場群體年齡分佈層也越來越豐富。在多肉粉絲裡邊,最小的有8歲的孩子,對所有的種類養護都能說得頭頭是道,家裡已經有四五百盆多肉植物;最大的有70多歲的大爺,一個禮拜要跑到多肉店裡三四次,總想著再添置些沒有的品種。不過,玩多肉的主力還是20到35歲的年輕人,他們接受能力強,也有一定的經濟能力,捨得花錢。

多肉的暴利時代結束,步入穩定的市場發展階段,這在多肉生產廠商看來未必是件壞事。一位吸引力公司市場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喜歡的人多了,市場也打開了,廠家透過優化產能,擴大產量,就可以把以前的中高檔多肉變成普貨,為更多家庭帶去歡樂。目前公司收集到的品種有1000多種,常規在售的有三四百種,靜夜、白牡丹、冰梅、黃金萬年草、蒂亞、虹之玉、月影等都不貴,也適合北京的氣候。基地從去(2016)年下半年開始,就把多肉帶進社區,在甜水園、玉橋、什剎海街道等地都做過活動,不少白髮蒼蒼的老人擺弄起多肉盆栽來也特別認真。

買多肉有時很像炒股票

這位負責人表示,多肉植物也像股票一樣,有潮起潮落,每年流行的品種都不一樣。最先紅的是十二卷屬,後來是景天科,前一段時間最紅的是番杏科的『屁股花』,有的指甲蓋大就要價兩千。不過,張誠告訴記者,愛好這東西說不清楚,每個科都有難養的,會輪流紅一紅。現在番杏科的『屁股花』也已經過時了。如今又有兩大熱門,一個是景天科的水泡,另一個是番杏科的肉錐花。

水泡一類繁殖極慢,由國外引進,當年的十一長到第二年五一算一個生長週期,高端的幾千上萬一棵。番杏科都生長在南非和奈米比亞狹長的海岸邊上,在私人莊園裡。其中的肉錐屬品種少且不宜播種,種子肉眼幾乎看不見,一喘氣就沒了。肉錐花不好養,三四年才長到黃豆粒那麼大。此前不紅的時候,肉錐裡有一種叫青姬,張誠買別的多肉時賣家都當贈品送。現在紅了,價格一下漲了20倍。張誠有個認識的肉友,有一堆肉錐擱家裡沒怎麼在意,結果今年紅了後數一數有好幾十個頭呢,突然就值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