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萬象/涼山「懸崖村」 將被開發成旅遊景區

「懸崖村」曾經是孩子們背著沉甸甸的書包,每天爬藤梯上下學的地方。

涼山『懸崖村』藤梯變鋼梯,當地擬發展旅遊業帶領村民脫貧

根據鳳凰網報導,進出村子都要徒手攀爬17段、落差近千公尺的陡峭藤梯,去年5月,媒體報導讓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勒爾村勒爾社一夜變得全國聞名,這個名副其實的『懸崖村』引起了眾多人的關注。

『進村的路,已經變成了鋼梯!』2月13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再次回訪這裡,村文書莫色子古喜上眉梢。他說,這大半年來,村子裡發生的很多變化令他沒有想到:曾經娶妻困難的村子,短短4個月時間內,就連續有6個姑娘嫁了進來;而在前不久,還傳來了令全村振奮的好消息:村子將進行旅遊開發,打造成為景區。

阿土勒爾村擁有峽谷、溶洞、溫泉、原始森林等旅遊資源,目前,成都一家旅遊集團已入駐,擬投資3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打造『懸崖村—古里大峽谷』景區。以後,村民們不搬遷,在村裡就能實現賺錢的夢想。

道路之變

鋼梯取代藤梯 村民上山少走半個小時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於去年5月攀爬藤梯進村,腳下是千公尺深的懸崖,步步驚心。『小時候上學,爸爸送我下山,會用一根繩子,一頭套在我的身上,一頭綁在他的腰上。』村文書莫色子古說。

『現在進村的路,已經變成鋼梯了。』2月13日,莫色子古告訴記者,原來的藤梯,已經被用鋼管搭建的鋼梯所取代,鋼梯兩旁還焊接了扶手。比起藤梯的驚心動魄,這條鋼管路走起來要讓人踏實安心得多。


原來的藤梯已換成了鋼梯。

鋼梯,是從去年8月開始啟動修建的,州、縣兩級財政共投入了100萬元。11月,鋼梯完工投入使用。莫色子古說,這些鋼管牢牢焊入懸崖,一共組成21段、767級台階。整個鋼梯用了大約1500根、40多噸鋼管,光是固定用的扣件,就用了6000多個。

鋼管都是請村民用人力,一根根背上山的。在修建鋼梯時,莫色子古負責統計鋼管數量、計算人員工資。1.5公尺的鋼管,每背一根工錢10元,6公尺的,則是每根60元。

與原來的藤梯相比,鋼梯是直上直下的,不僅比藤梯好走、安全,還節約了路程。噴了防鏽油漆後,壽命可達10至20年。

莫色子古說,以前,攀爬藤梯上山進村,村民需要1個半小時左右,而不熟悉的外地人至少需要3個小時。現在鋼梯修好後,村民上山可節約半個小時,下山就更快了。

目前,『懸崖村』的適齡兒童實現了100%入學,在勒爾社山上,還建立了幼兒教學點。雖然鋼梯修好了,但為減少孩子們上下山的次數,從2016年秋季學期起,勒爾小學只允許學生在彞族年等重大節假日,以及寒暑假回家,其他時間全部住校。這樣,住在勒爾社的24名學生,每年回家的次數降低到過去的十分之一。

生活之變

村裡喜迎6名新娘 『不好娶老婆』成歷史

在微信上,莫色子古給自己取名為『懸崖之子』,從他的祖輩開始,幾代人就在『懸崖村』扎根。

去年記者在村裡採訪時,莫色子古說,村裡有土地、收成好,但是因為交通問題,村裡的小夥要娶老婆,很是頭疼,要破費一般周折。

不過,這種情況已經發生了改變。2月6日,村民莫色阿果在村裡辦了一場熱熱鬧鬧的婚禮,新娘來自雷波縣。第二天,村民吉巴伍勒也喜迎新娘,新娘來自不遠處的昭覺縣哈甘鄉。

『最近村裡喜事不斷。』莫色子古笑著說,他要收回去年『不好娶老婆』的說法。他算了一下,最近不到4個月時間,村裡的小夥子們,已經迎娶了6位來自外村的新娘。

以前進村要爬藤梯,外面的新娘嫁進村來,需要提前一個月挑選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將新娘從山下背上來。不過,現在不用找人背了,新娘可以自己走上山。『鋼梯修好了,新娘也不嫌棄這裡交通不好了,以後村裡的人會更多,喜事也會更多。』莫色子古說。

