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

摩拜創始人胡瑋煒。

看到摩拜創始人胡瑋煒時,她正蹲在地上跟新車的設計和技術人員一起琢磨Mobike Lite的迭代版。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就在採訪的前一天,摩拜剛剛發布了經典版的迭代版,提升了碟剎電機技術和滑行距離,而且碟剎相對原版的點剎車系統制動能力更強;將以前的硬塑腳撐改為了鋁製單車腳撐;增加了金屬車籃,車籃採用超大網格,避免籃內積下垃圾;增加了可升降座椅。

胡瑋煒說,摩拜單車一直在快速迭代,這次是因為有比較大的調整才正式對外公布。而共用單車領域也引來了大量的跟隨者,比如優拜單車、小鳴單車、Hellobike、CCbike等等,但目前占據主場的兩大陣營,就是摩拜和ofo。

一方面,兩者各自不斷迭代新車,逐漸形成了一些共有理念,比如ofo新車開始應用實心輪胎,摩拜也生產了騎行更輕快的自行車。另一方面,兩者都開始拓展新市場,摩拜在占領一線城市之後開始進入二線城市,第一站選擇了成都,甚至布局海外,將市場開闢到了新加坡,而ofo則宣布從校園正式走向城市。

『這個車筐如果有人使勁兒往上提怎麼辦?承受得住嗎?』

『一般來說……應該不會有人這麼幹吧?』

『但我們必須把這種情況考慮進去。』

也許,正是無數個這樣的討論,設想了各種被破壞的可能性,又受制於當時的技術限制,才造出了被吐槽的摩拜單車:騎著重,座椅無法調節,沒有車筐……


摩拜單車經典款迭代版。

以下是採訪實錄:

智慧:像哆啦A夢一樣用車

創業邦:在摩拜出現之前,共用單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那時大部分的設計師都把精力放在如何讓固定樁變得更美觀和便捷上,那麼,您當時是怎麼想到要做無樁自行車的?

胡瑋煒:以前每次想要騎公共自行車時,都找不到停車點,也不知道去哪裡辦卡,我就在想,為什麼一定要有樁呢?當時有很多人在討論智慧自行車,但什麼才是真正的智慧?像哆啦A夢的口袋一樣,隨時隨地想騎自行車就能騎,這就是我所想的『智慧』。

創業邦:當時想到共用單車領域會像今天這麼熱嗎?

胡瑋煒:當時我創辦了汽車新媒體GeekCar,已經認識到出行領域會發生很多變化,也看到很多共用產品出現,在思考未來交通出行領域會出現怎樣的形態。當時的判斷是,出行不能僅有汽車,汽車達到一定數量會出現很多問題,還應該包括自行車。如果把出行比作一個森林的話,不只要有猛獸,還應該有很多小動物,這才是生態平衡。

創業邦:一開始的技術研發困難嗎?

胡瑋煒:技術從來都不是很大的問題,問題在於要想清楚自己需要怎樣的產品,如何讓技術和需求結合,把它整合成很美妙的產品。

創業邦:如今後來者如何選顏色已經成為了比較頭疼的問題,摩拜單車當初為什麼會選擇橙色?

胡瑋煒:當時我們也選擇了很多顏色,最終確定了橙色,在城市裡顯眼但又不突兀,讓人感覺積極,陽光。

創業邦:摩拜單車推出後的傳播速度讓你覺得意外嗎?

胡瑋煒:確實,在摩拜單車還沒有推廣時,我每天刷朋友圈,就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人在拍照分享,曬騎行記錄。這說明了這件事本身的價值,它確實有著很強的市場需求,我們選擇的方向沒有錯。

創業邦:從目前的資料來看,現在騎摩拜的主要是哪些人?

胡瑋煒:從目前的使用情況來看,摩拜的群體以80後、90後為主,也有70後,甚至老人和兒童,用戶群分布非常廣泛。

體驗:先要有得騎,而後是輕快

創業邦:很多人吐槽摩拜難騎,這是當時有意為之?

胡瑋煒:我們首先考慮的是有得騎,然後才是騎得輕鬆,因為自行車的使用是一個經年累月的過程,投放一兩個月可能不太明顯,有一兩年問題就會顯現出來。如果車都是壞的,還有什麼體驗可談?拿座椅來說,頻繁升降的話,就很容易出現問題,而當時沒有更好的技術方案可以解決,我們就根據適合亞洲人的座椅高度,把它固定了下來。

創業邦:據說因為要求比較『奇葩』,摩拜不得不自建工廠?

