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馬沉船獲救女孩:魚不停的咬 喝了男士的3滴尿

性格開朗活潑的楊曜如。

一艘載有28名大陸遊客的快艇,今年1月28日在馬來西亞哥打基納巴盧市前往沙巴著名旅遊景點環灘島途中失去聯繫。當時船上有一對江蘇母女。女兒楊曜如畢業於南京財經大學,在平安產險江蘇分公司工作。母女倆是事故中幸免於難的遊客中的兩位。

根據鳳凰網報導,目前,楊曜如已回到位於南京的公司上班。3月1日晚,現代快報記者隨南財老師們一同來到女孩工作單位看望她,聽她回憶大馬海上那煎熬的33小時。

黑夜在大海裡求生 有魚不停咬皮膚

楊曜如告訴現代快報記者,她今年24歲,從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兩年。她和媽媽是1月26日從南京祿口機場出發,前往馬來西亞。『這是我第一次帶媽媽出遊,沒想到會發生意外。』

她回憶說,1月28日上午9點左右,她們從馬來西亞哥打基納巴盧市前往沙巴著名旅遊景點環灘島。當時船上有28名大陸遊客和3名當地船員。船開出去快1個小時,突然就漏水側翻了。這過程大概就兩三分鐘。大家沒時間考慮,紛紛跳進海裡。『當時感覺海水並不是很涼,因為身上都穿著救生衣,還有5個救生圈。其中一個20多歲船員就把救生圈拴在一起,大家就緊挨著靠在一起。我們以為很快就會獲救。』

然而,從上午10點多,到傍晚五六點,太陽下山了,大家始終沒有等到救援。『我們一直在自救,特別是其中有一個9歲女孩的媽媽,一直鼓勵大家。我們還不停的撥打911、999,但因為地處偏僻,一直沒有訊號。』想了很多辦法都沒用,太陽已經下山,天漸漸黑下來。

楊曜如說,那一夜,她永生難忘。『滿天的星星,空氣特別好,如果是旅行看風景,那一定是非常美麗的畫面,可是那時那刻,大家深處大海,周圍的海水並不是大家想像的蔚藍,而是黑色的。夜里海水變涼,海浪很大,還不斷有莫名的魚來咬皮膚。』

楊曜如說,她身邊的人,包括年齡最小的9歲女孩妮妮都很努力的控制情緒。『害怕,但是體力有限,不能一直哭,因為一張嘴就會喝到海水。』

漂了近24小時 大家陷入絕望

大家相互鼓勵著堅持到第二天天亮。楊曜如回憶說,第二天上午,黑色的海面上風平浪靜,一艘船也沒有,也沒有浪。『只看到海鷗在頭上盤旋。媽媽說海鷗是來救我們的,實際上我們心裡清楚,它們是來找海上浮生物的。』離事故發生,已經過去了將近24小時。大家都已經很疲乏,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心底充滿絕望。楊曜如的媽媽悲觀的甚至連遺言都跟她說完了。

『因為救生衣材質不好,經過海水長時間泡過後,有些救生衣破了,裡面的海綿出來了。第二天中午開始,因為脫水,又不斷的嗆到海水,有的人處於沒有意識的狀態,最後就慢慢死去。』

楊曜如說,她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來自廣州的一家三口。那位年輕的媽媽因為前一天一直組織大家自救,消耗了太多體力。第二天中午救生衣又壞了,她沒有力氣支撐下去。她9歲的女兒妮妮雖然一直很堅強,但也沒能支撐到最後。

等待救援中 喝了男士的3滴尿

楊曜如說,在大海裡不能喝海水,最後就想到一個辦法—喝身邊男同志的尿來維持體力。『我媽媽從包裡摸索出一個口紅,就用口紅蓋子接旁邊男人的尿,每人喝3滴。後來有人問,喝尿是不是很惡心,在那時,對我們來說,那尿是很珍貴的,那是別人捨不得喝,省給我們的。』

自覺有點體力,水性還不錯的年輕人開始向海岸線遊去。『大家心裡都很清楚,不可能再撐一夜。如果太陽下山前,還沒有獲救,大家活下來的機會就很渺茫了。』楊曜如和失去妻女的那個年輕爸爸一起並肩遊出去找船。『我們往前遊時,他突然指著天上兩朵雲,說那邊就是海岸線,就往那邊去。』楊曜如說,遊了一段時間後,她突然看到遠處有屍體漂過來,以為那是自己媽媽。她邊往回遊,邊狂喊『媽媽!媽媽!』直到聽到媽媽的聲音,她才放心。

快到傍晚時,很巧,遠處有一條大船停下看日落。看到楊曜如後,他們又掉過頭去,最終發現了海上聚集在一起的落水者。『媽媽也得救了。』楊曜如這才鬆了口氣,『上船後,我和其他幸存的人緊緊擁抱。那個失去了妻女的年輕爸爸,哭了很久。』

據新華社2月13日報導,『1·28沉船事件』中,20名遊客和2名船員獲救,目前已確認4名遊客遇難,仍有4名大陸遊客和1名船員失蹤。

感覺未來什麼困難都不會難倒自己

楊曜如他們獲救後,住進了當地一家醫院。正月十五,她和媽媽在爸爸陪同下,返回南京。如今,她已經在公司正常上班了。『我和那些一起在大海裡浸泡過33個小時的人,還保持著微信聯繫。在涉及事故的法庭程式方面,還要並肩作戰。』她表示,後來他們才知道那個碼頭是非法的,船也是租來的。『那個公司屬於非法運營,不過,當地刑事量刑還沒結束,賠償問題大概還要等一段時間。』

一向性格開朗的楊曜如還說,『我覺得沒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這是一段人生經歷,未來,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更加堅韌堅持,好好走好人生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