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妝後才能種讓自己「儀式感」滿滿的進入學習狀態

化妝可以不單只是使人變美,也是一種讓自己「儀式感」滿滿的進入學習狀態的方式。

當鄭微的媽媽知道自己的女兒每天出門上課、自習前都要化妝時,她感到十分不理解:『你有必要這麼「作」嗎?』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在北京一所知名985高校讀研的鄭微解釋,很多人認為化妝的主要目的僅僅在於使自己的外在變得更漂亮。『但是對一些女生來說,化妝並不單純是為了追求外表的美麗,這也是一種讓自己「儀式感」滿滿的進入學習狀態的方式』。

『儀式感』是最近網路上的熱門詞語,記者通過網路搜索發現,相關的網頁高達655萬個。根據眾多網路釋義,『儀式感』應當解釋為『額外加上一些耗時耗力耗錢的非必要動作,表達重要性的行為』。

鄭微『儀式感』的經歷,最誇張的要數自己準備考研的那幾個月。

『那時每天要在圖書館8點開門時進去學習,一般7點20分起床,除了正常的洗漱,還要把頭發沾濕打理好,然後打上粉底,拿著早餐出門排隊進館。』鄭微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隨著『大部隊』進入圖書館後,鄭微趕緊找到自己的位置並放下書,然後就會掏出一個化妝包衝進洗手間,用十幾分鐘的時間描眉畫眼塗口紅。

『只有化好了妝,我才能堅持一天到晚在圖書館裡學習,要不我就老覺得自己不好看,想要回宿舍。』鄭微認為,每天20分鐘的『儀式』為她的考研作出了『巨大貢獻』,也是她考到名校的重要『秘笈』之一。

同樣來自北京的大二學生張瑜覺得要做一件重要事情時,也會先化個妝。她認為,化妝的過程就像是一種儀式,讓人靜心,在這個過程中可以漸漸進入工作、學習的狀態。

原來學習也需要『儀式感』?

千奇百怪的『儀式』 只為更好的學習?

說起學習的『儀式』,大學生們的習慣可謂是: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接上一杯熱水,放在書桌的右手邊擺好,再把筆袋放在正前方……楊凱開始了一天的學習。他說:『幾乎每次開始學習之前我都會將水杯、筆袋擺好。如果哪天沒有這麼做的,學習的時候都覺得不太踏實。』

在楊凱的眼裡,學習本身就是一件充滿著儀式感的事情。『在學習之前將需要用的物品按照自己的習慣一一擺好的過程,會讓我調整心態,穩定情緒—學習是一件需要認真對待的任務』。

除了把自己的物品按一定規律擺放整齊,對於一些大學生來說,他們『只能』在咖啡廳學習。

在中國礦業大學就讀大二的周正操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雖然學校有可以學習的圖書館和自習室,但他比較喜歡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學習,『圖書館和自習室太過安靜,學習上遇到一些不會的問題,沒有辦法及時向別人求教和溝通。而且圖書館、自習室的學習空間比較有限,晚去很難佔到座位,咖啡廳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周正操之所以偏愛在咖啡廳學習,還是因為一種『感覺』:每當他去咖啡廳學習,一般都會洗個頭,找一身好看一點、乾淨一點的衣服,這樣的準備方式是每次去咖啡廳學習的標配。『我會在學習時更加專注、更有精神,不會東想西想』。

而對於北京外國語大學的大二學生弗倫來說,聽著音樂學習是從初二就有的習慣。對他來說,邊聽歌邊學習已經成為一種根深蒂固的學習『儀式』。儘管有時聽歌對學習會有一定的影響,但是『因為這些音樂才讓我坐得住,讓我複習的時候快樂一點』。

『儀式感』的背後 原來是對於學習的逃避?

學習本是一件簡單的事,可為什麼在一些大學生的生活中,學習變得如此複雜?

『這可能是一種對於學習本身的逃避吧!因為不願面對學習,才會增加一些「儀式感」讓學習成為必須要做的事。』鄭微說。比如說化妝、去咖啡廳、換身衣服,都是為了讓自己沒有藉口提前結束學習。

周正操每次去咖啡廳學習都會點一杯咖啡。對他來說,這樣會學得比較踏實。『買了一杯咖啡,就感覺買了這一天在咖啡廳的學習時間,不會再想要不要去幹別的了,只能考慮學習有關的事了』。

而對弗倫來說,學習的『儀式感』不僅可以讓自己『直面學習』,還可以躲開中斷學習的藉口和干擾。

『如果我意識到自己被音樂影響了,會改成戴耳塞學習。』他說,『我不喜歡別人翻書的聲音,會讓我覺得煩躁。外界的聲音大概就像聽力考試的時候翻卷子的聲音一樣吧,在思考時會很影響我。』

雖然時常聽音樂學習,但弗倫一直是一個學霸,因此爸媽也從未對他的『儀式感』有過什麼意見。在弗倫看來,只要能學下去,什麼奇怪的『儀式』都無所謂。(應採訪物件要求,除周正操外,其他同學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