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好萊塢兩大女英雄系列影片終結 再見女戰神

凱特·貝琴薩。

《決戰異世界》系列裡,凱特扮演的賽琳娜最初本是人類,後被吸血鬼轉化、收養,成為幫助吸血鬼獵殺狼人的終極戰士。

根據新華網報導,外型冷艷的她沒有不會用的武器,從槍到刀皆能玩得出神入化,而且體能方面更是強悍,從上百英尺的高空跳下來毫無壓力。一襲黑色緊身衣裝,蹬上40個搭扣的長筒高跟靴,動作乾淨俐落的完成各種高難度的打鬥戲。


《神鬼玩家》。

《惡靈古堡》中一頭短髮,手持雙槍,暴走於殭屍遍地罪惡之城的愛麗絲,對手除了病毒侵蝕的活屍,還有保護傘公司的遮天陰謀。這位強硬決絕的殺戮女郎角色,需要展現諸多驚人的絕技,蜜拉為此接受了巴西柔術、空手道、跆拳道、自由搏擊等各種訓練。她認為,靠替身打鬥的時代早已經過去了,如今的動作片要的就是真刀真槍真打鬥。於是,我們在片中看到的那個帶著淤青與傷痕的愛麗絲,並不是來自化妝,而是蜜拉本人在閃轉騰挪之後的傷痕。


蜜拉·喬娃維琪。


《第五元素》。

無論是《決戰異世界》系列還是《惡靈古堡》系列,都是目前好萊塢僅有的以女性英雄為主角的影片,也造就了如今的凱特·貝琴薩與蜜拉·喬娃維琪。

一個是吸血鬼和狼人,一個是生化病毒和喪屍,2017年初《決戰異世界:弒血之戰》與《惡靈古堡6:最終章》先後迎來了自己的最終篇,後者於上周在大陸上映。巧合的是,在風靡全球的這兩大系列電影中,主角都是一位神秘、彪悍、霸氣又性感的女英雄。身著黑色緊身皮衣,留著帥氣利俐落的短髮,手持雙槍,身手矯健。

如果說今日好萊塢已然迎來了女英雄的時代,她們便是最早的那批先行者—凱特·貝琴薩與蜜拉·喬娃維琪,一位是智商超群的牛津古典才女,一位是特立獨行的個性叛逆名模,卻總會在不同的人生節點上,有著驚人的相似性。

凱特考入牛津,兩獲全英青年作家獎

凱特·貝琴薩1973年出生於英國倫敦,父母都是演員,她的母親朱迪·洛出演過很多英劇,父親理查德·貝琴薩則是英國著名喜劇演員。凱特從父親那裡繼承了1/8的緬甸血統和表演天賦,因此五官氣質頗似東方美女。5歲那年,凱特的父親因心臟病突然離世,這一變故幾乎毀了她的童年。缺少安全感的她,15歲患上厭食症,接受過四年的精神分析治療。

不過另一方面,凱特自小就是智商高達152的小才女,不僅3歲能無障礙閱讀,6歲時的閱讀能力已達到11歲水平,語言天賦驚人,對法國、德國、俄羅斯等各種文學經典作品輕車熟路。13歲那年,凱特憑自己的三篇短篇小說和三首詩歌兩度獲得全英W.H.史密斯青年作家獎,並以三科全A的優異成績考入牛津大學。

讀書期間,凱特就出演了肯尼斯·布萊納自導自演、艾瑪·湯普遜腕加盟的莎翁戲《都是男人惹的禍》。三年後她告別牛津,投身演藝圈。

馬丁·史柯西斯告白,我就是喜歡凱特

凱特的成名幾乎全靠的是天生麗質。2001年同樣演花瓶起家的莎莉·賽隆推掉了《珍珠港》中的戰地女護士一角,凱特則抓住機會,憑美貌敲開了好萊塢的大門。

此後,凱特出演了一系列對外型有高要求但無需演技的角色,被眾多雜誌冠以『全世界最性感女人』的殊榮。然而,她的演技卻鮮少能打動專業影評人的心。2004年的電影《凡赫辛》,讓她獲得民選的MTV電影獎最佳英雄提名的同時,也差點兒上了金酸莓獎最差女演員提名的黑名單。

