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大陸博物館喊話美博物館 還我唐太宗昭陵二駿

西安碑林博物館的石刻藝術館中,「昭陵六駿」一字排開,其中流失的「颯露紫」和「拳毛騧」二駿為複製品。

『昭陵六駿』是中國古代歷史上著名的石刻藝術精品,其中的二駿——『颯露紫』和『拳毛騧』於上世紀初被盜賣海外已經整整一個世紀,現保存在賓州大學考古與人類學博物館,另四駿則收藏於西安碑林博物館。作為國寶級文物,長久以來人們都希望其能回歸大陸,讓六駿重新聚首。

根據澎湃新聞網報導,陝西省昭陵博物館日前公開發文《昭陵『二駿』,大陸等你回家》,從多角度陳述理由,要求賓大博物館歸還民國時期被盜賣的『二駿』——『颯露紫』和『拳毛騧』。記者日前在地處陝西醴泉縣唐太宗李世民陵墓昭陵北面司馬道祭壇東西兩側,仍可見六塊駿馬青石浮雕石刻複製品,不過雕刻粗糙簡單,與原物精氣神已是天壤之別。

與諸多大陸流失海外文物一樣,『颯露紫』和『拳毛騧』在追索過程中也面臨著法律和操作層面的種種障礙,成為大陸在追索歷史上流失海外文物所面臨困境的一個縮影。

以下為昭陵博物館《昭陵『二駿』,大陸等你回家》的原文:

昭陵六駿以其精湛的石刻技藝和背後唐太宗與心愛戰馬的事蹟聞名中外,屬大陸國家級保護文物,這足以說明其在大陸文物界的重要地位。昭陵六駿的藝術價值無可估量,代表了唐朝最為頂級的雕刻技術,如此精妙和生動的藝術手法,令當今的研究者和藝術家都驚嘆不已。

所以,根據當今國際文化遺產返還問題中的道德原則,我們認為,將現藏於賓州大學博物館的昭陵『二駿』返還大陸是最合理的方案。

《國際博物館協會職業道德準則》對相關問題做出了具體的規定。博物館藏品之徵集第二款的『非法物品之徵集』,即『針對公共及私人藏品的非法物品交易慫恿了對歷史遺址、地方民族文化的破壞,慫恿了國內國際的盜竊,並與國家及國際遺產保護精神背道而馳。博物館應認識到市場與源地之間的關係,以及經常將物品拿到市場倒賣的破壞性,並須認識到以任何方式,無論直接還是間接支持此類非法交易都是極不道德的。

博物館不應以購買、贈送、饋贈及交換的方式徵集任何物品,除非向管理機構及負責官員證明其能夠正當獲得有關標本或物品的所有權,尤其證明其從原有國/或原合法擁有之中間國(包括博物館本身所在國)徵集或進口此類標本或物品並沒有違反該國法律。

就出土物品而言,除上述保護規定之外,博物館不應該以購買方式徵集那些凡管理機構或負責官員有理由認為其發現涉及古蹟、考古遺址的非科學性發掘、蓄意破壞或損壞,或涉及未向該土地所有者、佔有者、相應的立法或政府當局做出說明的出土物品。』藏品處置第四款的『文化財產之返還與歸還』,即『以博物館如果佔有了可被證明為違反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關於禁示和防止非法進出口文化財產和非法轉讓其所有權的方法的公約》的原則而進出口或轉讓的一件物品。

或者,如果原有國要求返還並證明它屬該國文化財產的一部分,如果法律允許的話,該博物館應該以負責的態度採取步驟,協助將該物品返還原有國。在文化財產返還原有國的情況下,博物館應本著開誠布公的態度,以科學與專業原則為依據(在政治或政府一級參與之前)準備開展對話,探討擬定雙邊或多邊合作計劃的可能性。』


1907年法國漢學家沙畹攝『昭陵六駿』(圖片和圖說均來源自網路)

在美國法律中,『盜竊不轉移所有權』一直是普通法律中的一項重要原則。在1969年『門澤爾訴李斯特案』中,法院認為納粹組織對文化財產的盜竊行為不能轉移所有權,被盜文化財產應返還原所有人。1989年『賽普勒斯東正教會訴戈德伯格案』中,法院同樣判決原屬於賽普勒斯東正教會的被劫掠文化財產應當返還。這兩個判例都說明瞭,對被盜文化財產的轉移、進出口和交易,並不能改變文化財產的所有權;而且,文化財產的購買者應當盡最大的善意,儘可能對文化財產的產地、來源和交易情況進行核實。

