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80歲環遊大陸 「單車爺爺」的詩和遠方

80歲的「單車爺爺」孟昭君。

一輛大28自行車、一頂帳棚、一條半線毯、一隻手機、一個數位相機、一位老人,就這麼從東北邊陲的興凱湖畔,一路騎到海南三亞的天涯海角,從80歲騎到了81歲。

根據人民網報導,在海南修整了一段時間後,『單車爺爺』又要出發了,這一次,他將單騎從海南出發,計劃再用5個月時間,縱貫西部省份,終點是首都北京,完成他的環遊大陸之旅。

80歲的他 要來一場想走就走的旅行

孟昭君於2016年7月20日,從黑龍江東南部小城密山出發時,孫子放了幾通很響的鞭炮,為他壯行。而對於他的幾個兒女來說,內心其實是拒絕的,畢竟,老人已經80歲了,身體不好,又是一個人,著實放心不下。

兒女的擔心不無道理,就拿身體來說吧!老人膝蓋處長了個雞蛋大的囊腫,走起路來一瘸一拐的,跑了好多醫院都不見效。後來,醫生提醒他要促進血液循環,囊腫也許會自己被吸收掉。

『促進血液循環?這不就是要多運動嘛!』當了一輩子體育老師的老孟,當然明白這個道理。這一下竟勾起了老人埋藏了幾十年的一個心願。

說起從前,老孟打開了話匣子。1953年,已經17歲的孟昭君才開始上學,從沒有接觸過課本的他覺得上一年級有些丟人,想直接上四年級,但那時候,上學是要考試的,考不過,就要留到下一個年級,老孟留了個心眼,直接報了五年級,『只寫了個名字就交卷了』,結果,他理所當然地被『留』到了四年級。

上了學的孟昭君,如飢似渴,抓緊一切時間學習,成績也從剛開始的十分八分,到期末時已經及格了,五年級時進了前十名,考初中時竟然拿了滿分。1959年,初中畢業的孟昭君考入哈爾濱體育學院中專部學習,1962年畢業。期間正好經歷了『三年自然災害』,很多同學都沒堅持不下去而輟學,但孟昭君頑強的挺了下來。畢業後,他放棄了留在省城的機會,回到家鄉小城照顧多病的父母,並開始了他大半生的教師生涯。

長期生活在大陸版圖的『雞頭』位置,也讓老孟產生了『大陸那麼大,我要去看看』的想法。但那時老孟家裡負擔很重,退休前沒錢沒閒,退休之後,又忙著打工補貼家用。直到近幾年,孩子都成家立業了,他不用操心了,可身體又差了。

這一次,老孟覺得不能再等了,再等,可能真的就走不動了。

『我們也阻止不了,只好任由他了。』直到現在,兒子孟體峰還有些無奈。

踏平坎坷成大道 鬥罷艱險又出發

為了這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老孟給自己添置了一個『大件兒』:一輛大28飛鴿自行車。為什麼不選擇更加輕便的山地車,老人有自己的想法,主要是自己能簡單修理,在路上能省卻很多麻煩;而選擇『飛鴿』,則不僅因為她是新大陸第一個自行車民族品牌,更因為她與自己同齡,都是1936年的。

道阻且長,剛開始的旅程,遠沒有想像中的順利。

國道上車多,總跟在後面吃尾氣,呼吸困難,用老人的話說,一天下來,『像烤全羊,全身黑乎乎、油汪汪的。』

膝蓋處的囊腫,也嚴重的干擾了老孟的騎行,每次上車都很困難。走了一段時間後,老孟身體儲備的能量基本用完了,人瘦得皮包骨,騎在自行車上都感覺硌屁股,最後,屁股全都磨壞了。

