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他在沙特讀博 領獎學金住別墅圖書館坐擁海景

楊先津在圖書館的小白板前。

中東沙漠之中2009年崛起了一片綠洲—沙烏地阿拉伯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近幾年,這所大學成為教育界的網紅,有大陸學生稱其為『dream school』(理想的大學)。

根據台灣網報導,這所大學錄取的學生除了免除住宿、學費、醫療保險等費用外,每年還有2~3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4萬~20萬)的獎學金,還提供探親的機票。學生公寓是2~3人一棟的小別墅,幸運的話還可以分到海景房。

這所大學校園夠美麗,座落在海邊,圖書館坐擁海景,遠處是地標建築燈塔,校慶還會放映美輪美奐的水幕電影,在這樣一所大學求學是怎樣的體驗?為此,廣州日報記者專訪了一名在該校求學三年,正在攻讀博士學位的大陸學生。他說,在沙不用擔心生活問題,還有時間培養業餘愛好,大陸學生來求學是不錯的選擇。

楊先津在沙烏地阿拉伯阿卜杜拉國王科技大學(以下簡稱為KAUST)已經學習了三年,現在是他讀博的第一年。

為轉專業申請沙特大學

他讀博的典型是有課就去上課,沒課早上去實驗室,12點吃午飯。因為宿舍離實驗室只有5分鐘路程,會回去睡個午覺。14點左右到實驗室,17點30分吃晚飯,晚上去實驗室或圖書館看書。隔天會去跑步鍛鍊,周末晚上會和同學聚聚。

楊先津本科就讀於重慶大學,學的是軟體專業,研究生在浙江大學讀電腦專業。當時楊先津就考慮以後準備轉攻讀數學類的專業。正好,KAUST的幾名老師來到浙大宣講,其中一位是大陸人。此外,他也聽同學介紹過這所大學,並了解到這所學校有對他口味,研究數學專業和機器學習方向。

『豪華的感覺』,學校的硬體過硬他早有耳聞。『當時對中東也不太了解,有種神秘感,對中東生活好奇,就申請了。』楊先津當時申請的是KAUST的應用數學碩士研究生。『因為轉專業,沒基礎,直接讀博不可能完成,所以先讀碩士。』

每年招十餘名大陸學生

KAUST在大陸每年招收10餘名學生。申請並不容易。但楊先津的申請比較順利,全程在網上完成,也不需要像美國高校那樣寄送成績單。而且,等待錄取結果並不漫長,『等了兩三個月拿到offer。』錄取通知是通過郵件告知,楊先津當時『很激動』。

楊先津於2014年的9月乘坐飛機抵達沙特的吉達,校方已經安排專人在機場迎接新生。KAUST坐落在吉達以北80公里外的海邊。那裡是戈壁裡的綠洲,環境優美、植被多樣。

楊先津抵達沙特後的直觀感覺是『挺熱』,當時是沙特最熱的時候,溫度有攝氏40多度。但KAUST在海邊,沙塵暴少見,空氣品質也挺好。

校方的專車將楊先津拉到住宿中心辦理完手續後又送到學校公寓。這不是普通的高校宿舍。學生公寓是小別墅,容納2~3人,每個人都有單獨的房間,床、書架、衣櫃、辦公桌,衛生間一一俱全,樓下是客廳和廚房。甚至有幸運的學生還能分到海景別墅。

對於在大陸住慣多人間宿舍的大陸學生,這樣的宿舍讓人驚喜。不過楊先津覺得大陸高校的宿舍也有它的好,『人多熱鬧』。

『新生周』騎駱駝出海浮潛

楊先津的室友一位是阿拉伯人,另一位是土耳其人。從最初開始相處,楊先津沒有感受到與外國室友間的文化差異和衝突,『與人交往都差不多,禮貌、熱情就好。』只是楊先津感覺剛開始語言交流不太順暢,有時候說著說著還要查字典。

正式上課前,新生有兩周的空檔期,學校安排了一系列的『熱身』專案:介紹校園、走訪周邊景點、學生融入的各類活動…等,『白天去參觀學校,晚上各種會議,各個部門、老師會來介紹科研情況』。

KAUST是沙特唯一一所男女合上的學校,在校園裡,外國女生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在校外則需要穿上黑袍。這樣的文化差異,提醒著楊先津身處中東。

各種體育專案也穿插在這兩周當中,騎駱駝、騎馬、浮潛、出海釣魚、打高爾夫球,衝浪等。楊先津感覺到學校花了很多精力安排,每天的專案都不同,『(這些專案)一般國外大學都有,不過我們時間算比較長。』

