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臉譜/日本藝伎的驚艷老照片 手工上色還原完美狀態

日本藝伎。

如果說世界上有什麼職業是以典雅和端莊為職業要求的話,藝伎一定是其中的一個。

根據新華網報導,在日本,藝伎是頗具代表性的文化名片。據史料記載,日本藝伎(Geisha)產生於17世紀的東京和大阪。最初的藝伎全部是男性,大約1750年左右出現了第一個女藝伎。18世紀中葉,藝伎職業漸漸被女性取代,這一傳統也一直沿襲至今。

藝伎並非妓女。她們是經過嚴格訓練的專門從事表演藝術的女性。除為客人服侍餐飲外,很大一部份是在宴席上以舞蹈、樂曲、樂器等表演助興。

日本藝伎的驚艷老照片

藝伎是在日本男權社會極端膨脹為背景下產生的。她們的服務對象通常是那些上層社會有錢有勢的男人。在日本,談論生意的男人們喜歡請一位藝伎相伴,為他們斟酒上菜,調節氣氛,當然這種服務的開銷也著實不菲。

日本歷史上的藝伎業曾相當發達,京都作為集中地區曾經藝館林立,從藝人員多達幾萬人。

這些經過嚴格職業培訓的藝伎們,舉手投足之間都透露出東方女性特有的矜持、含蓄、典雅的韻味。

再加上她們華麗而極具日本民族特色的服飾裝扮,可以想像最初見到她們的西方人會有怎樣的驚艷感覺。

可以說,西方文化的入侵客觀上講為日本藝伎文化,在全世界的推廣起到了強烈的推動作用。

藝妓

藝妓

十九世紀中葉,日本經歷明治維新,擺脫了長達幾個世紀的幕府統治。在明治時期,西方商業資本開始進駐日本。

西方人被允許在橫濱神戶市、北海道和函館市等地逗留。剛剛誕生不過20多年的攝影術隨即被帶入日本。

藝妓

帶著對遠東文明強烈的好奇心,一批批的西方攝影師在日本獵取著他們眼中『奇異』的畫面,藝伎自然是在鏡頭前捕捉最多的對象。

藝妓

在明治時期,長崎與橫濱是早期日本攝影的搖籃,這兩個城市也是通往日本的兩大門戶城市。來自西方的攝影師在此開辦了攝影館。

藝妓

用反映日本風土人情的照片製成的明信片,成為了外國旅行者必然會購買的紀念品。通過這些明信片,旅行者可以向家人和朋友展示他們在遠東的所見所聞。

藝妓

於是以商業用途為目的攝影,在明治時期的日本興盛了起來。

藝妓

日本的明治時期,彩色攝影還未誕生。為了更加真實的反映對象,手工上色的照片逐漸成為了市場上的主角。

雖然攝影的手工上色並不是在橫濱發明的,但是之後手工著色照片,卻成為橫濱寫真的標誌。在實踐中那些探索者們發現,日式塗料特別適合給照片上色。之後,橫濱的很多大型攝影工作室,開始雇傭日本的照片上色師,橫濱的手工著色照片很快就風靡一時,成為了日本最重要的旅遊特產。通過那些精心描繪的色彩,照片中藝伎那些考究的和服不再暗淡無光,而是以奪目的色彩向世人展示著它們的魅力。

老照片

對比作品來看,日本的手工著色蛋白照片所呈現的畫面感,相比同時期的中國攝影作品要更勝一籌。不論從拍攝方式還是從製作質量來看,日本明治時期的攝影都展現出相當高的水準。在向現代化過程中高速邁進的時代背景下,日本通過對於西方文化的膜拜,和狂熱的學習,逐漸結合本國文化建立起一套特有的攝影語言體系。並且誕生了以上野彥馬、下岡蓮杖、福原信三等人為代表的本土攝影大師。

老照片

作為商業用途的藝伎照片,可能並沒有以藝術表現力作為最初的出發點,這些大多出自西方攝影師之手的作品,有一些是完全按照西方對東方的臆想而擺布拍攝的。加上當時攝影的技術條件有限,曝光時間較長造成人物略顯呆板。但是從數量龐大的照片生產基數來看,其中還是有大量的精品湧現出來。從畫面中不難推測,此類照片的拍攝通常都要經過相當長的準備時間。

老照片

首先,藝伎的妝容與服飾都竭力呈現出最完美的狀態;其次,攝影者會按照真實的,或者他所理解的生活環境來對藝伎進行擺布,有時是安靜的端坐、有時是三三兩兩的在對弈品茶、還有時是被放置在某種民俗儀式之中,與伴童或隨從人員一起作出結伴出遊的姿態。這些被定格在照片中的場景,客觀上形成了對日本明治時期生活民俗的記錄。為後人研究日本服飾文化、生活禮儀民俗提供了寶貴的一手資料。即使你對歷史研究並無興趣,這些穿越了百年的歷史影像,也讓我們對日本攝影那段『黃金時期』有了驚鴻一瞥的印象。藝伎身上那種歷經時間磨礪,而愈發沉靜的氣質不愧為人類文化史中的一抹驚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