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性心理/女人從什麼年齡開始色起來

女人什麼年齡開始色起來?

當所有純潔的感情被物質的世界殘酷的打破後,那些油頭粉面的高中同學和大學裡穿著愁襪子的憤怒男青年們被濾出視線,西裝革履的領帶族粉墨登場,不但張口「上市」閉口「外銷」,而且出入至少是富康,而自己,剛剛學會用複印機後開始嫻熟的下載聊天工具。

根據鳳凰網報導,期待一個外籍的上司,或者單身的鑽石王老五合作夥伴,熱心的去幫人事篩選檔案,一切行為都暗示著一個社會模範婦女要尋找的即定路線:結婚。

尋覓中認識金錢的力量和誘惑,尋覓中認識男人的本性和殘酷,尋覓中迷失青春和自我,尋覓中得到理智和失望。

25歲漸漸到來,30歲已經不遠,職位已無望再升,心思也難以收斂,書本其實太遙遠,寂寞則信手拈來,身體遭到過創傷,感情?即使想一天也不會知道感情的意義……一個女人奔波在都市裡,在無限放大的生活裡艱難喘息和愉快,當身份論被灰姑娘的電影打破的一瞬間,才能感到一點點信心和愉悅,再望望CD櫃前優雅的中年婦女,發現自己的腳指甲剪得如此沒有形狀。

日子總是積累成月,又積累成年,25歲終於有一點點小積蓄了,能每月買一本銅版紙印刷的雜誌了,能喝一杯30塊的咖啡不會心疼到呲牙裂嘴,能在快遲到時瀟灑的揮手打輛夏利了,25對開始學會給自己買許多不知道怎麼用的化妝品了,開始對自己的衣著挑剔起來了,開始留意男人的目光和眼神了!

25,以為自己知道淑女和貴婦其實是一樣的氣質。不敢邀請同事回家,因為租來的房子總有打不完的蟑螂,不敢12點以後走那又黑又髒的樓梯,不敢給收水費的陌生男人開門,不敢買太多的水果,因為那台冰箱早就是擺設,25歲,好像下水道裡的灰老鼠,出門還不望噴點掩蓋身份的香水,繼續混進到處是精品荷蘭豬的世界。

鑽石王老五很少,灰姑娘卻很多,即使有了水晶鞋和南瓜馬車,少了一頭金色的長髮仍然要回去打掃鍋爐。外籍的上司喝過N杯純咖啡豆磨出的咖啡也遲遲沒有動什麼聲色,到年假依然得預定他妻兒的賓館房間,唯一的新聞是一個剛畢業的小子,帶著黑色的塑膠框眼鏡在上班第一天問洗手間的去向。

25歲,跟男人競爭,跟女人競爭,跟自己競爭,跟世界競爭。收過幾張同學的結婚請柬,參加過幾次同學考上研究生的飯局,甚至買過滿月嬰兒的衣服,自己還在婚否的欄目裡一如既往地的填:否!

25歲,多打扮一下就是個少婦,少描畫一點就是個少女!開始明白身體的重要和利用價值,用感情和幾個男人做交易,不如用身體,這個道理開始成為武器。

25歲的女人,周身長滿了不妥協和執執著的尖刺,在感情和身體中痛苦的尋求著平衡,最後真理終於出現:色。

色,就是用一點感情來經營夢想。

色,就是用一點態度來對待交往。

色,就是用一點性情來處理關係。

就是不用負責的放任自己去欣賞男人、去愛男人,給他們一個警告:不要愛上我!然後卸下千古女人必嫁的枷鎖,隨心所欲的去尋找、去看、去摸、去享受、去和男人們周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