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洋媳婦過中國年 丈夫家不富裕但很快樂

潔西卡與老公明傑。

美國媳婦跟著老公回漁村過年是什麼場景?來大陸6年的英語教師傑茜卡用一篇春節日記講述了她在湛江的經歷。

根據中國日報網報導,傑茜卡是北京一所國際幼稚園的英語教師,來到大陸已經6年了。去(2016)年她同相戀近5年的男友明傑結婚了,正式成為一名大陸媳婦。今(2017)年春節,她首次以明傑妻子的身分回老家過年,當美國女孩遇到大陸式大家庭,會發生怎樣有趣的事情呢?下面是傑茜卡的春節日記,不妨來瞭解一下吧。

傑茜卡的日記:

我的婆婆在室外廚房大聲喊道:『家梅(音譯)!』 『家梅』是雷州話,吃飯的意思。湛江地區都講雷州話,而這句是我唯一熟悉的雷州話。慶幸的是,我丈夫的親戚大都可以說普通話,因而我跟他們交流也不是什麼難題。只有他的小侄子們聽不懂我講話,他們要等到上幼稚園才學習普通話。我丈夫的英語水準很好,比我的中文水準要高,所以每當我無法用中文表達自己的意思時,他就會成為我的私人翻譯。

這是我第四次跟他回老家,不過作為他的妻子,這還是第一次。去年在返京的前一天,我們領證結婚了。時間緊促,我們倆只是喝了一杯白酒慶祝一下,周圍人都恭喜我們。通常我們從北京回湛江老家都要坐慢車,37個小時的臥鋪。今年由於工作原因,我們兩個人分開回家。他比我早回去一周,依然乘坐火車;而我則第一次乘飛機回湛江。對我來說,4小時遠比37小時好受得多。

飛機在湛江那狹窄的跑道緩緩著陸,而我的春節假期就這樣開始了。下飛機後,撲面而來的是溫暖而略帶微風的新鮮空氣,讓我真想在這待上幾個月。我真的受夠了北京那寒冷又乾燥的氣候。4個小時竟然發生這麼大的變化。我的丈夫在機場迎接我,之後我們一起到公車站等車,期間有幾輛黑車司機過來問我們要不要乘車。

當我丈夫告訴他們我是他的妻子後,他們的回答通常是一句拖著長音的雷州話『哇』。公車來了,車身也就是北京公車的一半大小,我們上車回家了。

這裡是漁村,因此我們吃的每頓飯裡都有螃蟹、牡蠣/蛤、魚或者蝦等。我在美國中西部一個小鎮長大,童年並沒怎麼吃過海鮮。如今我依然不太能適應吃海鮮,儘管牠們都是從島上面鮮活抓回來的。許多人可能認為我瘋了,因為我通常吃的並不多。說實話,有些海鮮我喜歡吃,但有些確實不喜歡。如果吃太多海鮮,我還會生病。我丈夫卻不一樣,他吃起海鮮來,就像一個無底洞,能吃個不停。


傑茜卡和『病號』母雞合影。

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都非常繁忙。每次我們回到老家,都要去他家租用的島上幫忙。這個小島叫南屏島,方圓10公里,無人居住。只有養殖魚蝦的漁民們會前往該島。除了魚蝦,島上還有很多其他動物,如野山羊、牛、雞和貓。此外島上還有幾處小棚屋,方便漁民們在島上過夜、休息或做飯使用。

我和丈夫常常跟隨他的弟弟和妹妹到那裡去烤雞吃。我們可以隨處走走,享受新鮮的空氣和美麗的風景。有一點很令我感到驚奇,沿著沙灘散步,總能發現好多鞋子。我們沿著沙灘散步時,丈夫會隨身攜帶鏟子和網,這樣我們就可以挖沙蟹、牡蠣和蛤蚌了。晚上我們將收獲的海鮮帶回家,那就是我們的晚餐了。在南屏島的沙灘上觀賞日落,算得上我和丈夫的一個小習慣。

說到家庭傳統,在除夕夜的午夜,我丈夫會點燃鞭炮,而客廳的燈也要開上一整晚。從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元宵節,我丈夫都會在客廳燒香,此外還要將橘子和大米作為祭祀貢品擺在桌子上。

新年第一天,我和丈夫會去當地的廟裡拜一拜,祈求一年的好運氣。然後我們要去他祖先的老宅祈福,並且在門的上端和兩側貼上紅對聯。接下來的一周,我們要到不同親戚家裡聚餐,比如他外婆家、表哥家。我丈夫來自一個大家庭,家裡還會舉辦一次超大規模的聚餐,每年都有超過40人一起吃團圓飯。所幸家中已有很多孩子,因而他的家人並未催著我們要小孩。

春節假期即將結束,我們也要返回北京,重新回歸日常工作。在離開之前,我們拍了幾張全家福。原本我站在一旁觀看,但是我丈夫伸出手對我說:『你也一起來拍照吧。』『這應該只是你家人的合照,』我回答說。他看著我說:『你就是我的家人,我們是一個家庭。』聽到這句話,我的心一下子融化了,我站在他身旁,他摟著我的腰,拍下了這張全家福。就這樣,又一個春節過去了。我和他家人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我也開始真正感覺到,我可以稱他的家人為我的家人,把他的家當成我的家。

過去4年裡,他的家人對我非常熱情,他的父母待我像親女兒一樣,這種感激之情我無以言表。我在大陸已經生活6年多了,現在我可以毫無疑問地說,春節是一年中我最喜歡的節日之一。整個假期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儘管丈夫老家的人們生活並不富裕,但他們非常快樂,他們不為村外那些複雜的事情所困擾,他們只關注生活本身。我們如此關注世界的動態,而他們卻絲毫不清楚或者不在意外面究竟發生了什麼。


傑茜卡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