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兩會/難捨政協情 雷獻禾與政協一起成長的日子

著名導演、台籍全國政協委員雷獻禾。

他是長春電影製片廠一級導演,獲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他導演的電影《離開雷鋒的日子》公映時,創造了近年來大陸電影以低成本製作而獲高票房收益的奇蹟;他拍攝的影視作品榮獲『五個一工程獎』、『飛天獎』、『百花獎』、『金鷹獎』等一系列重量級獎項;他曾說越是市場化越要拍良心戲─他是著名導演雷獻禾,也是台籍全國政協委員雷獻禾。

根據台灣網報導,全國政協十二屆五次會議3月3日隆重開幕,在之後的台聯界別小組討論會上,雷獻禾總是踊躍發言,說起話來更是激情澎湃。3月5日,雷獻禾接受了本網記者專訪。

從他的眼睛可以看出,他是有些疲憊的。『當三屆政協委員了,剛開始的時候還不太清楚政協委員是要做什麼,盡什麼職責。十五年了,在慢慢學怎麼當一名政協委員,還沒怎麼學會,就要離開這個職位了。』從他的話語中可以聽出,十五年的政協委員生涯給了他很多感觸。他說,這可能是他的最後一屆,『我們的事業應該有更年輕、更有為的人來接著做,才能發展得更快更好。』

說起十幾年前剛到政協的『青澀時光』,雷獻禾仍然記得很清楚。『開始是有培訓的,但因為當時我在拍戲,所以就請假了,沒法參加這個培訓』,雷獻禾一點也沒回避『沒能快速學會如何當一名政協委員』的自身原因。

雷獻禾表示,剛開始還不大了解政協的行程,頭幾年總是忙著拍戲,很少能把一個會參加完,可能開到一半的時候就走了。『最有意思的是第一次參加政協會的時候,我在開幕那天就走了,因為那天開機,就請假走了。拉我的司機問「你是幹什麼的」?我說我是來參加全國政協會的,司機就問「今天才開幕你怎麼走了?嘿,您來開會還是幹什麼的?」而且記得走的時候見的都是來的人,沒有走的人。』

說到這裡,雷獻禾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幾聲。從那以後,他總會提前把拍戲與政協開會的時間錯開,告訴想與他合作的人『(政協開會的)這個時間我是不行的』。

十幾年的時間,雷獻禾不僅戲拍得越來越好,也更加知道怎麼當一名政協委員。『履職期間我一直在想怎麼樣來當政協委員,怎麼來做好工作,針對本行業的事情提出自己的意見和建議。這麼長時間慢慢了解政協委員應該怎麼做,怎麼協調交流,就像習總書記說的怎樣參政議政、怎麼寫提案。』雷獻禾認為,政協的理論建設也一直在不斷的完善中,包括怎樣參政議政、民主監督,『政協其實也不斷在探索中成長,我跟政協一起成長。』

作為導演,雷獻禾曾說,拍戲不能只考慮市場、只顧賺錢,根本不考慮觀眾是否喜歡、能夠接受,『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要拍良心戲』;作為政協委員,雷獻禾告訴記者,政協委員是代表人民的利益來參加政協會議,代表人民進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責任重大』。

雷獻禾向記者透露,他今年的一個提案,是針對明星高片酬現象進行綜合治理,對大家關注的『高片酬』、『高製作』、『低質量』、『三觀不正』等現象提出自己的治理方法。他認為,高片酬現象對行業損害極大。首先,高片酬是惡性競爭的結果,很多資本為了掙錢瘋狂進入影視行業,但這些人卻不懂影視,片面認為明星是要害,其他就不管了,但明星不是決定影片質量的關鍵,明星只影響收視率。

他舉例說,明星就像藥引子,並不是藥,自然就不能治病。很多投資人並不想拍好作品,只想把明星請來之後炒作,這也是為什麼請那麼多明星來,卻拍出質量粗糙的片子。此外,還有一個原因是電視台。電視台按明星給影視片定價,經紀公司炒作抬高價格。很多不懂這個行業的人在一起哄抬物價,造成虛高價格,使整個影視行業不能正常迴圈,『因為吃的不是藥,然後就垮了』。

近年來,大陸製作精良的影視作品《甄嬛傳》、《琅琊榜》等受到熱捧,雷獻禾認為,這是很好的一件事情,也很正常。

針對涉『台獨』藝人在大陸遭網友抵制的現象,雷獻禾指出,台灣是屬於大陸領土的一部分,這是不容置疑的國家底線。『找各種理由、任何方式來否定這個東西都是觸犯我們的底線。』他表示,在當前新的兩岸關係形勢下,兩岸影視工作者應反對任何人以任何方式進行『台獨』分裂活動,共擔大義。共同製作中華民族的電影,走向世界,取得更好的成績。『這些是我們應該努力去做,有意識的去做的。』

談到未來兩岸關係的前景,雷獻禾表示,現在兩岸關係雖然複雜,但未來肯定會越來越好,因為大陸強大了,有了話語權,主動權在大陸。兩岸間文化與民間交流不斷,促進了兩岸之間的相互了解。越來越多的台商、台灣青年來大陸投資、工作、求學,開始了解並融入大陸,也讓台灣一些有關大陸的虛假宣傳被戳破。

雷獻禾表示,希望兩岸『以和為美』,找到共同點,台灣方面不要觸碰『九二共識』底線,『在這個基礎上,我相信大陸人有智慧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