同時,我們發現美國博物館界正在透過倫理守則規範收藏行為,加強對文化財產原產國和原所有人權利的保護。比如,美國博物館協會《博物館倫理守則》規定,博物館必須『合法、無法律負擔地』持有收藏品;美國博物館協會所頒布的《考古文獻與古代藝術品獲取指南》中明確指出,對於1970年之前收藏的藝術品,除非能夠證明是透過『適當的現代手段』發現的,否則博物館不得收藏。博物館應以尊重和努力的態度解決和處理對於文物和考古文件所有權的爭端。無論是基於倫理還是法律上的考慮,都應按個別情況商議處理。博物館亦應設法透過自願商議或協力廠商介入的方式解決索賠問題。顯然,美國的所有博物館都應遵守美國博物館協會所頒布的上述要求。

據此賓州大學博物館不應該以購買的方式徵集六駿中的『二駿』,並且『二駿』是被破壞後運出大陸,破壞程度已相當嚴重,外觀殘破分裂,很明顯是非科學性發掘,涉及到蓄意破壞和損壞。根據民國三年(1914年)六月十三日由袁世凱總統頒布的總統令《嚴禁私自售運古物令》,『凡國家之所留貽,社會之所珍護,非第供考古之研究,實關於國粹之保存……其京外商民如有嗜利私售情事,尤應嚴重取締,並由各地方官實行禁止,以防散佚。』昭陵二駿在沒有政府批准的情況下,是不得進行出口交易的。而即使明知這一點,賓大博物館還是持放任的態度購買『二駿』。據此,我們可以要求賓州大學博物館與我方探討擬定雙邊合作計劃的可能性,以促成六駿的統一。

昭陵六駿顧名思義是有六駿在其中,共同組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作品。完整性並不只是指單件作品的自身完整,也包括組合作品的統一完整,即組合作品其中缺一不可。而昭陵六駿現今有『二駿』流失海外,所以嚴格意義上說,昭陵六駿是處於一種不完整的狀態,即從某種角度來說,賓州大學博物館收藏的『二駿』的行為是破壞了昭陵六駿文物的整體完整性。昭陵六駿是大陸的珍貴文物,現有四駿保存在西安碑林博物館。我們認為,極為珍貴的文物,只有在其原本的環境中,才能最大限度的體現出其在歷史、文化以及藝術等方面的價值,從而更好的傳播。


『昭陵六駿』中流失美國的『兩駿』之一——颯露紫。

如果昭陵二駿回歸原產地,昭陵六駿的完整性將得以恢復,有助於人們對它們進行更好地理解、欣賞、研究。如果二駿處於遠離昭陵、遠離其他唐朝歷史遺蹟、遠離中國文化的費城,那麼觀賞它們的歷史與藝術愛好者、研究它們的學者,如何能充分地理解它們背後的那些歷史事件、軍事組織、喪葬文化、藝術風格、民族關係、政治制度等歷史資訊呢?唐朝時期中國人的文化、信仰,仍然鮮明地體現在當今的大陸人身上與大陸社會之中,如果昭陵六駿能夠在大陸『團圓』,那對於全世界唐朝歷史與文化的愛好者與研究者來說,都是一件極其幸運的事。

大陸社會的開放程度,尤其是文化事業的開放程度,足可以保證昭陵二駿得到全世界的充分研究,以及歷史與藝術愛好者的欣賞。這一點同樣得到《文物保護法》、《博物館條例》一系列相關法律法規的保障。

所以,無論從何種角度來說,我們都有理由要求賓夕法尼亞博物館歸還流失在外的『二駿』。

近代以來,大陸國人對『昭陵六駿』非常關注,尤其是陝西人,對『昭陵六駿』有著深厚的情節。辛亥革命的元老、陝西三原人於右任老先生,就對『昭陵六駿』特別關注,早年他曾多次在昭陵觀摩『昭陵六駿』。大陸解放後,身在台灣的他曾多次奔走,極力向促成『昭陵六駿』的團聚。楊振寧先生也曾建議美國政府讓『昭陵六駿』回到大陸團聚,可惜他的建議未被採納。

但大陸國人對『六駿』尤其是流失海外『二駿』的關注從來沒有間斷。2001年10月28日,國家郵政局發行《昭陵六駿》特種郵票一套,並在昭陵北司馬門遺址舉行盛大的發行儀式。2010年5月7日,我省三位專家經過一年多的籌備,終於啟程美國,對『昭陵二駿』進行修復保護工作,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和高度讚賞。近年來,國人爭取讓『二駿』回歸的呼聲越來越高。美國華僑陳憲忠先生、西安美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程征先生、禮泉籍『昭陵六駿』研究專家羅宏才先生等,均致力於二駿的回歸事宜。

昭陵六駿既是大陸自身歷史文化的凝結,也代表了亞洲多民族悠久的交流歷史。賓州大學一直致力於全球文化遺產的保護,我們希望賓州大學博物館可以同大陸方面就這個問題達成一致,繼續為全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保護做出更大的貢獻。

昭陵『二駿』,大陸等你回家,等待『昭陵六駿』的早日團聚。


『昭陵六駿』中流失美國的『兩駿』之一——拳毛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