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投大咖說:創業者應該找回冷靜 成為寒冬之中的獵鷹

風投大咖說:創業者應該找回冷靜。

挖掘資本觀點,把握創業趨勢。

農曆新年也馬上到來。想必很多創業者已經對新的一年有了自己的目標和計劃。風口上的風往哪裡吹呢?如何去拿到投資呢?哪怕接近年末,這兩個問題也一直徘徊在每一個還在路上的創業者心頭,然而資本熱潮退卻之後,投資人對創業者的要求也變得更加苛刻。在嚴酷的創業環境之下,投資人們更期待的是,在寒冬中如同獵鷹一般的創業者,抓住機會,快速執行,不玩套路。

根據台灣網報導,新的一期創頭條(Ctoutiao.com)智庫欄目《風投大咖說》為大家帶來了一些投資對未來趨勢的判斷,和他們是如何發現『獵鷹』一般創業者的邏輯。

投資人談趨勢:

對於未來的投資趨勢,人工智慧和VR等方向在受到熱捧的時候,各方也是爭議不斷。如何落地才是投資人們更加關注的事情。而企業服務作為未來熱門趨勢,也已成定局,玩法如何,還有待大陸創業者們開發。

360董事長周鴻禕:VR內容為王,人工智慧仍需培養

此前,360董事長周鴻禕在央視節目中談及為何投資方向時,就提出,大家不投直播是對的,因為已經有太多的公司了。再出來新的公司,沒有產品和技術的創新,只是想重複前面已經先做的直播公司確實不成。

『因為市場已經飽和,沒有創新了,而大陸人最善於什麼事,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比如團購,千團萬團,無數的公司在重複拷貝,這沒有價值。』

周鴻禕認為,VR代表了方向。最重要的是內容,內容為王,沒有好的內容大家為什麼買VR設備,所以VR今年還需要培養。

人工智慧領域則是泡沫和風口同時存在。周鴻禕說,一定不能抽象的投人工智慧,人工智慧一定要和交通或行業相結合,建議大家多注意IOT領域。

春曉資本何文:SaaS領域對標美國的方法已失靈

目前,一些SaaS領域的創業者正面臨著不少的考驗,一方面做業務很困難,市場環境在變差;另一方面,投資人的耐心也沒有那麼好了,投資熱度在下跌,要求更合理的估值和更快的變現。

如今有不少SaaS領域的創業者和投資人在實際操作當中,還是想著完全對標美國同類企業的發展狀況。雖然SaaS在美國發展了10年,上市公司的增速在28%~30%左右,也有一批像Oracle、SAP、IBM的老牌企業,市值總和超過3800億美元;新銳企業像Sales Force,規模做得也很大;這就很容易讓人認為在大陸只要做同類產品就可以了。之前,這個思維路徑可能還很奏效,但現在可能就要徹底失效了,因為以大陸互聯網企業的拼勁,使得我們在一些領域已經跑在了美國的前面。

大陸在SaaS領域的現狀確實和美國2009年的時候很像,但我覺得還是要根據情況具體分析,否則一味地進行移花接木,很容易水土不服。

對於SaaS領域創業,創業者不僅要分析國內外的異同點,也要注意把握大的風向和階段。我覺得大陸未來經濟的增長來自於技術創新和制度創新的紅利 ,其中制度性的創新將釋放出非常多的紅利。

當一個行業中觀念老舊的、效率低下的企業被淘汰時,可能就能迎來整個SaaS的高潮和拐點,但由於行業的性質不一樣,所以沒有人能確定這個拐點什麼時候到來,但可以明確的是進入這個行業的機會至少還有10年。

火山石資本創始合伙人章蘇陽:IoT和人工智慧的時機真正到來

『我們堅信,在三五年以後,所謂的IoT,我們翻譯成物聯網,一定有大機會。』章蘇陽在此前出席的活動之如此力挺IoT。

以前IoT沒有太大機會,首先是因為沒有通訊設備保證它的實施。現在,世界上跟網路連接在一起的設備有多少?目前是70億台,但它們基本上是通過WiFi、藍牙連接的。幾十公尺內要連網路,原來都用ZigBee,ZigBee更小,每秒鐘只能傳幾百比特,現在藍牙5.0過來了。

到明年上半年,基本5G的所有連接通道都會實施。還缺的是,在這些通道上,構架更高層的大網。這個大網裡必須要有安全機制。因為當世界上有860億的東西相連時,沒有一個安全機制的話,全會亂掉。

另外,人工智慧發展非常迅速。在技術逐步完善之後,這些都會變成非常常規的應用。到明年,我估計沒有人會稱自己是互聯網公司了,那就相當於說你這個公司已經用軟體管理了,感覺你有毛病,現在誰不用軟體管理。

投資人談破局:

眼下,仍然有為數不少的創業者還在跟投資人講什麼風口、情懷之類的東西。然而卻忽視了商業的本質和資本的核心。

對於風口,北極光鄧峰說:『大家可能在問2017年的風口在哪兒,其實行業界的人大家慢慢也不太關注,特別是做早期的投資我們不太關注風口在哪兒,風口到的是退出的時間,其實你希望在風口來之前就把布局做好,投資不能看風口來了再投資。』

