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宮崎駿再次宣布復出 盤點大師「七隱七出」

宮崎駿。

吉卜力工作室製作人鈴木敏夫確認,此前宣布隱退的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全新長篇動畫已啟動!3日,日本動漫公司吉卜力工作室製片人鈴木敏夫透露,本已退休的宮崎駿要重出江湖。

根據青年網報導,吉卜力工作室製作人鈴木敏夫確認,此前宣布隱退的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全新長篇動畫已啟動!宮崎駿導演正在東京努力創作中,他已經看到了部分畫稿。宮崎駿導演去年已宣布復出,將耗時三年製作CG動畫短片《毛蟲のボロ》,現在動畫長片專案也啟動了。「活著就是要做動畫」,祝宮崎駿老爺子長命百歲,不再退休。

3日,日本動漫公司吉卜力工作室製片人鈴木敏夫透露,本已退休的宮崎駿要重出江湖。


宮崎駿漫畫像。

當天,鈴木敏夫在美國洛杉磯參加一檔關於奧斯卡獎的訪談節目時,向外界透露這一消息。吉卜力工作室參與製作的動畫片《紅龜》日前獲得奧斯卡動畫長片獎提名。

『宮崎駿正在東京非常努力的創作動畫作品。』鈴木敏夫說。

鈴木披露,宮崎駿去年7月給他與一本長篇動畫的企劃書,年底又給他看了故事畫稿,徵求他的意見。『我當時非常頭疼,非常非常頭疼。』鈴木說:『動畫腳本非常精彩。不過如果我告訴他內容非常好,我恐怕就不能退休了!但最終我還是下定決心,告訴他:「非常棒。」』

2013年,宮崎駿完成動畫片《風起》之後,宣布正式停止長篇動畫製作,此後他為吉卜力美術館創作短片動畫。

現年76歲的宮崎駿在從業生涯中曾先後傳出5次隱退消息:

第一次:1986年

《天空之城》公映後票房成績並不理想,宮崎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暗示自己將引退。

兩年後,宮崎駿推出《龍貓》。

第二次:1992年

《紅豬》公映後,票房成績達到54億日元,剩餘分配收入達到28億日元,是1992年日本電影排行第一名。宮崎駿很滿意,表示:『想做的事情已經完成了,我的動畫已經完結。』

但是宮崎駿沒閒住。1993年宮崎駿為近藤喜文執導的《心之谷》擔綱腳本、分鏡、編劇及製作人。1995年,宮崎駿為組合『恰克與飛鳥』製作了動畫錄影帶《On Your Mark》。1997年,宮崎駿推出《魔法公主》,取得空前絕後的成績。

第三次:1997年

《魔法公主》公映後,票房收入達193億日元,成為當時日本史上票房最高的電影,還獲得了日本電影學院獎的最佳影片。

據報導,宮崎駿因製作《魔法公主》過度勞累患了手疾。這部作品完成後,宮崎駿宣布『這是我最後的作品』。

1998年,《鐵達尼號》在日本公映,打破《魔法公主》票房紀錄。宮崎駿再度復出,於2001年推出《神隱少女》。

《神隱少女》在日本最終取得約304億日元的票房,超越《鐵達尼號》成為日本電影票房排行榜第一位。同時,《神隱少女》榮獲2003年奧斯卡最佳長篇動畫獎,還是歷史上第一部也是至今唯一一部,以電影身份獲得德國柏林電影節金熊獎的動畫作品。

第四次:2004年

《霍爾的移動城堡》上映,取得196億日元的票房成績。宮崎駿表示『失去了製作動畫的熱情』,暗示自己又要隱退。

2008年,宮崎駿又再度復出,推出《崖上的波妞》。

第五次:2013年

《風起》上映前期,製作人鈴木敏夫表示作品中蘊含著『宮崎駿的遺言』,暗示這將是宮崎駿的收山之作。

《風起》公映後取得120億日元的票房成績,並入圍威尼斯國際電影節。參展期間,宮崎駿委託吉卜力工作室主席星野康二,宣布自己不再執導動畫長篇的決定。在之後舉辦的引退記者會上,宮崎駿表示『我曾多次說過要退休而引起騷動,不過這次是認真的』『我的長篇動畫時代已結束』。這也是宮崎駿最正式的一次隱退宣言。

不過鈴木敏夫事後做客NHK某節目時曾表示:『吉卜力以後是肯定還會做動畫的,而且,宮崎駿先生好像也會繼續參與。他之前說過不再做長篇動畫,之後應該會從短篇動畫開始做起。』

