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心理/所有夫妻問題都因為「性」

所有夫妻問題都因為「性」。

前些日子,與某位社會學博士校友聊天,他特別認真地問我:現在離婚率這麼高,不知道那些人都是因為什麼原因離婚的?我說,幾乎所有的婚姻問題都出在這三個字上面:錢、性和信。

所有夫妻問題都因為『性』?

錢這個詞很容易理解。在這個市場經濟和凡事向錢看的社會裡,在很多人眼裡,錢幾乎就是萬能的,一個人有錢就代表著有更多的發言權,甚至代表著他有更強的能力。勿庸置疑,婚姻也無法做獨善其身。婚姻中,誰能賺到更多的錢,誰有更雄厚的經濟實力,那就意味著他對婚姻和對方有著更大的支配能力。另外,從經濟實力明顯落後的這一方來說,無論是於他本人,還是對方,或者婚姻所處的外部環境,他都會沒有爭議地被放到婚姻弱勢的這一方。這種由經濟實力決定的婚姻不平等,一方面,會讓得勢者受到更多的誘惑,並且得意忘形,另一方面也會讓失勢者變得更加自卑、脆弱和敏感。錢這個詞,已經成為了社會方方面面最為重要的一個環節。特別是在現實婚姻中,有錢和沒錢,左右都是不好。沒錢的時候,貧賤夫妻百事哀。有錢的時候,男人會變壞,女人貪圖享樂,不思進取。有道是,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句老話中的情形,每天都在我們身邊不斷地反覆重演。有太多的夫妻,可以在艱難困苦之時一起相互扶持,創造那種一起吃苦的感動,卻無法在經濟條件好轉,生活環境優越之後,共同品嘗婚姻的幸福。所以,蔚藍一直認為,錢的多少並不是決定婚姻幸福指數的關鍵,錢多有錢多的煩惱,錢少也有錢少的甜蜜,唯一能掌握婚姻平衡的是雙方的那顆能隨時保持交流的心靈。

性,在現實婚姻中,始終是個特別大的問題,它對婚姻的影響甚至超過錢。蔚藍曾經說過一句話:我們為什麼會對某個異性有特別多的想法,並且願意和他攜手過一輩子?其中最大的根本動力就是來自於性。甚至,我們只有對某個人有性的想法,才會想到和他走進婚姻。當然,我這句話的論述,並非是絕對的,但我始終認為它有非常大的普遍性。從某種角度來說,性是讓你愛上一個人,並和他走進婚姻最原始的動力。但性這種東西,終究是與人性靠得最近的東西,而婚姻卻恰恰是社會性的東西,所以性和婚姻其實在本質上是存在矛盾的。那麼,應該如何讓這樣一個對婚姻至關重要,而又本質上存在矛盾的東西,能更加穩妥的立足於婚姻,並且為婚姻的和諧作出貢獻呢?蔚藍認為,那就是應該讓性成為婚姻交流的一種語言,甚至兩個人靈魂上的對話,而不是簡單低級趣味的肉慾和興奮。其實,蔚藍在做婚姻諮詢的時候,都會習慣性的問來訪者一些性生活問題。因為在我看來,性生活就是一個能客觀反應婚姻質量的標本,通過這樣一個標本,我們可以更容易啟發讓當事人發現一些細微的端倪,找出自己身上的不足,挖掘出那些並未浮出水面的婚姻問題。夫妻間良好的性生活,能有效的化解婚姻中的各種潛在問題,他們可以通過肢體和性的交流,讀懂對方的內心。在這裡,我們可以舉一些非常普遍的例子。如,一個女人極有可能從她老公性生活的不用心上,對他產生懷疑,進而發現他對婚姻的不忠;一個男人,也可以從他老婆對性生活的敷衍,讀出她對他的不滿,甚至感情的淡漠。一對長年沒有性生活的夫妻,就算是有再好的感情。只要身處現實社會的洪流,他們的婚姻質量必定會受影響,甚至預示著婚姻的危機。相反,一對夫妻雖然常有爭吵,但只要性生活和諧,卻往往可以通過良好的性生活,讓一方讀出另一方對自己最原始的渴烈,他們也會非常順理成章的把爭吵解讀成因為在乎。

信字在這裡指的是,資訊和信任。即:其一,你們夫妻兩人,是否在婚後已經建立起了適合婚姻發展的資訊庫,以及資訊的交流方式和解決渠道;其二,通過這樣一個資訊庫和資訊交流,你們之間是否能保持相對平穩的信任。什麼是婚姻的資訊庫?我認為至少應該包括,婚姻雙方共同經歷過的或痛或喜的往事,對未來的憧憬,以及對彼此客觀狀態、性格、愛好、出身、生活習慣,甚至是口頭饞、愛吃什麼菜、性生活的癖好,還有某些不容外人說的神經質等等。掌握這些,是讓夫妻形成互信的基礎。當然,這樣的資訊庫,它應該是流動和變化的。因為人的情緒在變化,社會也在發生著變化,宇宙間的任何東西都在發生著變化。所以,讓夫妻間的互信形成長效機制的最有效辦法就是,時刻保持著資訊交流的暢通,在婚姻中形成日報(如每天晚上床上固定的半小時聊天),並且能在非尋常的情況下,向對方作出預報。總之,信任是婚姻穩定和長久的根本。沒有了信任,婚姻便如空中樓閣,隨時都有倒塌的危險。同時,信任也非常有效的解釋了婚姻的本質,那就是對對方的要求和對對方的義務。只有信任良好的婚姻,才能真正產生出1+1>2的效能。否則,沒有了信任,婚姻就只能是相互牽制和拖累,那樣的婚姻便對人生沒有任何的積極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