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370失聯3年老倆口盼兒回家 更深信兒子還活著

老兩口把兒子的照片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想兒子就隨時拿起來看看。

馬航MH370飛機失聯到今天— 2017年3月8日已整整三年,三年前的3月8日凌晨,馬航MH370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再無音訊。這三年,濟南市民文萬成和李繼平一直等著兒子文永勝回家。

根據鳳凰網報導,老兩口總覺得,他們的兒子還在國外出差。嫌棄外國飯不好吃的兒子,最終會回家的。即便馬航MH370水下搜尋已在一個多月前正式結束。

老兩口於2014年5月16日再次來到北京,這次,他們在那裡停留了三個多月。這三個月來,文萬成見事態沒有任何進展,便找到律師尋求幫助。一直到2014年底,老兩口都在悲痛中度過。文萬成是家裡的支柱,他平復自己的悲傷,理智的面對一切,『只要沒有死亡的證據,我就相信兒子還活著。』直到2015年,文萬成和老伴數次奔波在大陸和馬來西亞的路上,只為尋找有關兒子的資訊。

思念老父親

兒子又沒去世 清明節祭奠啥

『有家媒體在2014年的清明節採訪我,問我對清明節什麼看法。我說就是祭奠親人唄。後來我才明白,採訪我的記者想問為什麼我不祭奠兒子?我兒子又沒去世我祭奠什麼?不過是出差了,還沒回家罷了。』文萬成大聲說,他有證據證明兒子沒離開這個世界。

『只要沒有死亡的證據,我就相信兒子還活著。』

濟南突然下了雪,氣溫驟降,天空陰沈沈的,3月1日上午。走在路上的行人裹緊了身上的衣服,繼續匆匆趕路。在領秀城一棟居民樓的業委會辦公室內,記者見到了年過花甲的文萬成。

頭髮有些發白的文萬成正坐在電腦前,看著一篇英文報導。『這是早上我們馬航家屬群裡發過來的,是馬來西亞法院對馬航的判決書。』文萬成熟練的將文章複製下來,貼到翻譯軟體裡,譯成中文後仔細閱讀起來。『多虧了這個翻譯軟體,不然我這個老頭子怎麼能看懂。』看完後,文萬成將文章保存在硬碟裡。

『我兒子一直是行業翹楚,出事前,他跟我說要去馬來西亞簽合同,當時我也不知道馬來西亞在哪兒。』2014年3月4日,文萬成開車送兒子文永勝到火車站,沒想到這是他和兒子的最後一次見面。

『在路上,他嫌我開車慢。他說馬來西亞有個好地方,想從那裡開展業務。』

當文萬成像往常一樣打開電腦瀏覽新聞時,2014年3月8日一早,一條消息映入眼簾:從馬來西亞飛往北京的航班消失。看到飛機的飛行時間,再想到兒子的航班時間,文萬成頓時呆住了,回過神來對老伴李繼平說:『壞了!』在失聯名單上看到文永勝三個字時,文萬成感覺天都塌了下來,但還是強忍著悲痛,於第二天趕到北京,尋找兒子的下落。

思念生活

等兒子回來 還是他來開車吧

『遇到兒子(失聯)這樁事,再看其他人,啥事都不是事了。』

文萬成每天的生活很單一,一早就來業委會辦公室,處理居民遇到的問題。忙完了就在網上查找各種資訊。『兒子出差前,我列印東西、查東西都是拜託他。後來兒子說他工作忙,就教我使用電腦。』文萬成沉吟了一下,『現在我電腦用得特別溜,為了找兒子,我還學會了很多知識,什麼飛機的構造、各種地理知識。』

從小,文萬成對兒子的教育就是讓他獨立。『長大後兒子做生意,經常出差不在家,這次他這麼長時間不回來,其實日子還是照樣過。』說到這裡,文萬成的眼眶紅了,他說自己以前不了解兒子,兒子出差走了後,他常翻閱兒子之前的資料,現在反而感覺離兒子更近些。

『老伴肯定難過啊,天天睡不著覺,剛出事時家裡都死氣沉沉的。』文萬成覺得,生活不應該是這樣的。『只能勸,要引導家裡人認為,永勝只是出差了,還會回來的。又要灌輸一點,可能也回不來,要保持一個平衡,日子還要過下去不是?』

