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輕代表陳若琳:嘗試度量兩會與年輕人距離

陳若琳。

2017全國兩會召開前,奧運冠軍陳若琳如此預測兩會的關注度。做為最年輕的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她嘗試度量兩會和年輕人的距離,『手機、電腦、電視,關於兩會的資訊無處不在,況且我也有機會身在其中,我就是年輕人啊。』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2013年,陳若琳每天6點出早操。在水汽氤氳的訓練館,她一遍遍從10公尺跳台上騰空、翻轉,最後跳入水中。『有一天在訓練時,領導告訴我,我被選為全國人大代表了。』陳若琳在接受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回憶,『我都驚住了。』那年,她剛滿20歲。2012年,陳若琳在倫敦奧運會成功衛冕10公尺跳台單人及雙人專案,以4枚金牌的成績與名將伏明霞、郭晶晶和吳敏霞並列大陸跳水隊金牌榜榜首。

全國兩會和國際跳水界新賽季時間重疊,陳若琳只好一邊參會一邊訓練,直到去年退役前,『不能全程參會』都是她回憶履職經歷時最大的遺憾。

『兩會期間,關注點不在我身上,不像奧運會,所有人都盯著我,生怕自己會出錯。』在陳若琳心里,參加兩會,好奇多於緊張。『把頭髮洗乾淨、臉洗乾淨、穿得乾乾淨淨』,選一身樸素的黑色衣服,陳若琳登上了開往人民大會堂的大巴士。『以前來這裡參加奧運表彰大會,主要是領取榮譽,心情很輕鬆,但參加兩會像上嚴肅的政治課,讓人多了一份社會責任感。』

陳若琳因傷從運動場上『畢業』後,轉身進了象牙塔。她有一份傲人的運動成績單—14歲成為世界冠軍,19歲成功實現『大滿貫』,23歲趕超師姐吳敏霞和體操名將鄒凱,成為大陸奧運史上最年輕的『五金王』。但鮮有人知道,長期的訓練導致她患有嚴重的頸椎傷病,針扎般的疼痛不時襲來,左手3根手指麻木無感。站在10公尺跳台上,看著一池碧水,陳若琳每一次起跳前都暗自祈禱,『千萬不要受傷』。

可她仍一次次走上跳台,『如果放棄,我會拖累整個隊伍,當時確定我要參加奧運會,如果換人又要重新配對,不一定能拿到冠軍。』擔心受傷、害怕競技水平遭遇瓶頸,是運動員陳若琳每天都面對的問題,進了高校,她需要從高強度訓練狀態進入完全學習的狀態,對錯過學習最佳年齡的陳若琳而言並不容易。但她樂於面對競技體育外的世界,嘗試運動員身份之外的更多可能性。

『現在很多人關注的不再是金牌,而是體育精神,是體育人身上的正能量。』但在陳若琳的詞彙裡,正能量不等於『雞湯』。『以前什麼都沒有的時候,會羨慕很多人,可當你最終站到高處後會發現,只要肯努力,肯用心,也可以達到這個目的。當然,有天賦也是很重要的。』

陳若琳退役後選擇轉型做了教練,但更多的運動員退役後仍深陷迷茫,且大部分人正值青春年華。『運動員每天訓練都很辛苦,還要克服很多傷病的困擾,競技體育很殘酷,不是所有人都能站在頂尖處,更多沒有拿到成績的運動員,退役後的生活甚至得不到保障。』因此,做為全國人大代表,陳若琳提出建議的方向,不乏『增加小眾專案的參與度』『妥善安置退役運動員』等內容。

走進高校後,陳若琳有了新的體會,她建議提升運動員整體素質,加強文化基礎知識的學習,『其實現在招退役運動員的學校也不少,但真正有時間學習的人不多。』陳若琳想過,倘若未來還有機會,除了為運動員爭取,也會為年輕人發聲,『希望可以改變大家對90後的印象。90後其實也很為別人著想,積極樂觀,熱愛幫助他人,我就是這樣一個人。』

在陳若琳看來,有時候年輕人看似直接的表達方式不代表『以自我為中心,不顧及他人感受』,相反,如果有更多年輕人願意表達意見,關注社會,就能讓更多人了解青年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