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人物/小學校長捐2000餘萬助學金

柏江在距距離通江縣城90多公里的兩河口家訪,並送去最近一期助學金。

巴中市通江縣民勝小學校長柏江拎著手提包出門了,3月4日,周六,天剛亮。他的包裡放著11個信封,信封內裝著數額不等的現金。他駕車向鐵溪鎮方向行駛,要為沿線100多公里的11個貧困孩子送去本學期的助學金和生活費。

根據暖新聞報導,下午六點,柏江離開河口鎮鞍子村貧困生郭敬的家時,大山裡已經暮色四合。汽車里程表顯示,當天共跑了270公里路,可手提包內還剩下3個信封,『任務沒完成,明天還得繼續跑。』

七年來,從當初任職的涪陽小學到現在的民勝小學,幾乎所有節假日,柏江都一直在路上。那台價值四五萬元的座駕,已累計行程近17萬公里,他的足跡踏遍全縣49個鄉鎮和400多個村莊,為680位貧困孩子送去愛心助學金500餘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由於常年勞累奔波,39歲的柏江看起來遠比同齡人『成熟』。

身為一名小學校長,柏江個人並無多大的『能量』,面對貧困學生時,他也常常喟嘆『有心無力』。可他卻憑一己之力,架起了一座橋,橋的這頭,是大山裡急需幫助的貧困學生,橋的那一頭,則是山外眾多的愛心人士。而這座橋梁的支點,就是愛與信任。

談及未來,柏江說,自己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但他最大的心願就是能早點『失業』。當貧困徹底消除,自己也就徹底卸下擔子了,他盼望這一天早日到來。

七年跋涉 走遍全縣所有鄉鎮

柏江4日上午9點前往當天家訪第二站—毛浴鎮龍溪村2社貧困生雷佳的家。

3年前經人推薦,柏江前往雷佳家中探訪,貧寒的家境令他震驚。柏江聯繫了『春夏秋冬』愛心基金,資助雷佳的學費和生活費,同時協調有關方面免去了他上學的公車費用。當時讀五年級的雷佳還有些不良習氣,柏江每次家訪都給他講述做人的道理,讓他欣慰的是,六年級時就沒有聽到不良反映了。柏江把本學期的1500元助學金交到雷佳爺爺手中,並讓雷佳本人簽字確認。

下午1點,柏江到達兩河口鎮鞍子村,這是當天的第五站,一處老舊土坯房前,聽到他的聲音後,11歲的小婷拉著8歲的弟弟,歡樂的從屋裡跑出來。

今年已是小婷第九次收到『春夏秋冬』助學金。小婷2歲時父親不幸溺水身亡,母親抱著剛滿25天的弟弟出走,小婷和爺爺奶奶相依為命,好幾次陷入輟學困境。2012年,一次家訪考察,柏江找到了小婷,將其納入『春夏秋冬』計劃。最近,小婷的母親改嫁,弟弟也被送回家和爺爺奶奶生活。柏江正想辦法為小婷的弟弟申請一些額外救助。拿著信封,小婷的爺爺奶奶感激不已:不用再為孩子一天13元的住校伙食費發愁了。

為了掌握貧困生的具體情況,將每筆助學金及時送到他們手中,每個周末,柏江一早從家裡出發,隨身帶著礦泉水和方便面,渴了就喝礦泉水,趕上吃飯時間,就用開水泡麵。從最初的搭車步行,到後來騎車家訪,再到開車家訪,這些年,他已跑遍了通江縣的49個鄉鎮,到過近400個村社。貧困生的家庭住址、人員結構、經濟現狀,致貧原因寫了厚厚的幾大本。

7年前,因為一段特殊的經歷,柏江與愛心助學結緣。2010年3月的一天,柏江聽愛人講,她所工作的學校來了一位上海姑娘,實地考察她所資助的貧困學生情況。結果查出幾名『貧困學生』資料造假。這讓她非常生氣,準備第二天『打道回府』。

妻子的講述,勾起柏江的一件心事。2007年,他到村小檢查工作,在一條小河邊遇到一位名叫付宗朝的村民,懇求他能聯繫好心人幫幫侄子陳富強。陳富強自幼喪父,母親出走,由付宗朝收養。如今付宗朝年事已高,一貧如洗,他只好寫求助信。柏江當場答應,可幾年過去了,承諾一直難以兌現,他也一直為此難以釋懷。

要是這樣的好心人早點出現該多好呀!柏江通過妻子邀請上海姑娘到家中做客,向她講述了那封求助信的往事,上海姑娘當即決定去柏江工作的涪陽小學看看。第二天上午的升旗儀式後,學校為30多名在全省少兒書畫大賽上的獲獎學生頒獎,柏江還作了《大山深處也有金鳳凰》的國旗下講話。上海姑娘深受感動,決定辭掉上海的工作,在涪陽小學支教一學期。