『我早就有駕照了,但平時不怎麼開車,兒子在家時,都是他開。』文永勝有兩輛車,出事後,不太愛開車的文萬成就成了家裡的司機。

『唉,太累了,等兒子回來,還是讓他自己開車吧。』現在的文萬成是領秀城小區業主委員會主任,服務1053戶居民。平時誰家有矛盾、房子出了問題,都來找他解決。『遇到兒子(失聯)這樁事,再看其他人,啥事都不是事了,要慢慢的去尋找解決辦法。』

思念老母親

聽孫子唱『蟲兒飛』就像小刀在心上刮

『孩子們唱蟲兒飛,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人兒你思念誰……晚上我就睜著眼,看著天花板,想兒子啊你在哪啊?』

記者於3月1日下午來到文萬成家裡,一進家門就傳來了狗叫聲,文萬成的妻子李繼平趕緊迎出來。

文萬成的房間有些雜亂,一台電腦旁擺著各種硬碟和資料。一男一女兩個小孩的照片,擺在電腦上方,照片裡兩個孩子笑得很甜,文萬成一抬頭就能看見。『這是孫子孫女,累了就看看他倆,心情就好很多了。』

客廳裡空蕩蕩的,沒有電視也沒有沙發,孩子的玩具堆在一起,家具都是老式的。三年過去了,65歲的李繼平說自從兒子走後,她一個好覺都沒睡過。『晚上就睜著眼,看著天花板,就想兒子啊你在哪啊?』

『三年前的3月4日,我兒子去出差。』李繼平拿出兩張文永勝的照片,照片中的小伙神采奕奕十分英俊。『我站在窗前,看著他離開。三年了,我再也沒見過他,最後一眼竟是背影。』

拿著兒子的照片,李繼平一下激動起來,淚珠從臉上滑下。『逢年過節,我都不敢讓親戚來家裡,就怕看著別人家團團圓圓的,我就想起兒子。』李繼平擦了擦眼淚,哽咽起來。

『兒媳、孫子孫女經常唱「蟲兒飛」,天上的星星流淚,地上的人兒你思念誰,我在一旁看著、聽著,那歌啊就像個小刀,在我的心上刮一下刮一下。』


孫子孫女健康成長是老兩口最大的欣慰。

思念幼兒稚女

4歲娃常跪地祈禱希望爸爸早點回來

『10歲孫女偷偷寫日記,寫著想爸爸,希望爸爸快回來,我看了心都要碎了。』3月2日是李繼平小孫子的生日,李繼平說出事後,他們家什麼節都不過,就兩個孩子的生日是必須慶祝的日子。『最可憐的就是孫子和孫女。』李繼平忍不住又抹起淚來。『他們的爸爸在書房擺了個佛龕,也不知兩個孩子從哪學的,經常跪拜在佛像前,嘴裡低聲念叨著,為爸爸祈福,希望爸爸早日回來。』

小孫子只有4歲,還不懂事,李繼平就告訴他,爸爸英語不好,去美國出差了。『小孫子就經常拿個地球儀,隨便一轉再拿手一指就能指到美國,說這是爸爸工作的地方,忙完就能回來。』李繼平說,每天能不想兒子的時間,就是晚上和小孫子一起玩的那短短幾個小時。

孫女今年10歲,這麼長時間不見父親,小女孩心裡早就明白了什麼。『孩子懂事,從來不和我們說。』有一次,孩子的姥姥收拾房間,無意發現了孩子寫的日記。『上面寫著想爸爸,希望爸爸快回來,我看了心都要碎了。』

思念期盼

見不到兒子我們絕不能倒下

『永勝啊,濟南的霧霾天已過去了,忙完了就快點回家吧。』

三年過去了,李繼平和文萬成天天都掛念著兒子。『他就和平時出差一樣,早晚都要回來。』李繼平說:『我兒子在馬來西亞那幾天,曾給朋友發微信說,雖然濟南有霧霾但外國的飯不好吃,想吃媽媽做的飯了。我們母子連心,我能感應到他在某處生活著。我要好好生活下去,見不到兒子,我絕不能倒下。』

採訪結束後,兩位老人把記者送到了門外,雪已經停了,陽光很好,天很藍,『永勝啊,濟南的霧霾天已過去了,忙完了就快點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