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沃斯論壇/花5萬美元才能參加論壇 參會的都是什麼人

2017達沃斯論壇。

每年冬季在瑞士滑雪勝地達沃斯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達沃斯論壇)聞名於世。本週二(17日)這一天,各國首腦,行業巨頭,知名學者,慈善家以及隨行的記者,名人和各種隨從人員將駕臨阿爾卑斯山下風景如畫的達沃斯小鎮,參加世界經濟論壇。

根據鳳凰網報導,參會之前,看看物價如何?一份熱狗賣40美元,摺合人民幣約為276元。


達沃斯小鎮上的菜單。


40美元的熱狗。

參加論壇的都是什麼人?

今(2017)年將會有來自90個國家的2500多名人士參加世界經濟論壇,每名與會者需要支付50000美元才能參加論壇。實際上,有很多人會參加論壇,以至於達沃斯本地的一些工作人員只能睡在集裝箱裡。

世界經濟論壇的大部分參與者為公司高管,此外還有二十多位國家領導人也會參與此次論壇。另外一方面,川普已經決定不派遣任何團隊成員來參加論壇,同樣地,德國總理梅克爾也不會參加。

除了政治家外,著名企業家馬雲、王健林、Facebook首席運營官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都將出席。去(2016)年只有17%的論壇參與者是女性,今年這一比例會改變。

論壇的安保如何?

在論壇期間,達沃斯主要街道上將會設置路障,每條路外都會有檢查站。在論壇主要會議舉行的達沃斯會議中心以及其他會議和宴會舉行的酒店,參會人員入場前必須經過金屬檢測器和武裝保安的檢查,此外會議中心和酒店還布置了神槍手監視會場。

達沃斯的『等級制度』?

達沃斯經濟論壇執行的是一種用彩色徽章來區分的等級制度,表明哪位參會者重要,哪位不重要。

白色徽章代表與會者能參與任何官方活動,能使用論壇設施。橙色徽章會發放給500名報導論壇的記者,但是有些宴會是不允許記者進入的。其他徽章,比如紫色徽章表明佩戴人為技術或是支持人員,只能進入有限的區域。一些銀行家和顧問會降臨達沃斯以敲定業務,與客戶攀談,對這些人,達沃斯本地的酒店如Belvedere和InterContinental通常會出售酒店自己的徽章。這些人居住在酒店內,白天出來租會議室,晚上則會進行商務社交。

宴會氛圍發生了變化?

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更重要的議程會在日落後展開。此外,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會有幾個官方雞尾酒會,宴會主打各個公司舉辦的活動。過去的年份裡,達沃斯晚宴的氛圍沒有受到絲毫破壞。但是今年情況發生了變化。

在經濟前景樂觀的表象之下,暗藏著對全球政治環境日益嚴峻的嚴重焦慮,以及圍繞美國總統川普的深層不確定感;川普將在論壇會議的最後一天宣誓就職,如果說不是純粹巧合的話,這也具有很大的象徵意義。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首席執行官簡‧瑪瑞‧格漢內(Jean-Marie Guehenno)表示:『不管你怎麼看待川普和他的立場,他的當選都會造成一種深深的不確定感,這是籠罩在達沃斯經濟論壇上空的陰影。』

與此同時,為了明白這件大事發生的原因,並找出『如何應對它』的辦法,從1月17日到20日,世界經濟論壇的參與者們會參加上文提及的議程『擠壓和憤怒:如何解決中產階層危機』,『恐懼的政治或是被遺忘者的反抗?』,『臨界點的容忍』以及『後歐盟時代』。

在論壇舉行之前,世界經濟論壇發布了一份全球風險報告,突顯了『公眾對制度信任的降低』,並指出重建人們對政治過程和領導人的信念是一個『艱巨的任務』。蓋伊-斯坦丁(Guy Standing)認為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需要改革,包括那些從資本主義中受益最多的人。

斯坦丁表示:『主流企業模式並不歡迎川普以及極右翼當政』,『他們希望看到的是可持續的全球經濟,在這個可持續的經濟中他們可以進行業務。』斯坦丁是首次受邀參加世界經濟論壇。

為什麼會在華盛頓舉行特別會議?

一些人猜測,川普執政之下,市場的崩潰是不可避免的結果。然而,一些人對川普當政的影響並不是那麼擔心,他們更加關注的是技術改變以及全球經濟緊密聯會讓領導人們感到掌管和控制事件變得更困難。

不管原因是什麼,這種事情在發生,變化但卻不受參與者控制的恐懼感覺是切實的。

正如彭博社指出的,這也是為什麼世界經濟論壇今年會在華盛頓舉行特別會議的原因,以討論川普總統競選期間產生的議題以及把川普推向勝利的民粹主義浪潮。世界經濟論壇發起者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稱,經濟論壇舉行的特別會議將為參加論壇的公司探索美國投資和就業崗位創造機會。

在達沃斯第47屆年會前,施瓦布稱:『美國產生了新政府,我們計劃在美國舉辦一個會議以明確新總統帶來的影響,明確企業界如何才能參與進去,這很自然。我們得相應召喚。』

『人們變得太過情緒化了,對新世界即將帶來東西的寂靜的恐懼。民粹主義者來了,我們想要去聆聽並提供解決辦法。光聆聽是不夠的,我們需要提供答案。這正是我們來達沃斯的原因。』

施瓦布認為,商業和政治領導人的權力和信念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正是如此,世界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達沃斯論壇。

『正確的解決方案需要在正確的方向上做出大量的努力,邁出許多步驟。在一個新的多極化世界種,我們仍然會持有共同和共用命運的觀念,我對此很樂觀。』但是施瓦布稱,他最大的憂慮在於『我們會認為最困難的問題會有最簡單的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