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絕口不提人權 稱要將伊斯蘭從地表上清除

伴隨川普的上任,還有一張圖紅了。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左圖是川普的就職典禮;右圖則是2009年歐巴馬的。前者人山人海,後者則略顯冷清。

大約是史上最具不確定性的美國總統川普,終於正式就任了。現場什麼樣?川普的演說有什麼特點、透露出什麼信號?身在美國現場的島叔跟你好好講講。

根據新華網報導,島叔就在現場。總體感受是,冷清談不上,人或許確實少於以往,但也實屬正常。遙想歐巴馬當年,美國社會還不像現在這樣分裂,那時他得到的支援必然多於川普。而在大選中落後希拉蕊200萬張選民票的川普,雖然因為選舉人制的規則,因在各州『贏者通吃』而最終獲勝,但自然有很多人對他不滿:比如沒出席典禮的民主黨政要們。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不受歡迎。原因簡單,就是美國社會的分裂。兩派人,對半分,他如何能像前任們那樣受歡迎?

而這個分裂,也無法怪罪於川普。他不過是分裂的體現而已。

在現場,有許多戴著紅帽子的川普支持者,大家都是從美國各地趕來的。我遇到了兩個美國小夥子,一個是來自於波士頓,一個是北卡羅來納州的,都在軍隊做事。上前攀談了幾句,能感覺到他們內心的激動。在這兩個年輕人看來,川普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他們堅信他能夠『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讓美國再次強大),對於未來,他們感到樂觀,充滿希望。

然而,這樣的聲音卻很難見諸於媒體。說到底,美國媒體還是被建制派把控的,他們直播了大半天,卻沒有人採訪這些川普的支持者。


CNN直播中心。

示威

至於示威人群,也是存在的。但是感覺是很平靜,大家就是坐在那裡,拿著牌子在聊天。當然,部分地區也有衝突發生,警察放催淚彈和辣椒噴霧。總體來說,和當年的『佔領華爾街』差不多。美國人並沒有說這個總統是非法的,只是部分人覺得不代表自己而已。明天,還會有一個百萬人大遊行。總有些情緒需要發洩。

不過這些遊行,包括一些彈劾的輿論,可以說是民主黨的戰術。他們這次輸得很不服氣,還是想著過兩年、四年能夠再把權力奪回來。所以說,遊行也是為以後聚集能量,從今天開始就不讓你以後能夠舒舒服服的執政,順便擴大、夯實自己的群眾基礎,四年之後還是一條好漢。

關鍵字

要解讀川普的就職演講,我們還要看七個關鍵字:『強壯』、『富有』、『自豪』、『安全』;『自由』、『民主』、『人權』。

前四個詞在講稿結尾,是川普心中所望;後三個詞,沒有出現在講稿中,是川普心中所棄。

先看前四個詞。

自一年多前參加選舉以來,川普反覆強調要『讓美國再次強大』,要『美國優先』。那到底怎麼樣讓美國再次強大?他在今天的演講中給出了四個指標。

所謂『強壯』,強在軍事。在川普看來,美軍的力量還有待提高。再是『富有』,一如其一貫主張,川普想要將工作崗位帶回美國,讓國民更富有。國富兵強,國民榮譽感、『自豪』感自然提高。『安全』這一項,則是針對極端伊斯蘭主義—川普聲稱,要『將他們從地表上清除』。

川普曰:凡此四條,定要讓美國再次強大。

有人說,川普的『讓美國再次強大』、『美國優先』,是在搞民粹主義。這個帽子或許扣得有點大。他其實是很現實的,就是說要把美國變得富強起來、安全起來,這跟大部分國家政府的想法是一致的。至於『美國優先』,過往的總統們也這樣想,把美國利益擺在首位,只不過他們有自己的說辭,沒有赤裸裸的表達出來。


川普演講單詞雲圖。

破三舊

今天的演講,完全沒有提到『自由(liberal)』『民主(democracy)』還有『人權(human rights)』。

這樣的情形,幾難見到。要知道,二戰以後的自由主義秩序,核心就是自由、民主、人權。冷戰以來歷屆美國總統,莫不提及。然而就連西方政客常挂在嘴邊的『自由世界』,都在川普說要對抗極端伊斯蘭主義的時候,被用『文明世界』取代。

川普故意的『遺漏』,自然也在美國引發熱議。學者們說,不得了,這麼多年,頭一遭,美國總統沒有講自由世界。左派們怒道,川普你境界太低,理想太不崇高。川普聳聳肩:我就是對『自由世界』不感冒。

說起來,二戰後人們建立『自由秩序』,是為了避免重複戰爭的災難。但或許走過頭了,把這些概念捧得太高了。川普心想,我要撥亂反正,搞點實際的,於是回頭關注國內的問題去了。

說來好笑。蔡英文今天發推特祝賀川普就職,套個近乎,張嘴就說是『民主將美國和台灣聯繫在一起』。然而川普同志壓根對這不感興趣,在這種定基調的就職演講中提都沒提這詞兒,熱臉貼了冷屁股,你說尷尬不尷尬。蔡總統不知道,人家川普的心裡呀,全是美國人的工作。

轉折

仔細琢磨一下川普在演講中的表態,他這是要搞大事情。

自二戰到現在,美國一直在執行『自由霸權(liberal hegemony)』或『世界之首(primacy)』的戰略,就是要成為不可動搖的霸主。

但川普可不這樣認為。霸主不霸主,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的經濟和安全。我就是要富要強,要安全要自豪。至於手段嘛,嚇唬你、威脅你、欺騙你都會有,都是為了強大我。至於價值觀,我也不會強加給你,每個國家都有權將自身利益放在優先位置。

美國很多政客,都陷入在之前的框子裡了,認為霸主之位不可放,美國必須是世界之首。對於崛起的國家,他們考慮的是,你會對我的霸主地位產生什麼影響。

川普則不然。他考慮的是,你對我國內的這些工作崗位、對我的經濟、對我的安全產生什麼影響。你強大也好,衰弱也罷,只要你不影響美國的富強,你就是要做霸主,我也不管。這就讓他和前人變得不一樣,也可以說美國的大戰略正在經歷一個改變。


大陸

大陸崛起,在川普的前任們看來是個威脅,但在川普看來,卻既可以是一個威脅,又可以是一個幫助。把美國人的工作搶走了就是威脅,給美國帶來就業,讓美國變得更加富有和安全就是幫助。

這就為中美合作預留了許多空間。有評論認為川普演講中的『買美國貨』和『雇美國人』,是搞貿易保護主義,與大陸支援的全球化、自由貿易是有衝突的。其實未必。

川普並不在乎『全球化』、『自由貿易』這些名稱和標籤。他的態度就是,只看結果。他是個很看重裡子的人,之前美國的政府卻是看重面子丟了裡子。只要增加國內工作崗位,那不管叫什麼都好。叫全球化,他也不會反對。

當然了,美國國內的很多問題,並不是全球化帶來的,而是其自身政策問題。這道理川普也懂,只是為了給自己支援者信心,所以,有些話他還是必須要說的。

如此而言,中美之間有很多機遇,比如在談的雙邊投資協定,還比如說要幫助美國創造100萬就業崗位的馬雲。

很有意思的是,川普還在演講中提到要『建立新的聯盟』。美國的傳統盟友是西方國家,新的是誰?說不定就是同俄羅斯和大陸。雖然咱們國家是不結盟的,但是這件事也側面說明,大陸與美國關係未來還有很大提升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