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沃斯論壇/馬雲被問「與川普見面誰先找誰」 回答亮了

馬雲參與達沃斯論壇特別對話環節。

2017年冬季達沃斯論壇於1月17日~20日在瑞士召開,論壇主題為『領導力:應勢而為、勇於擔當』,鳳凰財經團隊赴瑞士對此次會議進行全程報導。

根據鳳凰財經報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參與了本次論壇的特別對話環節,共持續了30分鐘,馬雲用英文與主持人對話,鳳凰財經進行了全程圖文影片直播。

主持人:讓我從這裡開始,據我所知你剛剛和川普進行了一些談話,和我們談談那次見面和談話怎麼樣?
馬雲:那是一個非常有內容的見面,比我想像和預期的好很多。

主持人:你預期的是什麼?
馬雲:我之前聽到了很多關於他的事情。當我自己一看,我發現他對於我所講的思維持非常開放的態度,所以我認為對於結果我是很開心的,我認為他也是這樣的。

主持人:我能問一下這樣的見面是怎樣發生的麼,是你主動聯繫他的還是他主動聯繫你的?
馬雲:這也是我想問我自己的問題,因為周日有一些人問我說:JACK,你想和川普見面嗎?我說:事實上我不想,我沒有準備好,我不知道談什麼。然後再幾日之後又有其他人陸續詢問我,然後我用郵件和我的朋友說:我想了很多,我想我應該準備好了見他。並且至少,我認為川普應該會高興和我談話。

馬雲的回答很巧妙,沒有直接說出來答案,他和川普無論是誰先找的誰,說出來可能都會令對方尷尬。不過馬雲也沒有回避這個問題,直到最後含蓄說出來了也讓人腦筋不得不多轉兩個彎。

此前外界猜測,促成馬雲與川普會談的人可能有兩位,並且都是阿里巴巴的董事。第一個是阿里巴巴的投資人、董事會董事孫正義。在馬雲和川普會談前,孫正義已經與川普進行過會面。

第二個是阿里巴巴集團的董事兼總裁,主管國際業務的邁克•埃文斯(J. Michael Evans)。邁克•埃文斯是個大陸通,也是華爾街上的傳奇人物之一。在馬雲和川普的會面中,此人頻繁出現在媒體鏡頭中。

主持人:然後你和他談論了什麼?

談了一些微小企業、農產品、中美之間的貿易的話題,我們還專注於如何透過互聯網把我們的微小企業從大陸、亞洲推廣到美國,並且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

主持人:你認為這將會在五年之內為美國創造1百萬左右的就業機會?

是的,這不完全是阿里巴巴本身會提供一百萬個工作崗位。我們阿里巴巴只有45,000人,我們不可能雇傭1百萬的員工。

主持人:你怎樣看待大陸和美國的關係?對於川普質疑大陸的貨幣操縱政策你有什麼評價嗎?

我認為首先美國是一個自由的國度,所以他可以說他所有想說的話,我也表示理解。但是當然了,我也有我的觀點,我們沒有對於大陸美國之間的貨幣操縱關係進行爭論,我們只是在一些細節的方面上面達成共識,比如微小企業,發展中美國中西部的經濟並幫助那邊的農民和小企業,這些我們都達成了共識。但是有些東西我們沒有討論,比如美國的失業問題,還有些大陸、墨西哥的問題,我能和你說說我的想法嗎

首先我認為30年前當我剛從美國大學畢業的時候,我聽說過美國的政策,所有的加工業和服務業的工作資源全部是來自於大陸和墨西哥的。所有都服務業都和印度聯繫起來。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戰略,我們想要控制好IT 、技術和商標,並且把工作提供給世界,這是一個很美好的戰略。其次,美國國際公司從全球化中賺了很多錢,前十的美國企業,很厲害。我記得我從美國大學畢業的時候,我想要買個摩托羅拉的傳呼機,花了我240美金,而我當老師的工資才一個月10美金,而製造一個傳呼機的成本僅僅只有8美金。

所以在過去的三十年,IBM、微軟都賺取了成噸的金錢,比全大陸四大銀行賺的錢都多,比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加起來仍然不如他們賺得多。所以在過去的一些年這個市場市值增長了100倍。但是這些錢去哪了?