支教期間,柏江陪同她對全鎮貧困學生進行家訪。每去一所村小學,他們都會為孩子們帶點鉛筆、小本子和零食。在去最後一所村小學時,上海姑娘特意帶了23塊小蛋糕。分蛋糕時,一個不多,一個不少,剛好23份。『天哪,緣分呀!』上海姑娘激動的跳起來,她將這個故事寫出來放在微博裡,引起新加坡、馬來西亞等眾多朋友圍觀。

因為這段奇妙的緣分,這位上海姑娘發起成立了『星心陽光』愛心團隊,並吸引了眾多朋友加入。柏江身後的愛心團隊也越來越多。

2012年,『春夏秋冬』基金聯繫上柏江,願意為貧苦學生每期1500元。2013年,『香港萊蒙』基金找到柏江,希望資助山裡的貧困大學生,每生5000元,每年資助30名。從結緣第一位上海姑娘,到後來的鄭先生、留學加拿大的朱先生,從『星心陽光』組織到『AM』基金、『春夏秋冬』基金,山音計劃、『個人對口資金基金』等,如今,柏江已和6個愛心團體建立起了長期聯繫,受助對象也從最初的幼稚園、小學擴大到了初中、高中和大學。

堅持原則『鐵腦殼』贏得信任

上海姑娘2010年秋要回上海了,柏江被授權全面負責『星心陽光』在通江的所有工作,重點做好對通江貧困學生的資訊採集工作。

柏江手中的『權利』引起了一些人找到他,要求關照一下他們的孩子。一開始,柏江婉言拒絕,但他最終沒有『硬』過一位最要好的朋友,在這位朋友的現場『監督』下,他把要關照的『貧困學生』資料發到了上海姑娘的郵箱裡。『哪知細心的上海姑娘,通過電話抽查發現是我的「關係戶」,狠狠的把我批評了一頓。』柏江與上海姑娘和『星心陽光』團隊建立的所有信任,幾乎全部消失,自己還差一點就此『下課』。

『這樣作假,既對不起上海姑娘,也對不起「星心陽光」,更對不起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貧困學生。』柏江決定,對每一個貧困學生不僅要實地家訪,而且還要找第三方進行『佐證』。後來,柏江成了六親不認的『鐵腦殼』。就連自家親哥哥房子被大火全部燒毀後,父母再三請求將他的兩個親侄子納入救助對象,柏江始終都沒有答應。

正因為敢逗硬、吃得苦,柏江重新贏得了愛心團隊的信任。從2012年起,他全面擔負起貧困學生的資訊採集和助學款發放工作。柏江說,他只是在愛心人士和貧困學生之間搭起了一座橋,而這座橋的重要支點,就是愛心人士對他本人的信任。他時刻警醒自己,決不能絲毫辜負這份彌足寶貴的信任,否則將前功盡棄。

最大心願:早點『失業』摘掉貧困帽子

4日中午11點半通江縣鐵溪中學操場上,柏江和受助學生鄭露站在一起,以大山為背景合了一張影,貧瘠的山野裡,一簇簇野櫻桃花正頑強的綻放。

15歲的鄭露就讀於鐵溪中學初三。小學四年級時,鄭露的母親離家出走,父親病逝,她和爺爺奶奶相依為命。柏江和愛心人士不僅關心她的生活,更關注她的成長。從五年級起,鄭露擔任班長、學校文藝活動的主持人,是同學們公認的『小明星』,上初中後,成績一直名列前茅,還獲得過全縣演講比賽的第三名。鄭露的變化,柏江看在眼裡,喜在心裡。

如今,柏江成了通江縣的名人。當地的一家知名論壇,公布了他的電話號碼。經常有求助者打來電話,不少人誤以為他是慈善機構的老總。

在抓好教學管理的同時,還要投身社會公益,柏江坦言壓力不小。對家人他心存歉疚,七年來沒有陪老婆孩子出去旅遊過。2012年,老母親重病住院期間,當時正忙著一批高一貧困新生的家訪,根本無暇照顧。如今伴隨『名氣』而來的,是日益增加的作量。

在民勝小學的檔案室內,珍藏著柏江收下的唯一禮物—貧困學生李晉舟的奶奶手工製作的一雙鞋墊。當從老人手中接過禮物時,柏江也就接過了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正是鄭露這樣的貧困學生,給了柏江繼續走下去的力量。每每看到孩子們燦爛的笑容和點滴的進步,柏江內心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就增加了一分。

隨著通江縣脫貧工作的深入推進,部分貧困學生的家庭條件有了好轉。在繼續資金支援的同時,柏江更關注智力脫貧,扶助的面更大。比如,送通江的老師到上海學習交流,愛心基金補助每位教師8000~10000元的費用,他希望通過這種對口幫扶機制,助推當地教育脫貧。

談及未來,柏江表示最大心願就是早日『失業』,當通江摘掉貧困帽子,貧困學生都能快樂學習和健康成長時,自己也就徹底卸下擔子,他希望這一天早日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