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女教師患癌放化療30多次 仍堅持上課

彭永勤獲得「感動西昌人物獎」。

自從患癌之後,26次放療、6次化療,頭髮、眼睫毛都掉光。如非親身經歷,很難想像這樣的治療會給一位癌症患者帶來多少無法承受的痛苦。

根據台灣網報導,西昌市南寧中學的彭永勤老師認為即便如此,也要微笑著面對生死,她說,捨不得離開自己的學生。目前,已經與癌症抗爭了8年的彭老師,仍奮戰在三尺講台上,『哪怕坐著上課,也是快樂的。』

她的病痛

彭老師在2009年被確診為子宮頸癌,醫生曾說『可能只能活3年』。經歷了26次放療、6次化療,頭髮、眼睫毛都掉光。

她的抗爭

『她沒有被病魔壓垮,而是勇敢與病魔抗爭,一面積極治療,一面堅持工作,全校師生都很感動,她就像三尺講台上不倒的青松。』

她的感動

獲評『感動西昌十大人物獎』。還要繼續堅持給孩子們上課,直到上不動或退休為止,『哪怕是坐著上課,我也是快樂的。』

不幸 女老師患上子宮頸癌

『病情比較嚴重,正從早期向中期發展,若不加以及時治療,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西昌市南寧中學的學生們5日下午周日返校。彭永勤老師也從西昌馬道鎮的家中出發了,由於公車不能直達,40餘公里的路程,她要轉車兩次才能抵達學校。即便身體不好,彭永勤仍堅持每周按時返校為初一(4)班的孩子們上課。

今年51歲的彭永勤是西昌市南寧中學的地理教師,有著32年教齡。『我的初中也是在這所學校讀的,沒想到後來回到了母校教書。』彭永勤介紹,她的父親也是一名鄉村老師,讀書時代就受到父親影響。後來,到涼山州會理師範學校就讀,畢業分配時去了一所偏遠的民族鄉小學。1987年,由於南寧中學缺地理老師,彭永勤被調到這所位於西昌黃聯關鎮的學校。『2009年以前都是上三個班的地理課,沒覺得一點累。』彭永勤說,除了上課,還要管理學校的實驗室。

彭永勤感到四肢無力,精神大不如前,2009年春季開學沒幾天。到涼山州第一人民醫院、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等檢查後,被確診為宮頸腺鱗癌。『醫生告訴我,我的病情比較嚴重,正從早期向中期發展,若不加以及時治療,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折磨 先後經歷30多次放化療

『頭髮、眼睫毛及身上的汗毛幾乎都掉光了,一次化療完之後,還沒等汗毛長出來,第二次化療又開始了』。2009年3月30日,彭永勤在涼山州第一人民醫院做了手術。南寧中學一位校領導說,當時彭永勤把實驗室鑰匙交給自己,『說是要請假去做手術,但沒有說自己患了癌症。』

『這次手術做了7個多小時,兩個醫生輪番上陣。』彭永勤回憶,手術後 ,醫生告訴陪伴的家人,不能讓她一直睡,要不停呼喚和拍打她,不然有可能就『睡』過去了。當天晚上她醒來時,臉被家人打得辣乎乎的。

彭永勤說,接下來的化療和放療才是最痛苦的,吃啥吐啥,精神萎靡不振,抵抗力下降。

手術那年兒子正好讀初三,由於生病治療,她和丈夫沒有更多精力照顧兒子,兒子沒有繼續讀高中,後來到成都上了職業學校,如今在成都打工。談及兒子,彭永勤滿是愧疚。

彭永勤陸續在西昌和成都放化療30多次,2009年至今,承受了普通人難以想像的極大痛苦。她說,在這期間,丈夫和家人給了她很大的鼓勵。

不過,最讓家人和同事驚訝的是,經歷如此多痛苦的治療,彭永勤也沒有躺在床上,當身體稍稍有好轉,她就做出了一個決定:要回學校給孩子們上課。

彭永勤的丈夫表示,妻子在經歷放化療之後,家人、親戚、朋友都勸她:『還是自己的命要緊!你不要回去上課了。』即便家人三番五次的勸她在家休養,彭永勤還是不顧反對,於2010年回到學校上課。

心願 哪怕坐著上課也是快樂的

『能堅持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生命的長度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

『身為一名老師,如果不能上課了,還有什麼價值呢?』回到學校後,學校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就只安排給她一個班的地理課和物理實驗室的管理工作。

『剛回到校園那段時間,只能站幾分鐘,大多是坐著講課,要寫黑板時又站起來。』彭永勤介紹,她享受站在講台上的感覺,只要看到學生,心情就很好,似乎能讓她減輕病痛。『現在我基本能堅持站一節課,雖然還有點累,但我的學生很體諒我,每次課前都給我準備了板凳。』初一(4)班的多位學生表示,他們被彭老師的精神感動,每次上課都很認真。

去年,彭永勤的病情得到了基本控制,但是放化療後的併發症日益顯現,還患上腎功能不全、高血壓、糖尿病、消化道出血等多種疾病,每天都要服藥,也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去年7月,她的消化道突然出血,嚴重到休克,住院20多天。

彭老師的家人透露,2009年手術後,主治醫生曾單獨對其丈夫說『可能只能活3年。』丈夫一直保守著這個秘密,直到七八年後才告訴她。彭永勤對此倒不在意,『能堅持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生命的長度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自己能戰勝病魔最主要的原因,也跟這種心態有關。

彭永勤與病魔抗爭的事跡,得到了家長、社會的好評,她先後被評為『市優秀實驗員』、『市優秀教師』。不久前,彭永勤還獲評『感動西昌十大人物獎』。5日,彭永勤笑著對成都商報記者說,她還要繼續堅持給孩子們上課,直到上不動或退休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