這也是我一直以來好奇的問題,如果美國把這些錢投入到基礎設施建設上也是不錯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去哈佛讀書的,我們仍然要幫助那些沒辦法上學的人們,而其他一些我一直好奇的部分是當我年輕的時候我聽說美國建設這些加工企業,不到10年,所有的錢都流入了華爾街,到底發生了什麼?

2008年,金融危機席捲了19.8萬億美金,並且破壞了全球3400承保業務,所以如果把錢投入到美國中西部、中東部,發展那邊的工業,這就會很不一樣了。這不是關於其他國家仍然從你這裡做承保業務,這是你的政策。

主持人:關於重新建立全球化,還有關於我們現在的談話,還有在美國的一系列反應。你是怎麼處理的。

我想說的是,全球化是一個好的東西,美國和發達國家教我們什麼是全球化,大陸很擔心,我很擔心,如果我們的國際產業進入大陸破壞了我們自己的產業,我們自己就會失業。信任大陸,在20年後,那麼你們就會說這不是一個壞事情,我相信全球化是好的,但是全球化需要被提高和進步。這也是川普想要解決的東西,全球化我認為應該是獨特的包含的全球化。

在30年前,全球化是被6萬個大公司控制的,100年前是被企業家控制的,如果在接下來的30年我們能支持6000萬個商人,如果在接下來的30年我們能幫助2000萬個小企業能做對外業務,這也是些我們應該相信的全球化應該被提高的想法。

主持人:那麼你認為,現在美國需要繼續去啟動這些東西?

世界需要一個新的領導層,而新的領導層需要去協作。我們不需要一個專業的領導人去告訴我們怎麼做,但是世界必須要合作起來。而且我認為作為一個中國人,我很榮幸聽到習總書記昨天所說的一切。

作為一個商人,我希望世界去分享一份責任感,我作為一個中國人很高興去承擔第二個最大的經濟體的責任,這是我第一次我聽到大陸領導人這麼多承諾,他說10年後我們將會進口8萬億美金,這讓我很激動,因為這是大陸從出口到進口的轉變。

主持人:對於大陸現在來說,容易去涉及到全球化就因為持續化的發展和利益麼?

WTO 規則不是大陸決定的,是為一系列大公司設定的,所以只有大公司可以做到,我認為大陸應該學會一點就是我們從過去成長起來是因為我們打開了門戶。但是沒有完全打開,也是大陸現在的問題。但是我還是對於習總書記的政策感到自信,他非常傾向向世界敞開懷抱,這也是我建議的。

我們應該透過協商去解決問題。在過去幾年,我們大陸,世界應該更去審視一些東西。不僅僅是因為遇到一些問題我們就停手。

主持人:EWPT是什麼?

WTO是很好的,但是它僅僅是支持發達國家的,對於中小型企業是沒有機會的。我們想要建立EWPT去支持年輕人、小企業,在電話網路和互聯網去全球做銷售。

WTO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組織,它把200多個政府放在一起去討論事情,但是我很難要求他們在某些事情上達成一致。商業就應該為商人設計,所以我們相信EWPT應該是一種所有的商人坐下來談論、商討業務的一種行為。

西方世界他們並不理解阿里巴巴的模式,相對於亞馬遜對於空運就有一套完整的產業鏈從頭到尾,對於阿里巴巴,你不想擁有倉庫,你不想擁有物流公司,你是怎麼評價孰優孰劣的?

我認為都是對的,世界不可能只有一種模式。那就太無聊了。但是人們應該從心底去理解去相信這種模式。但是和亞馬遜比較,亞馬遜是一個帝國,他們應該自己控制自己,但是我們的理念是我們要成為一個系統,應該去激勵別人去銷售,去服務,去讓別人比我們更有動力。確認我們的力量我們的合作夥伴我們的創新和技術能去和IBM和微軟去對抗。我們認為我們的企業都可以成為亞馬遜。如何讓多達500萬人去為我們送貨,我們唯一能做的是讓服務也更有動力。

主持人:你看到亞馬遜的理念你能讓你的產業更加有效率麼?

10年前,送一個東西從北京到杭州要花8天時間,現在只需要12小時,這就是提高,我們有耐心。你能想像在雙十一我們賣出了170億元人民幣並且送出了超過六百萬件的包裹。這就發生了。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這麼有力。 所有的小企業我都能利用,這是我的夢想,今天我們有技術我們可以啟動他們。

主持人:你認為美國如何評價阿里巴巴?

