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逗逼老爺子齊白石 渾身都是段子

齊白石書畫。

每個人都具有創造的潛能,再小的手藝,也有自己的價值,讓世界看見你,無限可能。

根據大陸藝術品投資雜誌報導,他家道貧寒,24歲學畫,擅畫花鳥、蟲魚、山水、人物;畫蝦堪稱一絕,已入化境;他是被造假數量最多的畫家,一生作畫萬餘幅,市場流通數以十萬計,真跡寥寥;他是畢卡索眼中了不起的東方畫家,與吳昌碩並稱『南吳北齊』。1957年9月16日,白石老人逝世,懷念致敬之餘,我們一起看幾個關於齊白石先生的小段子,大師的不羈個性和脫俗的生活態度由此可見一斑。

段子1,待客儀式……選自張郎郎《大雅寶舊事》

就說大名鼎鼎的齊白石老先生……齊爺爺一來,全院兒的孩子前呼後擁跑來看,雖然大家都知道,齊老先生由於特殊的處境,脾氣比較特別。比如,到齊爺爺家千萬不要吃他給你端出來的月餅和花生,那只是他待客的一個儀式,你要真動手,就等著回家挨揍吧。一來你真吃了,齊爺爺肯定心裡不高興;二來,你肚子肯定要出問題,那月餅和花生都不知是猴年馬月保留到如今的。

段子2,也說待客儀式……選自黃永玉《比我老的老頭兒》

第一次拜見白石老人是李可染先生帶去的。老人見到生客,照例親自開了櫃門的鎖,取出兩碟待客的點心。一碟月餅,一碟帶殼的花生。路上,可染已關照過我,老人將有兩碟這樣的東西端出來。月餅剩下四分之三;花生是淺淺的一碟。『都是壞了的,吃不得!』寒暄就坐之後我遠遠注視這久已聞名的點心,發現剖開的月餅內有細微的小東西在活動;剝開的花生也隱約見到風動著的蛛網。這是老人的規矩,禮數上的過程,倒並不希望冒失的客人真正動起手來。天曉得那四分之一塊的月餅,是哪年哪月讓饞嘴的冒失客人吃掉的!

段子3,活蝦子很貴的!選自風行水上《齊白石畫白菜》

齊白石是個很會過日子的人。他把歷年畫畫掙的金條都裝在一個小口袋裡,坐臥不離。住在北京鐵柵屋時,天明即起,家裡人正灑掃庭除。齊老先生到畫室把榮寶齋的訂件畫了,然後再畫其他訂件,言不二價。按照牆上貼的潤格來辦事。世界之大,哪兒沒有死皮賴臉的人,比如說:『齊老先生添條蝦吧!』『齊老先生您受累!多畫條魚吧,我內人最喜歡魚了!』齊先生也不說話,只是斜著看來客一眼,又不好當場駁人的面子,慢慢把筆濡墨,沉吟半晌,一筆、二筆。魚、蝦、蟹自畫面躍然而出。但都不大精神,看著好像離水好幾天,要翻肚子的樣子。客人不解問曰:『這蝦怎麼看著像死蝦?』齊老先生坐在圈椅中說:『活蝦子市面上多貴啊!』主客心到神知,一拍兩散。

段子4,你要吃這麼多啊!

汪曾祺在《老舍先生》一文中曾提到齊老先生家裡量米的竹升子都是自己保管的。每天吃飯要由他量了米才行。一大家子人,吃米不少。老先生捨不得。量一筒,手抖一下。家裡做飯媳婦就說不夠『您再給添一點』。齊老先生就嘀咕著:『你要吃這麼多啊!』然後再給量一筒。

段子5,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周總理後來給老先生換了一處比較大的住所,搬過去沒幾天,老人住不慣哭死哭活的要回去。大家都不明白老人的心意。大四合院,花木扶疏不好嗎?老舍先生說:『別!他這麼慣了,不叫他幹這些,他就活不成了。』其實裡面還另有一層,老先生喜歡在家藏東西,東藏一處,西藏一處。藏東西的地方只有他知道。這一搬出來,雖說老屋還是家裡後輩住著,他也不放心。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段子6,私藏珍品!

中央電影紀錄片廠拍《人民藝術家齊白石》時讓他拿點精品出來拍,他怎麼也不願意。後來還是徐悲鴻去做工作,他才勉勉強強從畫台的『消息』裡掏出幾卷畫子出來。他是細木匠出身,在畫台裡做幾個暗格或者小抽斗之類的『消息』那還不是駕輕就熟。這些畫被掏出後,一卷一卷放在畫檯上。徐先生一打開只見寶光四射,全是老先生畢生的精品。嘔心之作!有一張畫在金紙上的白茶花,上有一蛺蝶翩翩欲下。畫得真是精妙絕倫!徐先生不住地用眼光看坐在對面的老頭子,心想『這太雞賊呀!』齊老先生坐在大圈椅中,兩袖垂下。眼觀鼻,鼻觀心,不動聲色。真是狡黠啊!

段子7,用白菜換白菜?

這一天正是北平大風揚沙天。齊白石坐在畫室裡,聽到外面有呦喝賣大白菜的。他坐不住了。他靈機一動想,『我何不畫一張白菜去換白菜,那也不失為一段文人佳話呀!』鐵柵屋外一個北方鳥蠢漢正守著一車白菜呦喝,脖子長筋抻得老長的。不知從哪裡來了一個白鬍子老頭,戴一個小園眼鏡,正看著他一車白菜出神,十分想吃的樣子。

這賣菜鳥蠢漢子見來了主顧忙招呼道:『老先生!你要稱幾斤?稱給得高高的』。齊老先生從後面摸出一卷紙說:『我拿這畫的白菜,換你一車白菜,你可肯麼?』這鳥蠢漢子一聽,勃然大怒說:『我不看你一大把歲數,窩心腳窩死你。大北風天!有這麼消遣人的嗎?倒想得美!拿一張畫的假白菜,要換我一車白菜!』一頓咆哮,弄得老先生摸不著南北。齊老先生挾著畫的白菜灰溜溜的走了,從鐵櫻屋的大門側身鑽進去說了一句話『嗨!真是有辱斯文!』

段子8,吃螃蟹。選自黃永玉《比我老的老頭兒》

然後我們就吃螃蟹。螃蟹是可染先生提醒我去西單小菜市場買的兩大串,四十來個。老人(齊白石)顯然很高興,叫阿姨提去蒸了。阿姨出房門不久又提了螃蟹回來:『你數!』對老人說,『是四十四隻啊』。老人『嗯』了一聲,表示認可。阿姨轉身之後輕輕地嘀嘀咕咕:『到時說我吃了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