思想之變

家門口尋致富門路 從買到山上到賣到山下

去年,通過村民大會表決,村裡成立了山羊養殖專業合作社,目前養了近400隻山羊、80多隻綿羊。村裡還將以補貼的形式,充分利用勒爾社的自然條件,種植核桃、青花椒和臍橙。

莫色子古說,若要說村裡的變化,除了進村道路的改變,最難得的,是村民在轉變思想和觀念,種核桃、種花椒、養綿羊、養蜜蜂……都在努力想辦法找致富的門路。

去年5月,村民俄的長江從山下打了10斤包谷酒,背上山來,請記者品嘗。他說,村裡可買不到酒,逢年過節需要用酒,只有去山下背上來。

『現在想喝酒,不用下山了,村裡就有。』今年,村民莫色拉比看到村裡閒置了多年的燒酒作坊,準備將其重新運轉起來。一個人本錢不夠,他就找到了莫色子子,說了他的這個想法。

莫色子子本來是準備外出打工的,聽了莫色拉比的想法,他說:『先試下嘛,萬一幹成了呢。』於是,兩人正式合夥,開始在村裡釀造起包谷酒。

莫色拉比從老一輩那裡學來的釀酒法子,還是比較成功的,原料就是自家種的玉米,但土灶出酒的品質還不穩定,兩人正在摸索讓酒品質更好的技術。

莫色子古說,相比以前,村民們的想法更為長遠。『以前,都是從山下買了東西背到山上來,現在,大家想的是,如何把山上的酒、山上的花椒、山上的核桃,賣到山下去賺錢。』

發展之變

有山有水有溫泉 在家就能賺到錢

『懸崖村』出名之後,村子該怎麼個發展,怎麼個脫貧,成了需要慎重考慮的問題。

『之前有很多人建議,把我們村子集體搬遷到山下去……』莫色子古說,但是,山下沒有多餘的土地,搬下去後怎麼生活?況且,大多數村民也不願意搬走。

春節過後,莫色子古聽到了一個好消息:村裡要開發旅遊了。說到旅遊,莫色子古來了精神:『懸崖村』及周邊村落物產豐富,這裡還有峽谷、溶洞、溫泉、原始森林等豐富的旅遊資源,好看好耍的多得很。

根據涼山州的規劃,要把『懸崖村』的旅遊開發,放在大涼山旅遊一個重要的布局中來考慮,設計好旅遊發展思路,通過旅遊業帶動『懸崖村』和周邊村落脫貧奔小康。

這兩天,莫色子古還聽說了更為具體的消息:目前,成都一家旅遊集團已和昭覺縣政府簽訂了旅遊開發協定,提出了『懸崖村—古里大峽谷景區』投資開發專案。專案擬投資3億元,分兩期進行,計劃將景區打造成為世界級山地特種旅遊目的地、全國旅遊扶貧示範基地。

莫色子古的消息沒有聽錯。記者從昭覺縣旅遊部門獲悉,根據規劃,第一期專案已經啟動,將建設遊客集散中心、『懸崖村』索道、索橋、古里峽谷棧道、懸崖村體驗險道及其他旅遊附屬設施。第二期則包括勒爾至上級山頂平台的索道,大平台雲頂度假村等。

『如何讓村民致富,是我們一直在思考的。』莫色子古認為,種、養殖,是村民增收的一個方面,發展旅遊,才是『懸崖村』脫貧的關鍵所在。

『我們要打造一個傳統的彞族民俗村落,讓外地遊客順著棧道、索道上來,感受我們獨特的彞族風情。』莫色子古望著村下的大峽谷說,新的一年,希望能看到『懸崖村』的村民們富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