首先,作為一個企業家你一定要接受批判,你必須去傾聽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其次,我們啟動了這麼多的小企業,我們不像亞馬遜那樣買,你不能檢查所有的商品。第三,我想說在過去的17年,我們是一個IP的領導者,但是我們是網路公司我們沒有法律執行力,我們不能操縱他們。但是我們有所進步,我們刪除了37億假貨,我想說我們是領導者,我們正在使用大數據,我們能決定誰,現在我很開心我們的政府和組織開始意識到這個。

對於這些罪犯,我們能用資料知道你的住址,關於質量問題也是我想要和大家展示的東西,我想要說,這麼多年,那些(制假)公司必須小心,因為假貨的質量也在提高,你必須找到協力廠商機構去檢測這是不是假貨,我們發現有時候假貨的質量更好,但是這不可怕。

有些山寨公司跟我說,我們會檢查所有的東西,這也有錯嗎。這也很困惑,和假貨作鬥爭是一場戰爭,這不簡單也不能停止,你必須不斷地去打擊假貨。你不能在20年之內結束正常鬥爭,但是我很高興,批評我們,我們很高興,我們會進步。

有人說我們很好,我們其實不夠好,我們只是一個成立了僅僅17年的公司,你必須要辯証去爭論。

主持人:你如何有效地用大數據去判斷誰該擁有信譽,誰不該有?

在我們做這個之前我們就有相關的經驗,並且一直在教我們的電腦去處理這些,比如欺詐。我們已經做了十年了,我們是資料公司,8年前我們對自己說阿里巴巴不應該是電子商務公司,我們對於消費者和物流服務都有進行資料處理。我們如何成功呢,我們有很多人,所有的小企業,他們都很有信譽,但是我們還沒有一個信譽系統。

所以我們如何使用一個信譽讀取系統呢?給予我們的資料,去給所有人一個芝麻信用讀取系統,如果所有中小企業都想要使用這種系統,我們應該給你們一個讀取系統。所以在過去的五年,我們給了500萬個商人進入這個系統的機會。

3分鐘我們可以決定我是不是應該給你錢,0人去接觸這些錢,所以我們叫它310系統。這個系統還涉及到了約會上面,媽媽問:你想要和我的女兒約會嗎?給我看你的芝麻信用。如果別人想要找你租車、租自行車,那麼請給我看看你的芝麻信用,如果還不錯的話,嗯,拿走吧。如果他們不還的話,這個系統將會記錄下來,他們將不會再被相信不能再租用其他東西,比如房子。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想要建立的東西。

主持人:你的阿里巴巴的在娛樂方面的野心是怎樣的?

在一開始的五年內我們一直在審視這個問題,我們的策略是看到3年或者10年的前景。每個我們做出的決定,我們都要捫心自問,是否服務於社會,因為我們認為解決的問題越大,你就越成功。如果這個決定不能解決任何社會問題,我們就不會去做。

其次是這個計劃可不可以在10年內成功,如果能的話,那我們就放手做吧。如果你想要在1年內甚至1個月內成功,那麼就告訴自己,忘記這種事情吧。你憑什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成功呢?5年前我們有個很大的爭論是10年20年後,大陸在世界成功之後會怎樣。所以我們說,幸福和健康,雙向戰略。

我們相信,電影產業可以給人們快樂,所有人都會快樂不管窮人還是富人,所以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和好萊塢合作,我們在大陸有很多不同的生存方式,在大陸電影中有很多英雄,但是大陸電影的英雄總是死掉了,而美國電影的英雄永垂不朽,如果所有英雄都會死,那誰還想做英雄啊?所以在我的電影中,我想要我的英雄活著,所以這也是我們需要學習的一點,這才剛剛兩年,所以我們還有8年的時間可以走,我不想讓我的公司成為一個電子商務公司,而是可以給予人們一些啟發,我能從我最喜歡的電影中學到東西,比如《阿甘正傳》。

生活很艱辛,這是我學到的,也是深受啟發的。這也是人們在過去的17年為什麼說我傻和瘋,你瘋啦,你在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你真傻,你的阿里巴巴怎麼能是這種模式。我告訴我自己,阿甘正傳說,儘管去做吧。所以我們為一些中小企業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