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生哈爾濱「冰雪之旅」初體驗 雪美、天冷、心暖

兩岸學生共同踏上「冰雪之旅」,圖為合影。

從台灣的零上20度到哈爾濱的零下20度,從滿眼翠綠到『千里冰封、萬里雪飄』,從隨處可見的珍珠奶茶到每個飯店必備的『薑絲可樂』;近日,台灣的31位青年大學生『飛過』2000多公里來到哈爾濱,參加由北京市台灣同胞聯誼會主辦的冬令營,和部分在京台籍大學生及在台陸生共同踏上『冰雪之旅』。

滑雪:身未動、心已遠

根據台灣網報導,1月16日,當飛機降落哈爾濱的那一刻,台灣學生便開啟了他們的『冰雪之旅』。走出機場,嚴寒和滿地積雪同時『襲來』,或許是鮮少見到的雪讓學生們『熱了』,都直言『感覺還好,不怎麼冷』,當得知第二天能去滑雪,瞬間炸開了鍋『真的嗎?好期待』。

大敞著外套,平穩的從滑雪場『中級道』滑下,從容的身姿讓人覺得他是一位『老手』,而台灣真理大學的林建鋐嘴裡說的那句『我第一次滑呀』讓人驚呆。『感覺滑雪真的很簡單,我就在坡緩的地方練了練,就直接上了中級道,滑了三次,也沒摔跤,還挺好玩的』。至於敞開的外套,林建鋐直言,真沒覺得多冷,而且滑雪的時候一直都挺熱。

和林建鋐的從容相比,大部分學生都覺得滑雪沒那麼簡單,普遍的都摔了『大屁墩』;雖然『技術』差異挺大,但大家都對滑雪讚不絕口。台灣南華大學的賴鬱茲就說:『這是我第一次滑雪,一直都在坡緩的地方練習,摔了兩跤,初級道也沒敢進,但我還是覺得很爽,希望有機會能再次體驗』。

走進林場、雪鄉:賞雪、踏雪、打雪仗

滑雪結束後,學生們走進了林場、雪鄉,『冰雪之旅』迎來了另一項『必修課』:賞雪、踏雪、打雪仗。

當『奶油』般潤滑、細膩的雪景出現在學生們眼前時,大家都快『瘋了』,手機、相機齊上陣,能拍多少算多少。台灣世新大學學生楊子宜說,第一次見到這麼美的雪,也是第一次見到了正在飄的雪花,而且還是不可思議的六棱狀。

動輒50公分厚、淹沒膝蓋的雪,刷新了台灣學生對雪的『認知』。台灣南華大學的秦昭禮說:『第一次看到這麼厚的雪,當我踩到深、軟的雪裡時嚇到了,感覺整個陷進去了,沒到膝蓋,而且雪直往鞋子裡鑽』。秦昭禮說,這樣的雪在台灣根本看不到,如果下次有機會再玩這樣的雪,一定會換身『裝備』,讓雪不再『跑』到鞋子裡。

拍足照、踩完雪,雙手暫時得了閒暇,不知是誰,率先朝人群裡丟了一大團雪,『雪仗』就打起來了。人群很快散開又很快聚攏,『攻擊』對象由熟人漸漸擴大到所有人,『戰鬥』由『目標戰』變為『混戰』,學生們一路跑著、笑著,累了一起坐下休息、聊會天,不知不覺中熱絡起來。

冰雪大世界:冷哭VS美哭

來了哈爾濱自然少不了去『冰雪大世界』看看,一塊塊晶瑩剔透的冰塊壘成兩、三層樓高的『冰堡』,當夜幕降臨,在燈光的作用下,一座座『冰堡』五光十色,美崙美奐。『冰雪大世界』地面較滑,學生們不敢跑跳,卻一直忍不住拿出手來拍『冰堡』,很快便感覺到冷。

台灣東吳大學的朱蕓萱說:『這裡美哭了,也冷哭了,真的太漂亮,好想一直呆在這裡,』她還開玩笑說想嫁到哈爾濱,這樣就能常看到美景。

『盡心』陪伴得讚美:溫暖又貼心

在『三九』天裡,把習慣了溫暖氣候的台灣學生組團帶到哈爾濱是個很大膽的決定,北京市台灣同胞聯誼會的相關工作人員說,我們真的很想把東北的冰雪美景展現在台灣學生面前,因此事先做了大量的工作,大到行程路線,小到吃飯喝水,我們都做了細緻安排。

北京市台聯的『盡職』也被台灣同學看在眼裡,記在了心裡。秦昭禮就說:『我是第一次來大陸,一開始有點怕,怕自己不夠暖和,但來後發現所有陪伴我們的人都很溫暖,有什麼問題、需求,都能隨時得到幫助,他們就是我們的「暖寶寶」』。

秦昭禮的同學,台灣南華大學學生胡芯婗也說,這次陪伴的人真的很溫暖,雖然天氣很冷,可是大家都『暖在心頭』。

美好的相識是相互瞭解的開始。胡芯婗表示,自己一直對大陸很感興趣,這次到哈爾濱感覺很棒;希望以後這樣的兩岸交流活動越來越多,透過這樣的活動,透過參加活動的人,拉近兩岸民眾的距離。

臺灣學生哈爾濱『冰雪之旅』初體驗:雪美、天冷、心暖
學生們在雪地裡拍照留念。

臺灣學生哈爾濱『冰雪之旅』初體驗:雪美、天冷、心暖
學生們在雪地裡拍照留念。

臺灣學生哈爾濱『冰雪之旅』初體驗:雪美、天冷、心暖
學生們在『冰雪大世界』自拍。

臺灣學生哈爾濱『冰雪之旅』初體驗:雪美、天冷、心暖
學生正在拍『冰雪大世界』裡的『冰堡』。

臺灣學生哈爾濱『冰雪之旅』初體驗:雪美、天冷、心暖
圖為雪鄉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