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古代健身達人:蘇東坡愛長跑 陸游長嘯

陸游。

唐朝雄奇,宋朝文弱,說到大唐詩人,我們會想起『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劍俠;而一說到兩宋文士,我們眼前就會浮現出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形象。

根據新華網報導,事實上,宋朝文人並不全是文弱書生,有些人是相當熱衷於鍛煉身體的,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講體力,論功夫,未必遜色於武將。

陸游

長嘯讓陸游擺脫疾病和醫藥 活到80多歲

眾所周知,陸游是宋朝最高產的詩人,他四十歲以前就已經寫了一萬八千首詩(參見《渭南文集》卷27《詩稿跋》),再加上四十歲以後完成並留存至今的兩千多首,他一生當中至少寫了兩萬首詩。兩宋三百年,湧現的詩人比天上的星星還要多,其中有哪位詩人能在產量上超過陸游嗎?肯定沒有。

陸游之所以能寫那麼多詩,首先是因為他有才華,寫得快,其次還因為他活得久。假如他跟初唐詩人王勃一樣短壽,二十多歲就離開人世,就算再有才華,也不可能寫出兩萬多首詩。

陸游活了多大歲數呢?史書上寫的是八十六,那是虛歲,他的實際壽命是八十五。八十五歲擱到今天不足為奇,擱到古代就相當驚人了。宋朝那麼多歷史名人,能活到六十歲的不到一半,能活到七十歲的不到十分之一,能活到八十歲更是鳳毛麟角。在整個宋朝,活過八十歲的詩人只有兩位,一個是楊萬里,另一個就是陸游。楊萬里活了八十三歲,陸游活到八十五歲,所以陸游絕對是宋朝最長壽的詩人。

陸游幼年多病,一生下來就很瘦弱,十幾歲時參加科舉考試,因為病體難支,還沒寫完就交卷退場了。他三十多歲做官,在敕令編定所工作,給李清照的弟弟李迒當助手,李迒不敢給他分配重活兒,因為知道他身體虛弱,不耐久坐。

年輕時身體這麼差,陸游憑啥能活到那麼大歲數呢?憑健身。

陸游是書生,本來手無縛雞之力,可是中年以後去軍營裡當參謀,就開始鍛煉身體、學習武藝了。練了兩年,竟然拉得動兩石的強弓,能一箭射穿天上飛的大雕,還在四川南鄭縣殺過老虎:行軍途中遇到一隻猛虎,隨行的三十個騎兵都嚇得往後躲,陸游這個白面書生單槍匹馬衝上去,一槍就把老虎刺死了(參見《陸游詩全集》卷19《十月二十六日夜夢行南鄭道中既覺恍然攬筆作》)。

到了晚年,陸游騎不上馬,拿不動槍,仍然堅持健身,不過這時候他的健身方式換成了長嘯。

說到『長嘯』這個詞兒,讀者朋友肯定都不陌生。早在魏晉時期,那幫吃瘋藥喝大酒的名士就喜歡長嘯。後來在金庸、古龍、梁羽生等武俠名家筆下,武林高手與人PK,也是動不動就要『一聲長嘯』。

何謂長嘯?像龔琳娜老師唱《忐忑》?像張靚穎老師飆海豚音?像李小龍踢腿時的嘶吼?或者像早上公園裡老頭老太扯著喉嚨喊嗓子?其實都不是。說穿了,長嘯就是吹口哨,但吹口哨卻並不等於長嘯。街上青皮瞧見美女,吹幾聲口哨吸引注意,那是長嘯嗎?絕對不是。長嘯是很高雅、很嚴肅的行為,同時也是很有技巧的養生手段。古人長嘯,不用手指只用嘴,吹得很響,很亮,很長,很有韻律。具體要領有三項:第一,把身體完全打開;第二,深呼吸,聚氣;第三,吹出節奏感,最好按照某個詞牌的調子去吹,一口氣吹半闕,兩口氣吹完整個詞牌。只有達到這三個要領,才能叫長嘯。