同年凱特被導演馬丁·史柯西斯選中參演《神鬼玩家》,出演好萊塢黃金時代女演員愛娃·嘉德納。老馬丁每次提及讓她出演的原因時,都會動情的說:『我喜歡她,一直都很喜歡,我看過她所有的電影,對於我來說她是絕佳的選擇。』

頂著罵名,凱特嫁給了連恩·懷斯曼

出演《決戰異世界》之前,沒有人相信凱特能成為動作系列大片女主角。曾有人勸她『這些片子根本不值得演』,但她卻說:『我知道自己能演詹姆斯·伊沃裏的作品(指《金色情挑》),也能演莎翁戲,卻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演這樣的奇怪驚悚戲。嘗試新的表演領域會影響你的生活。』

2004年拍攝首部《決戰異世界》時,凱特一夜之間成為了媒體火力的焦點。因為她在這部與前男友麥可·辛共同主演的電影拍攝片場,和影片導演連恩·懷斯曼不可遏制的擦出了火花。剛剛結束一段長達九年愛情長跑的凱特,同年9月便嫁給了連恩·懷斯曼。

面對質疑之聲,凱特回擊:『別著急給我貼「蕩婦」的標籤,好萊塢還有哪個女星能做到十年內只跟兩個男人睡覺,我恐怕是唯一一個。』這些年來,凱特大多時間都在相夫教女,她曾說:『我從未想過我能有如今的生活。』然而,這對默契拍檔卻在去年結束了12年的婚姻關係。

13歲的人生轉折

蜜拉走紅模特兒圈,邁出演藝生涯第一步

1975年出生於烏克蘭的蜜拉·喬娃維琪,5歲那年全家人離開蘇聯,來到美國加州。同年父母離婚,父親因涉嫌醫療保險詐欺而被判入獄20年,她的母親—蘇聯女演員嘉莉娜・喬娃薇琪也未能在好萊塢重樹演藝事業,只能靠做幫佣維生。

定居美國後,蜜拉用3個月學會了英語,但當時正處在冷戰後期,生得一張典型東歐人面孔的她成了同學們嘲諷和排斥的對象。11歲那年,蜜拉被攝影大師理查德·阿維頓選中,拍攝廣告,尚未發育的身軀和成熟女人的氣質,讓她瞬間成了模特兒圈的紅人。她離開學校,開始了成名之路。1988年,13歲的她邁出了演藝生涯的第一步,出演了薩曼·金執導的電影《激情交叉點》。

初嘗走紅滋味的蜜拉變得異常叛逆,吸毒、在商場大肆破壞,甚至用信用卡欺詐。16歲那年拍攝李察·林克雷特的電影《年少輕狂》時,她遇到了生命中第一個男人,演員孝恩·安德魯斯,兩人很快訂婚—這段婚姻只持續了不到兩個月,便宣告終結。

金酸莓最愛的花瓶

盧·貝松拍《聖女貞德》見證與蜜拉的愛

蜜拉首次擔當主演的大螢幕作品,是1991年根據布魯克·雪德絲成名作《藍色珊瑚礁》改編的青春愛情片《重回藍色珊瑚礁》。然而這部重拍版因展示裸體和青少年的不良傾向,年僅16歲的蜜拉成為金酸莓獎最差新人女演員的候選。之後無論《我的子彈會轉彎》還是《卓別林》,皆不盡如人意。早夭的婚姻加上演藝事業受挫,讓蜜拉一度失落逃離好萊塢。

而遇見大導演盧·貝松,讓沉寂了四年的蜜拉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角色—《第五元素》中滿頭橙髮的外星人Leeloo,該片也直接促成了蜜拉與盧·貝松的婚姻。不過,米拉表演上的困境並沒有因此而解脫。1999年,盧·貝松為蜜拉打造了《聖女貞德》,然而重拍經典要背負巨大的壓力,蜜拉再一次獲金酸莓最差女演員提名,也讓她的婚姻走向決裂。

從女戰士到為人妻母

遊戲迷一拍即合,保羅·安德森娶了蜜拉

相比之下,蜜拉的感情生活更是動蕩。結束第一段婚姻後,與蠍子樂隊的貝司手斯圖爾特同居,與義大利攝影師馬里奧·索蘭提提相戀,嫁給導演盧·貝松兩年後,又再度離婚。

如果說《第五元素》為盧·貝松的紅髮繆斯找到了演藝事業轉捩點,那來自英格蘭的帥哥導演保羅·安德森則用《惡靈古堡》啟動了蜜拉內心的野獸。對於保羅而言,蜜拉就是他心目中那個堅強又有點男子氣的愛麗絲,對於蜜拉而言,《惡靈古堡》系列成了她傾注心血最多的作品。