從石家莊到太原,要穿越太行山,老孟說從來沒見過那麼陡的坡,上坡的時候,推著車都寸步難行,下坡的時候根本剎不住,一摟手閘,閘皮飛了,手機竄出去摔得稀碎,幸好老孟車技好,靠著慣性騎出了四五里路才慢慢停下。還有一次,沒看到前面有一道坎,結果摔了個大跟頭,肩、腿、胯骨都見了血。

一路上,老孟風餐露宿,從不主動進旅店,樹林裡、小河邊、空房子、屋簷下,到處都留下了老人帳棚的影子,有時候,找不到補給點,就拿著饅頭就著山泉水對付一頓。

但就是這樣,老孟也沒有停止自己的騎行。

出發之前,老孟準備了一個小本,用筆打上方格子,每到一處,老孟都要跑到當地的郵局蓋個郵戳,就像唐僧取經在通關文牒上蓋章一樣,如今,這個小本子上已經蓋了200多個黑色的戳子了。

沿途有很多風景,但老孟並沒有刻意去專門觀賞,只選擇那些可以順路看到的,在山海關,他去了孟姜女廟;在西安,看了兵馬俑;在長沙,瞻仰了楊開慧烈士紀念館…等,老孟覺得很滿足。

比風景更美的是人心

一路上,不僅看到了美麗的風景,老孟也結交了一批『騎友』。一次,一群騎行的年輕人與老人擦肩而過,沒想到,幾分鐘後,這群人竟從後面追了上來,原來,這群騎友看到這樣一個『單車爺爺』,非常好奇,一定要追上來和老人合張影。

而支撐老孟一路走下來的,是數不清的『熱心腸』。

在天津,『飛鴿』自行車廠的同志聽說之後,不但免費為他更換了車胎、車閘和鏈子,又配備了車胎以及一些易損零部件外,還給他買了睡袋、防潮墊,並告訴他,只要車子有毛病,可以隨時聯繫當地的銷售機構。

一路之上,老孟都是沿國道前行,只有一次,不知怎麼的誤上了高速公路。這時,一輛巡邏警車趕了過來,問明情況後,警察沒有責備他,而是一路護送他到離國道最近的一個出口。

在鄭州時,老孟曾經遇到過一位司機,跟了他很長時間,還給他買了水,沒想到在千里之外的海南,兩個人又意外相見了,兩個人都連稱不可思議。在海南進行環島騎行時,他曾向一位貨車司機問路,幾天之後,這位司機送貨回來,專門走省道攆上老孟,硬塞給他2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司機、交警、施工隊,還有許許多多素不相識的人給老孟買水、買飯、提供各種方便,這些都讓老孟感動不已。

最讓老孟感動的是,一位衣著普通的中年婦女碰到他後,硬塞給他10元,說讓他買點水喝。老孟說,看得出來,那位婦女並不富裕,他本想把錢還回去,但那位好心人卻轉身離開了。『她才是應該被幫助的人啊!』說到此處,老孟有些哽咽。

今年元旦,老孟終於登上了海南島。在得知老爺子還沒有解決吃住問題時,當地一位胡先生主動幫助聯繫了開客棧的朋友張先生,張先生開著車把老人接到了自己的客棧,端來了熱氣騰騰的麵條,在那裡,老孟第一次喝到了椰子汁,『真甜啊!』除了老孟又繼續進行的9天環島之旅,其餘時間,老孟都在張先生的客棧修整,準備接下來的旅程。

歷時5個半月,行程1萬多公里,用掉了幾條車胎,81歲的『單車爺爺』用行動詮釋了老而彌堅的含義。說來也奇怪,騎到瀋陽的時候,老孟的腿不疼了;過了天津,囊腫不見了。按老孟的說法,這是血液循環加快,把血裡的垃圾衝沒了。更令人神奇的是,身上的老年斑也不見了,肌肉結實了,皮膚緊繃發亮,老孟覺得自己脫胎換骨,至少年輕了20歲。

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年過八旬的孟昭君,心中澎湃著火熱的詩篇,而遠方,就在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