很明顯,長嘯有助於增強肺活量,有助於放鬆身心,保持好心情。陸游晚年花一千文買了艘小船,閒時泛舟鏡湖,在船上長嘯;又花一萬文買了頭青牛,閒時騎牛出遊,在野外長嘯;早上起來,他坐在院子裡長嘯:『月淡星疏天欲曉,未妨清嘯倚胡床。』晚上睡覺,他坐在床頭長嘯:『推枕中夜起,獨效孫登嘯。』

長嘯讓陸游擺脫了疾病和醫藥。八十歲那年,有一個醫生請教保健秘訣,陸游寫詩相贈:『玉函肘後了無功,每寓奇方嘯傲中。』這兩句詩意思是說,讀了那麼多醫書,用了那麼多草藥,發現最有奇效的還是長嘯啊!

蘇東坡

東坡先生愛長跑 每天早晨5公里

陸游的母親姓唐,唐氏有一個表舅叫晁補之,晁補之是蘇東坡的學生。換言之,蘇東坡是陸游的表舅姥爺的老師。

陸游的健身方式是長嘯,蘇東坡的健身方式是長跑。

東坡說:『善養身者,使之能逸而能勞,步趨動作,使其狃於寒暑之變,然後可以剛健強力,涉險而不傷。』(《東坡應詔集》卷4)怎麼做才叫善於養身呢?既要能靜,又要能動,既能安於清閒,又能承受勞累,唯有讓身體經常運動,才能適應寒暑的變化,才能身強力壯,而不會輕易倒下。

在寫給朋友程正輔的信中,蘇東坡談到自己的運動習慣:『晨興疾趨必十里許,氣損則緩之,氣勻則振之,頭足皆熱,宣通暢適,久久行之,當自知其妙矣。』每天早上起來,一定要跑5公里左右,氣喘得受不了的時候就慢下來,緩過來以後再繼續加速,跑得頭上出汗,腳心發熱,血脈流通,四肢舒暢,如此這般長期堅持,就能體會到其中的妙處。

倡導運動以健身,並非東坡首創。北宋有一位名叫張方平的大臣,早年舉薦過蘇東坡他爹蘇洵,跟東坡算是世交,此人早在東坡還蹣跚學步的時候就養成了晨練的習慣:『每旦起,即徐步周環約五里所,日以為常。』(《邵氏聞見錄》卷8)每天早起散步大約2.5公里。散步在鍛煉強度上比不上長跑,不過同樣有助於保持身材與身心健康。

聰明的讀者朋友想必已經注意到,蘇東坡在長跑時是很重視『氣』的。這個氣不僅是氣息的氣,同時也是氣功的氣。身為一個沒有經受過現代科學訓練的傳統文人,蘇東坡對氣功很迷信,早上長跑,晚上打坐。怎麼打坐呢?雙腿大盤,五心向天,眼觀鼻,鼻觀心,閉目內視,想像一股氣在從丹田部位向上竄,竄到頭頂再折回來。打坐久了,腿會發麻,站起來活動活動,按摩按摩四肢,接著打坐。在寫給朋友張安道的信中,蘇東坡信心十足的說:『試行此法一二十日,精神已不同,覺臍下實熱,腰腳輕快,面目有光,久之不已,去仙不遠。』練了一二十天氣功,精神面貌已經跟過去不一樣了,感覺肚臍眼兒發熱,腰不酸了,背不疼了,腿也不抽筋了,一口氣上五樓,不費勁兒,這樣一直練下去,離成仙就不遠了。

蘇東坡的氣功心得很像《射雕英雄傳》裡少年郭靖跟全真派掌教馬鈺學內功時的感覺:丹田發熱,肚臍眼兒那裡有一股氣竄來竄去,就跟小耗子似的。事實上,這只是精神催眠所帶來的心理暗示,它能讓人心情舒暢,也能讓人走火入魔,誤以為任督二脈已然打通,中華神功不日即成,真要跟拳擊手打上一架,一樣讓他口鼻躥血。

就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一樣,宋朝也流行氣功熱,傳承至今的所謂『八段錦導引術』、『蛤蟆行氣法』,都是宋朝人發明的。如果刨除其中的氣功因素,它們基本上屬於動作遲緩的健美操,或者更準確地說,更像是大陸人自己獨創的瑜伽術。練練這些動作,有助於活動關節,但就健身而言,不及長跑多矣!

