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探密/來看看民國時期的護照、彩禮單都長啥樣

浙師大一研究中心收藏的各式文書。

不久前,在金華市檔案館一批館藏民國檔案中,意外發現了25件金華縣清代文書。經有關專家鑒定,其全部為清代真品。一時間,這一發現迅速成為了公眾關注的焦點。

根據人民網報導,本報『浙中周末』版以《市檔案館驚現清乾隆年間文書,館藏檔案歷史前推163年》對此事進行了關注。

而事實上,古代文書背後,還有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上文中曾提到,這批文書的發現者,是一位浙師大教師,這是他在金華市檔案館查詢檔案資料過程中的意外發現。

古文獻研究者的意外發現 揭開嶄新一頁

這位教師名叫李義敏,他的身份是浙江師範大學出土文獻與漢字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多年以來,他所在的研究團隊一直致力於研究中國古代文書。

該中心成立於2009年11月,闢有世界上唯一以『手寫紙本文獻』命名的資料室。主要收藏甲骨金文、簡帛文獻、敦煌吐魯番文獻、域外漢文文獻、宋元以來契約文書以及明清檔案等文獻的出版物,並購藏有近十萬件元代以來的魚鱗冊、契約等公私寫本文書,是目前浙江省內收藏古文書數量最多的研究機構。

這一研究機構還承擔了國家新聞出版重大科技工程專案『中華字庫』工程子專案『手寫紙本文獻用字的搜集與整理』,這是浙江省人文社科領域最大的科研專案。

李義敏回憶說,金華市檔案館的館藏資料數量龐大如浩瀚大海,發現清代契約文書實屬機緣巧合、滄海拾遺。過去人們普遍認為,市檔案館裡可能沒有清代文書。

『我當時在檔案館裡的民國資料中查詢土地歸戶冊,也就是民國時期的土地登記檔案。在歸戶資料中,夾著幾頁泛黃的紙,與民國紙張大不一樣,一看印章,明顯是清代的文書。』再細看內容,真相大白。一層層『挖』下去,足有25件之多。最早一件契約文書是清乾隆十三年的,這意味著,將該館館藏檔案歷史前推了163年,堪稱意外之喜。

這張清乾隆十三年的絕契,在李義敏看來,則有著另一層特殊意義。在《大清會典》、《浙江通志》等史料中,皆記載清代金華縣就已經有官方的『架閣庫』(即古代檔案庫)。但文獻資料中並未說明建庫的時間,『架閣庫』是在清代哪個時期出現的?

乾隆十三年的這一契約文書中,雕版印刷有『金華縣正堂』『架閣庫掛號訖』的字樣。這說明,至遲在乾隆年間,金華縣就已有『架閣庫』了。很有可能要比乾隆年間更早。這件契約文書就有標本的價值。

文書中的乾坤妙趣橫生

在浙江師範大學出土文獻與漢字研究中心的『手寫紙本文獻與古文字』資料室裡,記者看到,這裡展示著各種類型的古代文書:功牌、信票、護照、魚鱗圖冊、歸戶冊、土地契約、分書、訴狀、書信、帳本等。內容是涉及買賣、典當、借貸、雇佣贈送、賠償、租賃、鄉規民約、民事調解等民間生活百態,記載了鄉民與土地、山林、房產、村落、宗族、官府、信仰的關係及其歷史變遷,是了解古代社會經濟民生狀況的珍貴資料。

信票
信票。

近年來,隨著國家城鎮化和新農村運動的大力推進,古村落、古民居在快速消失之中,與之相生相伴的民間契約文書也面臨著湮滅散失的危險。這些文書是不可再生的文化遺產,極待搶救性收集、保護與整理。從2013年7月開始,以浙江省特級專家張湧泉教授領銜的研究團隊多次到浙江中部、南部開展田野調查,並開始系統地收集浙江契約文書。

三年多來,他們輾轉浙江各地,收集民間文書資料,實際上也是一種文物保護的行為。『這些文書經歷了上百年乃至幾百年的風風雨雨,然而卻依舊保存了下來。祖輩留下的寶貴遺產,子孫後代卻未必明白它的價值,隨著老人的去世,有的就將它們隨手丟掉了,十分可惜。』李義敏說。有一次,在嵊州的一個農村,就看到有人把一大卷舊文書丟進了垃圾桶。翻找出來發現,是從康熙初年到民國時期的200多件契約文書。

收集還僅是第一步工作,隨後還將對這些文書進行古籍修復和數字化保護等工序。為配合出土文獻中心的工作,浙江師範大學圖文資訊中心於2014年6月成立古籍修復室,開展契約文書的殺蟲,保存,培訓專業裝裱人員,系統開展修復工作,已初見成效。

近些年,史學研究的重心下移,研究明清時期普通老百姓的真實生活,成為史學研究的熱點。另一方面,由於種種原因,官方史料未必真實,而老百姓的手稿卻往往能真實的反映當時社會的民生百態。從這個意義上說,契約文書的搜集與整理,具有文化保存與學術研究的雙重價值。這便是浙師大要下大力氣開展古文書搜集與研究的原因。

來看一看這些文書當中,有哪些鮮為人知、妙趣橫生的民生?

嫁女禮簿
嫁女禮簿。

這是民國三十六年寫下的一個小本子,執筆人名叫周光榮。那年11月16日,是他女兒的大喜之日。禮薄中詳細記錄了到場祝賀的親朋好友送來的紅包中都有些什麼。共有71個紅包,有人送了一件衣服或一條褲子,還有人送了錢,送『禮洋二萬元』居多,也有親戚送的紅包比較大:『禮洋十二萬元』。也有讓人嘖嘖稱奇的禮物,有好幾位送了豆腐,多則『十二斤三兩』,少則『四斤』。

看看婚宴上親朋好友送的紅包里都有啥?
嫁女禮簿。

 

很多人以為,護照只有當代才有,護照是出國時證明持有者國籍和身份的合法證件。其實不然,古代也有不是出國用的護照。這是一份咸豐十一年三月的護照。護照有詳細說明:青田縣十三都的李克紹要去福建汀州探親,各處戒嚴而行路難,沿途經過關卡可以驗照放行。

這份由處州府青田縣衙簽發的護照,相當於一份通行證,在戒嚴時期,出門可保暢通無阻。咸豐十一年,老百姓出門為何要去辦護照?那一年,正值太平天國戰亂。浙江至福建一帶便處於戒嚴狀態。

值得一提的是,護照上有『日繳』字樣,也就是說,護照到期需上繳銷毀,因此,這份護照能保存下來著實不易。

護照
護照。

過去看古裝劇,常常出現這樣的畫面:城門口衙役貼告示,捉拿要犯。那麼真正的告示長什麼樣?這份告示出自紹興府嵊縣衙門,日期是光緒二十一年閏五月二十一。說的是當地有個葉氏家族,栽培了一片竹林,老是有無恥之徒前去偷竹子。葉氏家族投訴到了縣衙,縣衙出這份告示,就是為了警告當地人要安分守己,不准再去偷竹子,否則從重究辦,決不寬待。

有意思的是,告示上『為』『縣』『示』等字體刻意放大,且一些字上用紅點做記號,在那個年代,這被稱為『標朱』,類似於現在的標注關鍵字。明清公文程式中,上級官員對下級行文,為了表示權威,實行標朱制度,即用紅筆在文書中的關鍵字樣上圈點勾勒,用以提示下級注意。

李義敏展示清代告示
李義敏展示清代告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