最令楊先津驚喜的是,KAUST的生活設施比較方便,服務也細緻周到。比如需要辦理簽證,只要給學校寫信,會有專人提供幫助。代辦也行,價格還不貴,只需要200多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

碩士待遇每年7萬美元(約合人民幣48萬)

熟悉校園活動結束,楊先津開始了學業。他更加感到學校斥巨資打造的硬體,設備儀器對學習有幫助。比如,學校擁有一台超級電腦,處於世界領先水平;做生物實驗的學生想做就做,不用排隊等實驗室。

讓他感受深的還有圖書館。KAUST的圖書館坐擁海景不說,館內配置的都是蘋果電腦,學習體驗如衝浪一般。圖書館有掛滿整牆的白板,有時它會成為楊先津的作業本,在上面寫滿數學推理公式。

透過寬敞明亮的落地窗可以看KAUST的海邊地標建築燈塔,有學生形容它的壯觀,『晚上燈效全開,你會哭暈的。』楊先津說,燈塔既是觀賞建築,也是航船指示塔。夜晚發出五光十色的光線,燦爛得讓人有些暈眩。

水幕電影同樣讓學生們稱讚叫奇。在校慶5周年時,曾放映一些教授做科研的場景,電影效果與3D媲美,楊先津第一次看到投影在水帶上的電影也被『震撼了』。

斥資打造校園硬體之餘,KAUST對研究生的待遇標準也不低。楊先津收到的碩士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寫的是7萬美元/年,除了住宿、醫療、機票、保險、學費,還剩餘2萬美元/年。『基本上夠用,在學校設施比較便宜。』如今,他的博士待遇提高到7.5萬美元/年。

碩士畢業論文可以不寫

在KAUST求學,楊先津感受到最大的不同是『課堂討論很多,學生主動參與討論。』老師在課堂上也鼓勵學生積極發問。楊先津每個學期差不多修5門課,『作業多,有時要熬夜。』

碩士研究生可以選擇寫畢業論文也可以不寫,上學的時限自然就有長有短。寫畢業論文要上兩年學,不寫畢業論文則需一年半。楊先津感覺選擇做畢業論文的學生比較多,他就是其中一員。他的畢業論文花了半年多時間,導師是一名葡萄牙人,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取得博士學位。他很慶幸遇到一位好導師,給了他比較大的自由度,讓他看論文,不懂的地方再問,在課堂上,小問題老師也會講解得透徹。

此外,楊先津還感受到國外同學做科研的別樣態度。他們做科研比較細,追隨自身興趣,不會特別強調實用化,而導師也鼓勵學生這種想法。比如,有一個團隊研究沙漠裡植物對鹽鹼性的抵抗性,『他們不太注重經濟價值,就是特別感興趣。』諸如此類細小的研究方向也有人在做。

課餘學會了潛水法語

學校提供了多元化的選擇,這三年楊先津學到了新的技能,比如語言、潛水等,過得很充實。課餘時,楊先津參加了不少活動,聽音樂會、打球、法語班,他接下來還打算學習阿拉伯語,『阿拉伯語發音和中英文不一樣,有些音發不出來。』

『沙特很安定,人少,生活節奏很慢。』有時楊先津也會去附近的城市吉達購物。有一次,他在吉達的商場看到電視在播《三國演義》,有趣的是畫面裡是阿拉伯語配音的張飛。

大陸學生少不了大陸菜。楊先津也經常在廚房自己煮飯,學校有三個超市,各類蔬菜、肉類、大米都能買得到。有時周末和同學聚會每人做一個拿手好菜共用美食,『雞汁娃娃菜、醬牛肉、水煮魚…等』他說,偶爾還是要吃點辣的恢復戰鬥力,楊先津是重慶人,喜歡辣。

這所大學並不都是家境富裕的學生,楊先津觀察周邊的同學,有錢的有,沒錢的也有,不少阿拉伯同學還是工作以後再來求學的。KAUST提供的獎學金不像多數歐美國家的高校不給研究生提供獎學金,這給經濟條件不太好的學生提供了機會。

碩士畢業以後,楊先津『想多學點』,於是他於2016年在本校繼續攻讀博士。『博士階段課比較少,大多數時間在辦公室做科研。』

『畢業後可能繼續做博後,也有可能去工作。看自己發表的論文情況。』楊先津說,『在這邊了解得更多,想法更國際化。』楊先津說在沙特不用擔心生活問題,還有時間培養業餘愛好,大陸學生到KAUST求學是不錯的選擇。


學生宿舍的客廳。


臨海的圖書館,硬體設施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