呼家將

呼延贊乃胡人後裔 將冷水浴發揚光大

說過了文人的健身大法,再說說武將如何健身。

看過傳世名畫《中興四將圖》的讀者朋友知道,宋朝武將的身材與現代健美先生差距蠻大,不是肩寬腰細、八塊腹肌的長腿歐巴,而是膀闊腰圓、大腹便便的車軸漢子。這也可以理解,因為武將要的是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勇力,而不是徒具美感的身材。大家可以問問摔跤運動員、相撲運動員或者拳擊運動員,真正能打的壯漢往往看起來未必健美,真正的武林高手往往上下一般粗,瞧著跟水桶似的,但是沒有贅肉,力大無比,跟彭于晏那種花美男比武,一個背摔就解決了。

在傳統戲曲中,北宋武將有兩大世家,一曰『楊家將』,一曰『呼家將』,楊家將代代都是俊男,呼家將代代都是車軸漢子。入宋以後第一代呼家將名叫呼延贊,手中降魔杵,腰間破陣刀,頭上折上巾,每樣都有幾十斤重,加起來將近二百斤,常人壓都壓垮了,而人家呼延贊上馬旋轉如飛,可見力氣之大。

《宋史》卷279《呼延贊傳》寫道:『盛冬以水沃孩幼,冀其長能寒而勁健。』十冬臘月,大雪紛飛,呼延贊讓兒孫們露天站著,用冷水往他們身上潑,目的是希望他們長大以後身體強健。《神雕俠侶》中楊過和小龍女曾經用寒玉床作為修煉內功的輔助工具,據說那寒玉床是古墓派始祖林朝英以王重陽所贈極北苦寒之地數百丈堅冰之下挖出的寒玉製成,初時睡到上面,覺得奇寒難熬,只得運全身功力與之相抗,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縱在睡夢中也是練功不輟,與呼延贊將軍用冷水潑兒孫的原理是一致的。

查《舊唐書》,唐朝前期盛行『潑寒胡戲』,也就是由西域胡人傳到中原的一種娛樂活動,每年十一月定期舉行,活動內容大致是這樣的:一幫壯漢甩掉衣服,上身光膀子,下身皮兜子,排著隊邊跳邊唱,在長安街頭招搖過市,兩旁觀眾拎起水桶,爭先恐後往這些人身上潑冷水,名曰『潑寒』,又名『乞寒』。這是集體狂歡的娛樂,也是供奉天地的祭祀,本來與健身無關,但是客觀上對健身仍有幫助:壯漢洗洗冷水浴,自然更壯。

進入宋朝,潑寒胡戲差不多已經絕跡了,而呼延贊將軍作為胡人後裔,重新將潑寒胡戲發揚光大,去掉唱歌跳舞的噱頭,保留冷水潑頭的環節,用於為兒孫健身,也算無可厚非。用如此嚴酷的健身方式鍛煉孩子,效果應該不錯,但是大家千萬不要輕易模仿哦!冷水澆頭,是很容易讓孩子感冒的,除非您家寶貝的先天稟賦極好,並且還要經過循序漸進的長期訓練,否則絕對適應不了。包括我們成年人也不要輕易嘗試,特別是心臟有問題的朋友更不能嘗試,不然可能會引發心梗。如果非要用冷水浴健身的話,先把身體活動開,再下河冬泳,全身都能得到鍛煉,既提升了免疫力和抗寒能力,又燃燒了脂肪,塑造了形體,效果其實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