這一系列票房與口碑的雙豐收,讓蜜拉白什麼樣的角色才最適合自己。更重要的是,保羅讓經歷了兩次婚姻失敗的蜜拉擁有了一份穩定長久的感情。而這次,他們從相識到結婚,用了整整七年。2007年,蜜拉生下女兒,兩年後她嫁給了安德森。

成為母親的蜜拉開始下廚,以瑜伽和醫學方式保持健康,平日裡彈吉他、寫日記、寫詩,並且戒了煙。保羅則用《惡靈古堡》系列和《三劍客》,做為獻給妻子的禮物。

K-凱特·貝琴薩 M-蜜拉·喬娃維琪

1 出演初衷

K:起先我對這個題材並不感興趣,當時我手邊差不多有八九個劇本。我沒有急著去看《決戰異世界》的劇本,因為想象中它就是一個恐怖主題的B級片,狼人啊吸血鬼啊,我並不喜歡穿著白色睡衣在深夜的街頭尖叫。後來我看到繪制的電影插圖,立刻被這個角色的帥氣外型所吸引。加上那個時期,我其實演了很多浪漫喜劇片,就感覺彷彿過去六年一直在扮演類似的角色,我就想,那為什麼不試試看呢?

M:我和保羅都是《惡靈古堡》的遊戲迷,我們倆能在家玩一天這個遊戲也不膩。所以,我有什麼理由拒絕它呢?

2 她已成為了你

K:是的,我必須要說,我真的很喜歡這個系列,因為一個女性成為動作片的主導者,這並不會經常發生,尤其是在美國電影裡,可以去做一次『尼基塔』,這樣的經歷很不一般。賽琳娜總是那麼充滿激情,有時你也能在她遭遇困境低潮的時候,看到她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M:愛麗絲已經成為我最好的一部分了。很多時候,特別是當我感到害怕,對自己沒信心的時候,就會去想如果是愛麗絲她會怎麼做?

3 與另一半共事

K:其實我很喜歡與連恩合作,這很罕見是不是?有一個原因在於,對一部宏大的巨製來說,他總會著重突出女性角色。還有,他最初是從道具藝術部門進入這個行業的,所以他會顧及影片的各種邊邊角角,對劇本、角色等細節都要逐一過問,還會按照我喜歡的方式去引導我。他總是活力充沛,作為演員能與這樣的導演合作相當幸福。

M:《惡靈古堡》系列最令我驚嘆的一件事,就是保羅·安德森,他是這系列電影的編劇、導演、監製。我們並不是一年一部,所以生活中每當他獲得了新的故事靈感,就會把它寫出來,無論是做了個夢,還是看電視新聞有感而發,或者又出了新一代《惡靈古堡》遊戲,他會說,那可真酷!無論什麼都能成為他靈感的一部分,感覺就像有魔法似的。

4 文藝片

K:我走上演藝之路,就是從小製作電影開始的,那如同是我的風水寶地,所以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出演一兩部。

M:我從來不介意是什麼樣的角色,只要合適我就會做,有人視我為動作英雄,那很棒,但是我更願意在很多小成本電影裡出演不同類型的角色。雖然可能看的人不多,但作為一個女演員,我以嘗試更多的類型為榮。

5 身為人母

K:自從有了女兒,她對我來說就是最重要的,如果出席一部電影的首映式會讓我錯過給女兒洗澡,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留在家裡。我接戲的死標準就是,絕不能讓女兒看了覺得難為情,比如說裸戲。其實我並不介意拍裸戲,但是一定要合情合理到我可以在女兒面前大方討論這件事,到目前為止我還沒碰到過這樣的情況。

M:我和我丈夫之間有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只要一個人在工作,另一個人就要去照顧孩子。萬一我們都沒空,我會讓她在我母親那裡住,不過最多一個禮拜,我就一定會回去。我很幸運,我們夫婦之間的這種方式,既給我機會去做好媽媽、好妻子,同時也讓我能夠繼續工作。現在我經常覺得,自己完全不需要再去刻意表現性感了,性感就在我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