導演高畑勛也曾表示:『雖然他說了這次是認真的,但反悔的可能性也很大。這是長期交往之後我對他的認識,即便他要復出我也毫不意外。』

老朋友們果然了解老爺子。2015 年,鈴木敏夫在演說中提到,宮崎駿正在製作一部短篇動畫《毛毛蟲鳳梨》,並首次挑戰使用CG技術。鑒於老爺子2013年隱退時說的是『不再製作長篇動畫』,所以《毛毛蟲鳳梨》並不能算他的復出之作。

《神隱少女》穩居日本本土電影票房冠軍多年,去年新海誠《你的名字》公映後對其影史地位造成衝擊。雖然最終《你的名字》日本國內票房未能超越《神隱少女》,位列本土電影票房亞軍,但《你的名字》超2.81億美元的全球票房,打破《神隱少女》2.75億美元的紀錄,成為全球最賣座的日本電影。

網友猜測,老爺子莫不是因此受了刺激,決定再次出山……。


宮崎駿宣布退休。

2013年9月6日下午2點,日本漫畫巨匠宮崎駿宣布正式退休的發布會在東京舉行,宮崎駿本人和吉卜力工作室的社長星野康二、製作人鈴木敏夫也一同亮相。自1日星野社長在威尼斯電影節上,閃電宣布宮崎駿導演將退休的消息以來,公眾和媒體一直想聽到宮崎駿本人的聲音,了解其退休的真實原因和退休後的打算,同時也及其關注吉卜力的未來。當天,原本300人規模的發布會現場,擁進了11個國家和地區的約600名記者。

白髮、白鬚、有些微皺的白西裝……如同鄰家的老爺爺的宮崎駿在發布會上表示:『我想說的話都寫在《官方引退之辭》裡了,會複印給你們。之後是回答提問的環節。在這之前,我想說一句:之前我說了很多次退休,引來騷動。這次的退休是動真格的。今天無論你們提什麼樣的問題,我都會回答。』宮崎駿沒有食言, 約一個小時四十分的記者會上,宮崎共回答了媒體三十個問題,而不少媒體都是以粉絲、影迷的身份在向宮崎駿提問。

『我完全沒有想到會有這麼多的人來到這裡,這麼長時間來,謝謝大家了!我想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舉行退休記者會)了,謝謝大家。』 發布會最後,宮崎駿以這樣一通話,終結了自己的長篇動畫時代。

Part1 現場

關於引退原因:我的長篇動畫時代已終結

記者會上,宮崎發表了名為《官方引退之辭》的退休聲明。聲明中,他告白了引退的理由,隨著年齡的增長,新作發表的間隔周期越來越長『下一部作品是6年後?7年後?8年後我就80歲了……不僅吉卜力等不了,我也已經70多歲了,沒有這麼多光陰可以使用』。

一直有媒體猜測,宮崎駿是因為身體原因退休,對此宮崎駿也回應稱自己的身體狀態還不錯,他還透露,自己跟太太說:『我要退休了,但以後還要給我做便當哦!她這個年紀還每天如此照顧我,非常不容易。』宮崎駿還指出自己年歲漸大,(行業)已經沒有立足之地了,『我想,我的長篇動畫時代已經終結,即便我還有「想再幹」的念頭,也希望大家把這當作是我一個老人家的牢騷話而已。』但宮崎也表示退休後會繼續工作,嘗試一些新的東西。

何時決定引退:不記得了

發布會一開始,為了緩解現場略顯傷感的氣氛,製作人鈴木開起了宮崎駿的玩笑:『若是在沒落時引退不夠帥氣。在《風起》大熱的此時,發表引退,太好了。』

宮崎駿在什麼時候正式下了退休的決定,這是不少人關心的問題。宮崎駿淺笑著回答:『我不太記得了。一直都在跟鈴木先生說不想幹了,已經是潮落(退隱)之時了。』鈴木補充說:『我也不記得確切的時間。他大概是在今年6月19日《風起》的第一場試映會結束後跟我談了退休的事。在那以後,我們首先商量的是該如何與吉卜力的工作人員們說,8月5日這天才和所有的工作夥伴說了此事。』

鈴木還說明了選擇在威尼斯電影節公開退休決定的原因:『在威尼斯電影節發表這一消息其實是偶然。決定很早就下了,中途迎來《風起》參加電影節的機緣,考慮到導演在海外也有很多關心他的友人,在這個舞台上公開也是不錯的選擇。』

