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大陸網紅培訓學費90萬 南韓練習生出賣自己

陸韓網紅比慘!大陸網紅培訓班學費90萬,南韓練習生出賣自己。

記得2016年初,人們提到『網紅』還一臉鄙視:一群整容臉、賣胸賣腿的十八線模特兒,能有什麼了不起的?但誰也沒想到,一年還沒過,『網紅』已經徹底顛覆了人們認知—這個一夜之間富得流油的群體,即使你仍然嘴硬的瞧不起,內心再也無法輕視她們。

根據台灣網報導,多數人還沒來得及反應,『網紅』已經成為一種全新的經濟角色。2016年,『網紅』佔據了互聯網經濟的半壁江山,從不起眼的鳥槍進化成市場經濟中的一尊巨炮。

『大陸電商紅人』大數據報告指出,2016年大陸紅人產業產值達580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而2016年國產電影的總票房,只有455.2億元。

你能想像嗎?電影明星已經不如網紅值錢了!

面對這塊價值580億元的巨型蛋糕,想成名的姑娘早已蠢蠢欲動。胸懷『日入數萬』、『年入千萬』這樣的財富夢,已經有超過100萬人投入『網紅』的事業。

在龐大的基數下,甚至出現了『網紅培訓班』這種衍生產業。

無論姑娘外貌、身型、技能、文化等條件如何,只要揣著20萬的學費進門,招生辦主任便把胸脯拍得啪啪響,舉著三根手指發誓保證:『1個月學業完成後,必紅。』

相信很多人都發現了,這種把姑娘們集中訓練的造星模式,很像南韓娛樂公司的造星工廠,一群12歲-16歲、熱愛唱跳、被稱為『練習生』的姑娘,通過一套工廠流水線式的改造,培養成為明星。這是南韓娛樂公司特有的藝人培訓體系。

大陸網紅培訓班的訓練方式也大致相同:招聘有意願成為網紅的姑娘,通過一套教科書式的範本教學,完成學業後走上網紅的道路。

二十年來,南韓千家規模不等的娛樂公司,用同樣的方式,源源不斷地為娛樂圈輸送新鮮血液,成為國家最重要的經濟支柱。

而近年才遍地開花的網紅培訓班,也在為大陸互聯網帶來一波又一波令直男右手麻痺的視覺衝擊。

但是這樣光鮮亮麗背後,永遠有著你所無法想像的陰暗面。

一個姑娘必須忍受精神和肉體的摧殘,經歷無法反抗的黑幕,才能熬出頭。

今天,各位不妨跟杜少一起做個深入比較:大陸網紅培訓班vs南韓造星工廠,到底哪裡的學員過得最慘。

Round 1:出名成本

參加這種技能培訓班沒有不砸錢的道理。畢竟連你小時候去參加個興趣班,也得交上老爹半個月的工資。

大陸的網紅培訓班一般課程設定在一個月內,僅僅是課程費用就高達2萬,課程大概像下面這種,非常低級。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這一個月內,培訓班並不會理你的食宿問題,不管你是露宿街頭,還是彈盡糧絕。

如果你選擇的是當地的培訓班,還能回家啃啃老。若是從外地去到廣州、浙江、北京等地的網紅孵化基地,房租2500,伙食費2000,交通費300的最低月消費肯定跑不掉。

在沒有任何娛樂活動的情況下,一個月就得扔出20000+2500+2000+300=24800 。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然而這筆費用只是成為網紅第一步的最低消費,若要保証能紅透大江南北,還得跪舔『網紅推手』:一種通過各種炒作事件,令人爆紅網路的職業。僅僅把一個女孩炒紅一次,就能賺20萬。

而這種爆紅的結果永遠無法保證,網民們睡一覺也就忘了。當年的『首經貿忍者校花』、『交大豌豆女神』、『北大小師妹』,都是血淋淋的前車之鑒。

雖然大陸網紅培訓班收費較高,但和南韓造星工廠相比,這種明碼實價的交易顯得誠實多了。

一般情況下,通過選拔或者被星探發現去南韓當練習生的年輕人並不用交學費,大型的公司還會包食宿。即使經費不足的小公司,你也只需解決食宿問題。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大部分造星的公司都集中在首爾,一個月的花費大致是:房租50萬韓元(約2800人民幣),伙食費35萬韓元(約2000人民幣),交通費6萬韓元(約350人民幣)。

合計:2800+2000+360=5160(人民幣)

在大陸,網紅培訓班的姑娘扔出24800元後,能不能當網紅一個月課程結束後便可以明朗。

而南韓練習生的出道日期,永遠無法預測,短則2-3年,長則7-8年,屬於長時間作戰,一個月5160元雖然不多,但後期卻是無底洞般的投入。如果一直無法達標出道,老闆也不會白白浪費在練習生身上的投資,女孩們不僅會被強制要求陪睡,還要找大佬拉贊助,幾乎相當於把自己賣掉。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Round 2:生活條件

要在這個行業站住腳,必須得經歷地獄般的磨練。

在南韓,練習生必須遵守非人性的規定,不許請假、不許帶手機、不許回家、不許談戀愛,甚至連生病這種不受控制的情況都不被允許發生,否則後果就是一個字:滾!