就像周鴻禕所說:那些都是上流社會的東西,創業者要講人話!如何回歸商業本質,如何產生真正的價值,才是合格的創業者應該去考慮的事情。每一個優秀的創業者,在投資人眼裡,都應該是一隻冷靜的獵鷹。

拉卡拉孫陶然:創業者不要追求高估值

融資只是發展公司的開始,融資到位是創始人一場新考試的開始,這時候,高估值相當於自己給成績設定了高標準,自己把自己放到火上烤。原本做到90分投資人和創始人就都很高興了,因為把融資估值提高了,原本的90分很可能就變成了60分,讓大家都若有所失。

而且,虛高估值會嚇跑優秀的投資人。優秀的投資人不會認同虛高的估值,甚至不會認同虛高估值心態的創始人,接受高估值的往往是次優秀甚至不優秀的投資人,他們因為搶不到更好的投資機會,甚至是因為不懂和不專業,才會接受被虛高的估值。這樣的投資人進入公司,對於公司的長期發展是有害的,企業發展一帆風順時還好,一旦遇到大風大浪,不優秀的投資人對企業的發展的危害必然會顯現,而企業發展遇到大風大浪又是必然的。

企業的發展必然會需要幾輪融資,本輪融資的虛高也為下一輪的融資制造了障礙。已經虛高的估值,很難找到『接盤俠』,一旦下一輪融資融不到,企業的發展也就陷入了困境。如果下一輪打折融資,不但要補償本輪投資人,名聲也不好聽,而且投資都是『追漲殺跌』的,越是打折越是融不到錢。

周鴻禕:創業者在寒冬裡更應該找回冷靜

周鴻禕說,創業並不會因為錢的增多,而成功的概率增加,最後只有百分之幾的比例的公司才能殺出來。

熱的時候拿錢成本更低,帶給大陸市場一個怪現象,大陸的創業成本比硅谷要高,包括大家都拿到投資時,很多惡性競爭、過度競爭,砸錢燒錢砸廣告。

當年O2O把免費理論用到極致,免費送水果、免費吃午飯,給人民生活帶來了一定程度的提高,但把投資人的錢給糟蹋了,反而讓真正創業者過度競爭。

周鴻禕指出,創業熱的問題是,太多的媒體和創業者互動,變成自High,全部變成像炒股一樣快進快出,對企業期望過高,恨不得一年創業,兩三年上市。

『熱會帶來很多問題。大陸不缺這些錢,很多人投資也沒有地方,不用數量去衡量……在熱的時候給大家補水,冷如果能夠讓大家冷靜。』周鴻禕這樣總結。

源碼資本曹毅:創業難度在加大,想成功需要更強的leader和更多資源

想必大家都可以感受到,創業難度在加大,尤其是科技行業。不管是進入門檻還是最後的成功難度都在增加。

可以看到,在互聯網創業的前半場,很多是在純流量、純用戶的領域做產品創新與運用創新,比如遊戲、社區、廣告網路等等。但是更大量的機會在互聯網改造傳統行業上, 因此『互聯網+』的要求是更高的。

與此同時,競爭的要素在增加了。除了團隊要更多元,能力更完整之外,需要外界更多資源的配合。 現在打仗需要伙伴和陣營, 在不同時期都聯絡到好的資源,助力自己更上一個台階。新創業者需要用更先進的工具,把業態重新組織。

曹源認為,CEO的學習能力是最主要的。現在資源的流動性越來越強,好的資源還是願意跟善於利用資源的人合作。如果他年輕但是學的足夠快,不斷拓展他的邊界,在較快時間內彌補經驗,就不是問題。有經驗的人也需要更新他的經驗,更新的速度也不見得比新長出來的更快、更準。創業環境之下對leader的要求是多了,重要的是他有極強的學習能力,開放的心態,和強大的內心去接受新鮮的事物變化帶來的衝擊和挑戰,這和年齡沒有必然關係。

啟迪創投合伙人薛軍:創業者要心存敬畏

『作為創業者要有很好的心態,首先心存敬畏。』薛軍在創復大陸總決賽上對創業者們說。

他認為現在大陸的創業者並不缺少勇氣,但是因為太浮躁了,缺少更多是敬畏。

創業者既要能說還要能幹,綜合能力造勢、專業能力賺錢。大陸永遠不缺忽悠的人,但特別缺踏踏實實悶頭幹事的人。從創業來做生意的執行力是所有的基礎,執行力是一切。目標要遠大,但是你去落實這個目標的步伐和步驟永定要堅實和相關。許多創業者會對投資人說,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賺錢,所以需要融資,跟投資人一起探索投資的模式,這些話都有道理,但絕不能掩蓋、忽視說公司到最後是不賺錢的。你可以爭論上京東到今天不賺錢,但仔細看京東財務報表可以找到它們靠什麼賺錢。

到頭來,商業的本質是一樣的,一定要回答如何賺錢。創業者要學會敬畏,不僅僅要尊重資本的力量,要更加敬畏市場,敬畏社會,要對整個世界都心存敬畏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