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25歲遼寧男自配「抗癌藥」救母 靠得是運氣

敖寧在給母親吃藥。

連日來,25歲的遼寧小夥敖寧透過自己配『抗癌藥』救回了因肺癌晚期被醫院宣布『沒得治』的母親一事引起社會廣泛熱議,甚至很多癌症患者家屬找到他,向他打聽『抗癌秘方』。

根據廣州日報報導,但在接受廣州日報採訪時,敖寧稱,自配『抗癌藥』風險極大,自己每次把配好的藥端到母親床頭時,雙手都是顫抖的,因為他也不知道,母親喝下自己配的藥會是什麼情況。他的這種做法只是個案,不具備可複製性,癌症患者有病,還是要到醫院去治療。

『如果癌症病人得了癌症都不去醫院看,自己配藥來治,如果因為我的這個事誤導了大家,那我一輩子都會很愧疚的。』敖寧說。

25歲的敖寧參加工作才兩年,言談間依舊保持著學生氣息。戴著黑框眼鏡的他,說起話來不緊不慢。但就是這位身材瘦弱的小夥,陪伴著母親抗癌6年,靠自配的『抗癌藥』,兩次將母親從死神身邊拉了回來。

上大一母親肺癌晚期

這幾天,因為自己配藥救活了兩次被醫院下病危通知書的母親,敖寧在網上紅了,他的電話一天到晚響個不停。有媒體想採訪他,有人想捐錢給他,不過對想捐錢的好心人,敖寧在表示感謝的同時都拒絕了,因為他還年輕,還可以奮鬥。

事情還要從他上大一說起。2011年10月,敖寧剛到大學參加完軍訓,他給遠在遼寧省的父母打個電話,和母親聊了幾句,母親的聲音有些虛弱,在電話中還不時咳嗽。敖寧隱隱感到母親身體不是很好。但父親告訴他,母親的身體並無大礙,只是得了胸膜炎,吃點藥,過一陣就好了。敖寧當時對此事並未放在心上。

過一段時間,敖寧再往家中打電話。他父親說母親在忙著,不方便接電話。敖寧隱隱感覺到父親可能有些事在瞞著他。在他的追問下,父親哽咽著告訴他實情:母親的肺部發現了癌細胞,已經開始轉移。

這個消息對敖寧來說就像晴天霹靂。此時,因為他上大學一年學費要數千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母親治病也要花錢,敖寧曾想放棄學業。但他父母都反對,尤其是他母親更是堅決反對。『母親讓我不論如何也不能輟學,要把學業完成。她說,就算她的病不治也一定要讓我把大學讀完。』此後,敖寧只能趁著寒暑假和十一長假的機會回家探望母親。

隨著化療的進行,看著昔日滿頭黑髮的母親頭髮大把掉落。化療有時太疼,即便是堅強的母親有時也疼得發出驚叫,大汗淋漓。看到母親如此痛苦,敖寧只能一個人偷偷抹眼淚。

查論文入群配『抗癌藥』

自從敖寧的母親得癌症後,一家人生活更加拮据。敖寧的母親在生病前是當地醫院的一名護士,每月工資不到4000元,患癌後,敖寧的家快被掏空了,能借錢的親朋都借過了。

兩年的化療並沒有使敖寧母親的病情好轉。2013年,敖寧的母親病情惡化,癌細胞轉移,頭部、盆腔都出現了癌細胞,她人也變得更加瘦削,臉色蒼白。

敖寧和父親帶母親去瀋陽和北京治病,在北京為了掛號站了6個小時,但辛苦等待並未帶來好運。醫生說,母親病情已進入晚期,估計生命最多不超過一年,讓他們回家好好陪陪她。

但敖寧不願意母親等死,他決定做最後的嘗試。每天照顧完母親後,敖寧就通宵達旦上網找論文,查資料,大陸國內的論文他甚至找到了1976年的。中文找完了就找英文的,有些英文資料他不太懂,就請教英文好的同學,甚至加入了一些肺癌病友群,向這些家裡有癌症患者的家屬請教,他們之前吃什麼藥。

『我就按照一些學術專著裡提到的藥物,幫母親配藥,用的藥物有中藥,也有西藥。』敖寧說,在短短一年裡,他查閱了上萬篇中外論文,並走訪了幾十位癌症家屬,為的就是能配出『抗癌藥』。隨著癌細胞的轉移,母親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經常出現休克、昏迷,神志不清。

『沒辦法了,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敖寧每次將藥碗端到母親床頭,他的手都有些發抖。『媽媽,醫生說你的病已經很嚴重,醫院已經沒辦法治,我給你弄了些藥,但是這些藥有很大風險,我害怕你吃了會……』

『沒事,媽願意吃,不管吃下去有用還是沒用。』母親抬起手,然後接過了敖寧手中的藥。敖寧在忐忑不安中度過了一天,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母親的情況竟然慢慢有了好轉,各項癌症指標沒有進一步惡化。

兩次病危通知後救回

『母親的病情現在已經穩定了,還不能說她已經徹底治癒。』敖寧在電話中的語氣已經比一年前輕鬆了一些。實際上,他的嘗試冒著極大的風險,只要其中有一味藥出現錯誤,都有可能帶來致命的後果。

