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便利店 將成為共用單車後資本湧入的下一熱土

一家名為「便利蜂」的便利店在中關村地區集中出現。

一家名為『便利蜂』的便利店在中關村地區集中出現,五店齊開,氣勢非凡,開業折扣引得不少白領聞訊而來。『便利蜂』的主色調選擇了橙色,上一次中關村刮起『橙色風暴』,還是摩拜單車的時候。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傳承的不只是顏色。有媒體預言:便利店將是共用單車之後資本湧入的下一熱土。『便利蜂』即是第一批玩家,其創始團隊最初從7-11集體離職後創立鄰家便利店,現又集體『出逃』創立『便利蜂』,而『便利蜂』背後主導者正是前去哪兒網創始人,離職後創建斑馬資本的莊辰超,『便利蜂』是莊辰超進軍『新零售』的一次試水,媒體報導,莊辰超未來有意投入30億(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新開超過1萬家店鋪。

與幾年前創業者試圖用O2O的『互聯網思維』一擊制勝顛覆便利店不同,就像其他領域對線下渠道的珍視,可能來臨的便利店熱潮,似乎更看重線下店鋪擴張後產生的網路價值。

當然,互聯網要素依舊惹眼。不大的『便利蜂』店面二維碼隨處可見,時刻提醒客人最好的購物方式是下載自家APP自助掃碼結帳;門店提供在線下單到店自提服務及周邊300公尺配送;銀科大廈店設有二層就餐區(不過得站著吃),其他陳設與普通便利店並無明顯不同,關東煮和便當也是相似的味道。

在一個渴望與舊事物迅速揮別的時代,有人覺得,城市年輕中產階級的喜好,成熟後『複製黏貼』的速度,多元化服務帶來的網路價值,都讓便利店可能成為所謂『新零售』概念的受益者。

便利店是風口麼?如果是,風,又將往哪個方向吹?

人們需要便利店

必須承認,相比傳統百貨和大賣場,即便在電商的猛攻之下,這兩年便利店的『小日子』也過得不錯。大陸連鎖經營協會發布的《2016年上半年中國便利店行業經營情況簡報》顯示,2016年上半年大陸便利店行業73.8%的企業實現銷售額同比增長,同比增長10%以上的企業佔比達到38.1%。另一資料顯示,2016年大陸便利店市場規模可能達到了1000億元,增速在15%左右。

便利店的發展與經濟環境息息相關。通常經驗是:當一座城市人均GDP達到6000美元,即可孕育出便利店業態;當人均GDP達到1萬美元,這種業態將會井噴。若真如此,至少從理論上,大陸一線城市已達到發展便利店的好時機。

更直觀的比較來自鄰近的日本。業內通常按每3000人能夠支撐一家便利店估算:在1.2億人口的日本遍布了5萬家左右便利店(以7-11,全家,和羅森居多),在3.2億人口的美國也有15萬家左右,但在13多億人口的大陸,拋去街頭巷尾的夫妻店不算,我看到的資料是,便利店只有不到3萬家,即便在便利店環境最肥沃的魔都上海,大概也是每4000人支撐一家便利店。可能算是業內共識了吧!大陸便利店發展正處於1990年左右的日本。

其實無需參照過多資料,回想一下,你已經多久沒去『逛』過家樂福和沃爾瑪了?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在飛速碎片化,包括生活節奏,時間的割裂將年輕人變成『即時即用』型動物,越來越多年輕人不願再買一箱飲料甚至一袋衛生紙,而更願有需求時順手購買一瓶和一包,他們將便利店視作某種家庭空間的外延(順便一提,對單身狗來說,家庭就是自己一人,城市獨居人口的上升同樣有助於便利店發展),便利店當然樂見其成,畢竟說回到資料,日本便利店與超市市場份額比例大概是54%:46%,大陸這一比例則是一邊倒,大概為8%:92%。

除了即時性,『消費動機』亦不容忽視。如你所知,科技突破之外,中產階級崛起帶來的消費升級通常被視為最大的時代性機遇。這輪消費升級在本質上並非滿足人們『區分階級』的需求,而是『努力工作的饋贈』,文藝的說法是,『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小白領晚上九點下班想買一瓶16.8元的NFC果汁或者果昔饋贈一下自己,憧憬一下自己未來想要的生活,樓下便利店是最好的地方,難道還得去家樂福和大媽排隊嗎?

網路價值可期

當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與互聯網專案不同,經營便利店並非易事,商品管理和服務體系都需精細運營,但如前所述,資本看重的是便利店『複製黏貼』後更大的想像空間。

事實上,相比於其他零售業態,多元化服務一直是縱橫於城市毛細血管之中的便利店的優勢之一。隨便舉個例子,阿里巴巴收購的東南亞電商平台 Lazada 就曾介紹,在信用卡和網上支付普及率很低的東南亞,7-11 就成為線上購物付款和收貨的地方。

更好的例子依舊在日本。日本便利店的公共基礎設施屬性被譽為『國民生命線』—支付水電煤費和保險稅金,ATM,收發快遞,公共衛生間,列印複印,演出門票,照片沖洗…等,日本便利店可提供上千種細碎的生活服務,由此產生的『城市網路節點』價值難以估量。

再舉個例子,甚至早於亞馬遜,7-11就已在美國維吉尼亞州用無人機送了77單貨。直覺便知,借助便利店的網路節點,無人機可滿足便利店輻射區內食品和藥品的速配需求。

至少理論上,一百坪左右的便利店具備網路效應的一切因素,就像『傳真機越多,每台的價值也是越高』,便利店也可將終端網路價值發揮到最大,孕育出比傳統便利店更好的商業模式。

當然了,一切急不得,即使在中關村地區,用『互聯網思維』輕談顛覆的時光也一去不復返了。要知道,『便利蜂』銀科大廈店鋪的上一任主人,正是互聯網餐飲的鼻祖黃太吉,據說它現在過得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