自我定位:我想做工廠的歐基桑

宮崎駿退休後的打算,也是媒體關注的話題,對此宮崎駿回應稱:『我在《官方引退之辭》裡也寫了,我是個自由的人。所以也有不幹的自由(指不再製作長篇動畫)。退休後我還是每天都會去工作室。但是,我要幹些什麼,是否有什麼事想做,還未確定。如果在這裡和大家說今後要幹這個那個的約定的話,我一定是會毀掉這個約定的,所以在這裡我不能說今後具體要做些什麼。』

有記者問:『你(宮崎駿)的作品不僅在日本,在海外也有廣泛的影響力,可以說是代表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每一部作品塑造的世界觀都很獨特,讓人難忘。您怎麼定義自己?。』宮崎乾脆的說:『我不想成為文化人,也不是文化人。創作每一部作品時,不是帶著一定要向觀眾傳達一定的資訊這樣的意圖心。我只想做街道工廠的一名歐基桑(老頭)。』這也側面否認了部分媒體報導的今後的宮崎駿會把精力注入到反核電廠等社會政治活動去的說法。 宮崎還強調,漫畫創作對自己而言,嚴格意義說,算不上工作,『工作會有時間的限制,但我常常是伏在桌子上就一整天,忘記時間的存在,但是,我也不能完全這麼無壓力的去創作。製作人、身邊人會說大家都在期待你的新作,讓我不得不給自己更多的壓力,長年下來,我的創作迎來極限。』

有不少媒體讚動畫造詣難以逾越的宮崎是『日本的迪士尼』,對此,星野社長代其否認:『宮崎導演本人也說過他不是日本的迪士尼。而且他的作品風格和迪士尼完全不同』。

Part 2他的遺憾和希望

最遺憾的作品:《霍爾的移動城堡》

問及這麼多部名作,宮崎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是哪部電影時,他透露是《霍爾的移動城堡》。值得一提的是,宮崎對這部作品的評價是『迄今的作品中,最讓我心裡留有棘(心裡有刺)的是《霍爾的移動城堡》,儘管這是我自己起初嚷著要製作的,但完成出來的模樣錯位了』,首次明言對這部影片的不滿心境。筆者需要提及的是,迫於發行方的一些壓力,《霍爾》當年被迫作了多次的修改,包括選擇木村拓哉這樣所謂的大牌擔任聲優,都令宮崎本人非常不悅,這點一直是圈內公認的秘密。

吉卜力的未來:期待新人

對於自己一手創立的吉卜力的未來,宮崎駿把退休形容成是『壓在年輕人頭上的重物終於卸下了』,指自己的存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新人的發揮:『今後年輕人們肯定會陸續的說我想嘗試這個,我想幹那個,這是好事。年輕人就應該有這樣的大膽的創新意識。』宮崎強調,不管是什麼樣風格的動畫作品,向孩子們傳達『這個世界,值得我們努力的去活著』這個基本的宗旨不會變,『這是我們的工作必須堅持的信念。』

Part3 花邊

導演宣布退休,日本未有先例

在日本,媒體以『速報』的方式報導新聞,一般限於政治要聞、地震等重大災害發生之時,宮崎駿宣布將退休的新聞享有同等的待遇,這位漫畫大師的地位可見一斑。著名電影評論家佐藤忠男(82歲)評價說:『電影導演因為不涉及贊助商的問題,一般都是自然的引退。也有人會聲明這是最後一部作品後就退出,像宮崎駿這樣明言引退,並要召開專門的記者會,幾乎沒有先例。』

電影導演兼評論家樋口尚文則評價:『迄今宮崎駿推出了很多與時代的齒輪不符的異色作,宣布引退說不定也是他想表達某種觀點的一種方式。』

宮崎駿難覓接班人

近些年來,吉卜力已經把機會給新人嘗試。例如宮崎的長子吾朗推出了兩部作品。《借物少女艾莉緹》提拔了米林宏昌,《貓的報恩》啟用了非吉卜力所屬的森田宏幸導演。儘管這些作品都成為熱門作,但還是沒有達到宮崎作品的票房超過100億日元的目標。

就後繼者問題,《東京體育》早在宮崎駿宣布退休前的8月中旬,請來山本寬、中村亮介和伊藤智彥等三名年輕的動畫導演聊起這一話題。自稱是『宮崎駿原理主義者』,對其作品心醉萬分的山本指出:『(隨著他的引退)具有宮崎駿魅力的動作技術將可能從此絕代,最有可能接班的是(宮崎駿的兒子)吾朗。』

此外,中村認為除了吾郎,《借物少女艾莉緹》(宮崎駿擔當編劇之作)的導演米林宏昌也是宮崎駿較有希望的繼承人選。伊藤則認為。此次擔任《風起》主人公聲優、以《新世紀福音戰士》聞名的庵野秀明也是宮崎駿心目中欽定的繼承人之一。