母親在服下他配的藥後,曾出現昏迷,一連幾個小時都沒有動靜,敖寧嚇得要命,在床前不停喊『媽媽』。去年的一天下午,媽媽在喝下他配的藥後,感覺身體舒服了很多,想下床走走。但她發現,眼前一片漆黑。『兒啊,我想下床走走,大白天為啥還關著燈呢?』敖寧這才知道,母親的雙目失明了。母親吃了自己配的藥,病情穩定了,但雙目卻失明了。他一個人哭了一個晚上,大病了一場。

去年和前年,敖寧的母親兩次被醫院下達病危通知書。敖寧只好針對這些情況又配了一些藥,母親吃下去之後,病情又暫時穩定下來。2015年8月母親昏迷那一次,有很多癌症患者家屬找到敖寧,求教抗癌『秘方』。敖寧一五一十地將自己的情況都告訴了對方,這些人拿同樣的藥回去服用,然而並沒有效果。

得知敖寧自己配藥,讓母親活下來了,這一消息也在癌症患者圈中炸開了鍋。但敖寧17日告訴本報記者,具體用了哪些藥品和藥材,他不能公布。『不是我不願意公布這些藥物,而是我一旦公布會誤導大家,會害了大家。』

如今,敖寧在遼寧當地開了一家火鍋店,一邊做生意,一邊照顧生病的母親。敖寧說,他有一個夢想,就是將媽媽的病治好,帶著媽媽來自己的店吃火鍋。

對話
自配抗癌藥救母背後

廣州日報:你母親的身體狀況如何?
敖寧:她的病情現在比較穩定,但遠遠不能說已經治癒。癌症不可能那麼容易治好,不可能一蹴而就的,只能靠藥物一點一點把病情維持住。

廣州日報:接下來怎麼辦?
敖寧:因為病情還算穩定,暫時還不想把她送到醫院,還是用我自己配的藥幫她治療。

廣州日報:沒想過這樣配藥很危險嗎?
敖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當時她的身體指標都急劇下降,要靠打強心針才能搶救過來。藥一停人就可能沒了,當時根本沒時間想這些,只能死馬當活馬醫。我整個人都是懵的。我也知道這樣很冒險,但真的是很無奈,沒有一點辦法。醫生都說不用治了,那我只能做最後的嘗試。每次我端著自己配好的藥拿到我媽面前,我的雙手也是顫抖的,緊張得心都快跳出來了,我也不知道她喝下去會怎麼樣。有時我甚至想,如果她吃下去出了事,我不成了害我媽的罪人了嗎?

醫學門外漢
失明非吃藥造成

廣州日報:你配的『抗癌藥』都是從哪裡找的方子?
敖寧:主要是上網查資料,看之前的學術論文中提到的治療肺癌有哪些對症藥物,還有跟癌症患者家屬請教,問他們用了那些藥,然後加進來,配成我自己的藥。

廣州日報:你以前有學過醫學方面的知識嗎?
敖寧:沒有,我大學學的是無機非金屬材料。對醫學,我是徹底的門外漢,也靠一點點摸索。

廣州日報:母親眼睛失明是因為吃了你配的藥嗎?
敖寧:因為癌細胞轉移到大腦皮層,關於成像方面的神經受到壓迫或損害,她就看不到東西了。神經性損傷是永久性的,不可逆的。

配藥靠運氣
家人陪伴很重要

廣州日報:你母親住院花了多少錢?自己配抗癌藥,成本高嗎?
敖寧:我母親患癌5年多了,家裡的老底都花光了,一共花了應該有六七十萬元。我自己配藥,一個月成本也要幾千元,但跟在醫院治療,那成本肯定是低很多。

廣州日報:很多癌症患者都很關心,你究竟用的是什麼藥治好了你媽媽的癌症?
敖寧:我這個方法真的特別不值得提倡。這個方案是沒有辦法的辦法,無奈之舉,正規醫院的治療才是靠譜的,也是特別重要的。很多有臨床經驗的醫生比我這個門外漢自己摸索出來的方案肯定要可靠得多。我這個辦法能成功,這有運氣成分,老天眷顧,但沒有可推廣性,大家千萬不要學。所以我用的什麼藥真的不能說,說了怕害了大家。因為之前也有人把我那個藥方拿回去照著抓藥,用在其他癌症患者身上,但沒有效果。如果大家得了癌症都不去治,自己去配藥,那真不可取。我真的不想誤導大家。如果誤導了大家,我一輩子都會很愧疚的。

但我有一點心得是,對於癌症患者,家人的陪伴和理解很重要。我在外面上學時,母親臉色鐵青的,我回家陪了她兩個月,臉色就有血色了,陪伴、心情調節很重要。通常說,很多癌症患者是嚇死的,不是開玩笑。

人人都有難處
不需要為母捐款

廣州日報:現在母親治病是不是很缺錢?
敖寧:錢誰都缺,但我想自己做點事,自己來解決。我還年輕,我還可以奮鬥。我應該把這個責任承擔起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處,不能因為我有難處,讓別人用來救急的錢來幫我,這樣特別不合適,我也過意不去。所以,暫時還不需要大家為母親捐款。

廣州日報:開火鍋店也是為了幫母親治病的無奈之舉是吧?
敖寧:是的。我原本大學畢業後的夢想不是開火鍋店。但做生意自由一點,也可以照顧到生病的母親。如果這個生意不行的話, 我再轉做其他生意。我想先試試看,如果還沒有眉目,家裡負擔又比較重的話,我可能就去找一份其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