為了檢查練習生是否努力用工,老師給每人準備一個小桶,每天長達18個小時高強度的技能訓練過後,要求大家將衣服擰乾,汗水要裝滿半桶才能合格。

如果你做不到,老師真的會脫下鞋子賞你耳光。而且你不僅不能生氣,還得彎著腰道歉。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超負荷的訓練之外,練習生們為了保持體型,每天還得忍飢挨餓。

身高165cm以上的姑娘體重一旦超過50kg,每被發現一次,就要面臨15萬韓元(約合867元人民幣)的罰款。

為了配合減肥,公司食堂的餐飲都以蔬菜為主,許多練習生訓練一個月後,聞到烤肉的味道都像吸了大麻。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不僅伙食差,練習生的住宿環境也爛到爆炸,連最普通的大學宿舍都比不上。

6-8個人擠在一個不到20平方公尺的小房間,沒有床,把被子往地上一鋪,就是個睡覺的地方。

房間並沒有陽台,洗好的衣服只能密密麻麻的晾在室內,潮濕的時候,衣服都會發黴,姑娘們苦中作樂,還會笑稱衣服上爬滿了『小烏龜』。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但這種公司宿舍和大學宿舍還是有相同之處,那就是晚上11點雷打不動的門禁規定。

超過11點回宿舍的同學,告爺爺告奶奶都沒用,一萬字的檢討書寫完再走。

相比之下,大陸網紅培訓班的預備網紅們還算是泡在蜜罐裡。

雖然課程不強制上,但培訓班的老師卻會根據你的優異程度,選擇是否重點培養。

能被重點培養的姑娘,也相當於一半身子踏進了網紅的大門,不僅能得到商業實習機會,還能賺筆零用錢。

有趣的是,這種重點培養制度也延伸到姑娘們接觸得最多的網路主播行業。

你們經常看到的網紅直播間,其實只是布景,並非她們真正的住所。主播們下班後,還得住公司的集體宿舍。

粉絲多的主播也許能分到一間主臥,粉絲少的主播房間除了一張床,一張桌,連轉個身都沒地方。

Round 3:出道難度

遺憾的是,就算你已經投入了巨額經濟成本,還在艱苦環境下受了折磨,離成名之路仍然很遙遠。

大陸的網紅培訓班大多是野路子,培養出的網紅下一步怎麼走,全靠瞎搞。

這些培訓班本身也沒有任何執教資格,通常是一些十八線小明星、走過幾場時裝秀的野模或者不知名的小型經濟公司所開設。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課程結束,能正式走上網紅道路的姑娘可謂百裡挑一。

資質好的姑娘簽約包裝,直接通過培訓班接到電商拍攝廣告,然後通過自媒體運作、直播吸粉、甚至是降低身價進行新聞炒作,成為一個初級小網紅。

大部分姑娘為了吸粉,連續直播超過18小時,一天24小時都待在沒有陽光的房間裡。

待粉絲量飆升時,主播就可以接廣告,還能自創服裝品牌,開淘寶店舖,全方位變現。但這種機會,也相當於中彩票。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而長相有缺陷的女孩,就只能根據培訓班的要求,自費組團去醫院進行大修理,成為標準的網紅臉。

海口一家整容醫院已經成為全大陸網紅臉的流水生產線,口號就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頭同臉同醫生。

為了擴大業務,這家醫院的醫生都勸說手術成功的姑娘成為下線,只要介紹人來整容,就能賺取巨額返點。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這種長得不好還沒技能的姑娘,如果去了南韓,簡直連練習生的名號都夠不著。

即使才能出眾,幸運得到練習生的資格,在定期接受『鏡頭考核』時,也會不斷聽到考官尖酸刻薄地提出讓你趕緊去整容的意見:

割雙眼皮、削腮幫子只是小事,即使抽掉一根肋骨瘦腰這種要命的意見,你也得老實遵從。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

在南韓當了3年練習生的大陸姑娘崔璇藝,也曾為出道把自己從頭到腳整了個遍。

眼都不眨就扔出去2300萬韓元(約14萬人民幣),還硬生生躺了一個月醫院。

為了能出道,有些練習生姑娘更是什麼都敢做,甚至主動鑽進娛樂公司專門為投資人、富商們提供的淫窩。

據南韓警察說,每年為了出道而走上性交易道路的少男少女不計其數。

可他們畢竟太年輕,根本沒想到這只是經濟公司為撈回在她們身上的投資而設下的圈套。很多人只淪為大佬們的玩具,根本再無出道的機會。

其實不僅是未出道的姑娘會遭到這種待遇,已經出道的姑娘為了能更紅,也會默默忍受著被潛規則的折磨。崔真實、張紫妍、金南珠等姑娘都被迫走上了自殺的道路。

其實同樣的潛規則,在大陸網紅培訓班也有。

在臉蛋都整得一模一樣,早已分不清誰是誰的網紅圈,要想得到更多的機會,擠進18線小明星圈,姑娘們可以完全放下尊嚴,見到哪個不知名的導演、富商都喊乾爹。

真要比慘,大陸網紅和南韓女團其實差不多。

整容、燒錢、被潛規則,只是一些女孩改變命運的手段。今天,杜少我不想評論這些姑娘們的選擇究竟是好是壞,我只覺得在看多了讓人臉盲的整容臉南韓女團、和大陸蛇精臉網紅天團後,身邊那些眼睛不大、鼻梁不高、臉還有點圓的平胸姑娘,越看越順眼。

中國網紅培訓班vs韓國造星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