給人『荒唐無稽』第一印象的庵野曾擔當了《風之谷》的原畫,其率領的會社KHARA也與吉卜力關係緊密,不少影迷也期待,在宮崎駿隱退之後,庵野若能拍攝《風之谷》的續篇。

吉卜力的前世今生

1984年,推出大熱作《風之谷》的宮崎駿和盟友高畑勛(77歲)就著手準備建立製作長篇動畫電影的據點,翌年,吉卜力創立。在同社的官方網頁上,如此介紹設名的由來:『吉卜力是在撒哈拉沙漠上吹的熱風。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被使用的義大利軍用偵查機的愛稱』,作為飛機發燒友的宮崎駿親自命名,寓意:『在日本的動畫界掀起旋風』。

宮崎、高畑兩位巨匠,和被稱作是『吉卜力之顏』、曾任社長的鈴木敏夫製作人(65歲)三人齊心,令吉卜力成長為如今世界知名的動畫工作室,也讓『宮崎駿出品=高水準』的形象逐漸在公眾心中確立,吉卜力的300名社員背負著『必須令每一部作品成功』的使命』。

著名的電影評論家垣井道弘表示:『長篇動畫是一項需要花費長年累月、許多人協助,耗掉一定的體力、精神的巨大工程,宮崎應該是意識到自己已經無法和過去一樣傾盡心血,為了不影響吉卜力的整體運營,所以做出這個決斷』。他指出,日漸高齡的宮崎萬一在作品製作過程中患病,會動搖整個工作室的根基,於是選擇退隱,把更多機會留給年輕人。

PAR4 宮崎駿第七次宣布引退

宮崎導演的引退發言,這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調查一下過往,至少有七次之多:

第1回1986年:《天空之城》

第2回1992年:《紅豬》

第3回1997年:《魔法公主》

第4回2001年:《神隱少女》

第5回2004年:《霍爾的移動城堡》

第6回2008年:《崖上的波妞》

第7回2013年:《風起》

在不同時期,想退隱的理由也各不相同:有是為電影票房不振的灰心所致,有體力不支的問題,有因為想培養新人……也有說出『對漫畫創作沒有了熱情』、『感覺到盡頭了』這樣的具體理由的時候。對於這次的引退,日本動畫界內的人士透露,宮崎的『想不幹』,『要退休了』的發言其實不是從《天空之城》時開始,實際上在設立吉卜力時—很久之前就作為其獨特的『癖好』為圈內人熟知。

因此,也有部分人認為『給他一定的時間冷靜,之後對漫畫創作的熱情就會回來』,積極的看待他的每次『引退』。特別是看到宮崎導演每次在新作發表後都會有『完全燃燒症候群』的樣子,所以一些人對這次的閃電引退宣言同樣不以為然。

但是,這次是通過吉卜力官方發表立場,是史無前例,宮崎導演的認真度可以窺見。第七度宣布退休,真的要變成現實了?還是依舊是新作發表後『恆例的儀式』而已?不過結果需要時間的驗證—3年、4年後,對導演的新作期待漸漸積累後,宮崎能否改變心意?

PART5

以下是《官方引退之辭》全文:

宮崎駿

我在考慮著,未來的十年依舊會繼續工作。自己開車,來回於在家和工作的地方,我想持續現在的工作。就把這個『時限』暫且定為十年好了。

也許會沒有十年那麼長,這是由(我的)壽命長短決定的,我就把它定為最少十年好了。

我祈願著可以製作長篇動畫,也一直都在從事這樣的工作,我就是這樣的人。作品與作品之間,應該怎樣去令其不停滯,保持著不斷的進步,我無能為力,總之(創作的速度)是越來越緩慢了。

從前作到完成《風起》,整整花了五年的時間。那麼下一部作品是6年?7年……這樣的話,不僅吉卜力等不了,我也是70多歲的人了,不可能再有那麼多的光陰。

不只是長篇動畫,想嘗試、想去做做看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還有必須去做的事情——例如吉卜力美術館的展示——留給我的課題還有山那麼多。

我做不做長篇動畫,不會給吉卜力帶來困擾,但會給我的家人帶來困擾。於是我決定從吉卜力的專案(指長篇漫畫作業)中退出。

我是自由人。即便退休了,但日常的生活一點兒也沒有改變,我每天都還是會走同一條路。周六可以休息,一直都是我的夢想,今後會不會實現,也難說,不過不嘗試的話就無法判斷(什麼生活才適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