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華為送前員工進看守所 曾任啥職位

華為稱吳彬給公司造成巨大損失,據了解這次被批捕的有6名華為前員工,包括有吳彬、張慧敏、李晶晶等。

馬上就要過年了,華為6名前員工估計要在看守所過年。

根據新華網報導,1月17日,華為發布內部反腐快報,稱原消費者BG硬體工程架構設計部部長吳彬,1998年1月入職華為公司,2015年6月離職,因涉嫌侵犯公司知識產權,於2016年12月18日被龍崗公安分局依法刑拘,1月17日批捕。

有內部人士稱,張慧敏是華為P6的總架構師,P6設計團隊曾經獲得華為內部大獎,一部P6提1元錢作為獎勵,獎勵達數百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數位涉案前員工所在平台公司與樂視系有關連

華為稱上述前員工拿著華為的知識產權到外面去賺錢,給公司帶來巨大損失。但華為並不願意將此次行動和某個公司直接掛勾。這符合華為的一貫風格,不喜歡在輿論中爭長短,但該做的一點都不會少,必要時就進入司法環節。

華為的目的是震懾掌握公司機密的員工和前員工,同時達到震懾競爭對手目的,不提競爭對手名字,是希望遭遇阻力越小越好。詳細情況還有待披露,但通過涉案前員工和兩個平台公司,外界可以一睹其中端倪。

公司之一是深圳眾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5年11月17日,法定代表人是樂視控股戰略副總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單一最大股東為樂視移動投資(有限)公司。

眾思科技目前團隊成員主要來自華為,曾幫樂視移動承接過手機ODM業務,本次被抓的吳彬就是眾思科技副總裁。合眾思壯法人代表吳世敏是華為前北京研究所所長,華為榮耀前負責人劉江峰擔任其CEO。

據稱,眾思科技已和酷派合併。

另外一個是上海藝時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吳彬是該公司股東執行董事和法人代表。

上海藝時推出了Kido智慧兒童手表,屬樂視MFL(Made For LeEco)的第一款深度訂製的兒童產品。當時Kido產品發布會上,時任樂視生態O2O負責人張志偉也發表了演講,張志偉稱:『在樂視生態中,與Kido的合作是戰略級的,Kido Wacth是MFL整個戰略的核心產品之一,甚至包括資本層面的合作。』

上海藝時的創始人團隊,由吳彬任CEO,張慧敏任CTO,馮小暉任高級副總裁,而這三人都在華為擁有十幾年的手機相關工作經驗。 Kido首席設計師楊媛媛在華為工作6年,曾負責華為P6、Mate7、P7等旗艦明星機型的界面設計。


有傳上海藝時股權已被出售,股東獲得2500萬元(尚不知是單個股東回報還是整體回報),從工商登記資料上看,上海藝時4名股東並未變更,分別是吳彬、張慧敏、李晶晶,鬱皎,被抓的六人,和這四個股東多有重合。

華為嚴打侵權者一貫不手軟

這些出走前員工在華為工作十多年,位居核心,股權積累了不少,以目前薪資看年薪和分紅一兩百萬是至少的。

選擇外出創業,基本上有兩個原因,一是在原公司個人想法沒有辦法完全展示,發展空間受到限制,想按照自己想法做事兒。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有公司異常善於挖人,願意捨棄利益,敢於進行股權承諾。被挖的專案負責人出錢少,風險低,有收益拿大頭。

上述華為前員工2016年12月18日龍崗被刑拘,羈押於看守所,一天後,劉江峰發了條朋友圈引人深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願能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恩仇泯』,極有可能在映射此事。

華為法務系統在大陸領先,華為和競爭對手經常出現各種糾紛,除了市場爭奪,還有專利大戰,間諜大戰,在長期對戰中,華為積累了很多經驗,對外部人不手軟,對內部人也不手軟。

一般離職員工都會簽訂禁業條款,所以很多離職者會創業做和以前不一樣但有些擦邊的領域,規避風險。但為何這些前員工依然被抓到把柄,現在還要等法院訴訟判決。

華為盯住的侵權者,能無罪脫身的很少,比如原UCC產品線總裁因涉嫌侵犯華為公司eSpace軟件著作權罪,於2014年4月24日刑事拘留,2015年7月9日深圳市龍崗區法院判處有期徒刑1年7個月。

離開華為創業的群體中,也發生過侵犯知識產權被華為舉報的案例。2002年10月,華為向黑龍江佳木斯公安機關報案,3名前華為傳輸部技術人員於2001年7月底先後提出辭職申請,離開華為公司自主創業,研發新一代多業務光傳輸系統,並銷售到黑龍江佳木斯等地。華為認定該行為涉嫌侵犯華為公司商業機密。2003年6月,經檢察機關批準,公安機關依法將3名員工逮捕。

華為對腐敗和洩密可謂嚴防死守。2014年,華為在反腐大會上披露,共查處116名涉嫌腐敗的華為員工,其中有83名華為員工內部坦白,29名主動申報,這些都被內部從輕處罰,剩下4名被查出來的問題員工則被移交司法處理。

1月17日,任正非還在華為深圳阪田基地帶領主要高管進行宣誓,宣示內容包括:不迎來送往,不貪污受賄,不動用公司資源,不說假話等。任正非經常強調『力出九孔,利出一孔』,他希望以此來保證員工團結一致。

外界經常舉例李一男,來說明任正非喜歡打擊異己。其實華為離職員工創業體系龐大,大部分不會受到前雇主任何影響,做得有聲有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