胡瑋煒:是的。摩拜單車的自行車都經過震動測試來驗證安全性,很多細節我們也都考慮到了,拿坐墊來說,在造車的過程中我們測試過一批買來的坐墊,發現雖然很軟,但如果有人惡性破壞,在上面劃口子,下雨天坐上去就會一屁股水,所以坐墊一定要用更結實的。

創業邦:但迭代版的座椅可以調節了?

胡瑋煒:對,如今推出的迭代版技術含量更高,騎起來會更輕快,而且一秒鐘可以調整座位。但這項技術如果要大規模量產,還需要驗証是否耐用。

創業邦:摩拜如今的返修率怎麼樣?是否能真正做到4年免維護?

胡瑋煒:雖然我們說4年免維護,但不可能花半年的時間就設計製造出完全達到這種水平的單車,因此也在不斷迭代、加固,延長各個部件的使用壽命。從另一方面來說,4年是否是更好的時間,也是有待考驗的。因為要做到4年的長使用周期,就不得不犧牲掉一部分的騎行體驗。所以,我們做了Mobike Lite。到底是4年還是2年更合理,我們也希望在使用的過程中找到答案。

創業邦:迭代版推出後,原有的車輛會回收嗎?

胡瑋煒:會回收一部分單車進行迭代,因為摩拜經典版的車身和車架可以使用8年,大部分部件也都可以繼續使用。

創業邦:迭代版單車在成本上有變化嗎?

胡瑋煒:基本和之前相同,稍稍有所降低。成本的大規模壓縮有一個過程,一方面是時間,一方面是產品設計的不斷改進。此外,成本理想程度也跟零件的回收周期有關,就像之前說的,幾年更好,我們也還在探索當中。

格局:尚無定論,不如安心做產品

創業邦:如今共用單車眾多玩家進入,摩拜是否會感受到壓力?

胡瑋煒:進入者越多,越說明了我們所做的事情是對的,競爭始終是相對的,目前也還沒有什麼格局可言,因為競爭只是一個副產品,最主要的還是要做好產品本身,無論環境多惡劣,我都要生存下來。首先要把車鋪到用戶眼前去,讓用戶想騎車的時候就能看到,不然講下一步是沒有意義的。

創業邦:目前,摩拜宣布進入二線城市,並把第一站選在了成都,在二線城市的選擇上,有什麼標準嗎?

胡瑋煒:大的品牌都對城市有分級,摩拜投放城市的選擇也基于對多種因素的考慮,比如人口密度、商業活躍度、人均收入等。甚至城市是否適合騎行,人們是否喜歡接收新鮮事物,都是參考因素。但總體來說,對二線城市的運營還在進一步摸索中。

創業邦:在投放量上,摩拜是怎麼測算的?

胡瑋煒:摩拜在每個城市都有一定的模型來支援投放決策,比如在哪個地方有更多人打開App。如果用戶想要用車時,步行100公尺或30公尺就可以找到車,這是最理想的結果,但要保證有效使用不只是投放量的問題,還需要教育用戶把車放到大家隨處可見的地方,而不是停放在小區裡或者其他很難找到的地方。

創業邦:公共自行車在運營中要面對的一個很大的問題是『潮汐現象』,就是上下班高峰期,單車會主要集中在一個地方,以往有樁自行車採用的方式主要是人工搬運,摩拜是怎麼解決這個問題的?

胡瑋煒:沒有人能夠解決潮汐的問題,我們並沒有在這方面進行人為操作,靠人來搬畢竟不是一個長遠的工作,我們也並不奢求能解決所有人的需求。

運維:一面靠技術,一面靠教育用戶

創業邦:之前,網上曾爆出大量圖片,摩拜單車被被拆掉輪胎,二維碼被塗,或者有用戶索性自己加鎖,這些問題摩拜是如何應對的?

胡瑋煒:一方面是通過技術來改善,例如摩拜二維碼一開始用的是貼紙,如今用的是有機塑膠,並且是鉚上去的;另一方面,這也是一個用戶教育的過程。共用單車模式確實解決了最後一公里的出行問題,因此,無論是二維碼被破壞,還是自行車遭損壞,都會直接影響到周圍單車用戶的使用,往往會引起公憤,我們也可以越來越快速地拿到資訊,並申請警察介入,破壞者甚至可能被刑事拘留。

創業邦:有人認為,政府以往的公共自行車會和共用單車形成利益衝突,政府如今的態度是怎樣的?

胡瑋煒:大的方向是向好的,摩拜目前已經和上海楊浦等地區政府進行了合作,當地政府幫助摩拜劃出白線,設立建議停車點。在我看來,政府的有樁自行車也會對無樁自行車形成補充,大家的出發點和目標是一樣的,而政府的做法有它自身的好處,比如免費、停車點比較固定,大家對停車點的位置以及潮汐情況非常了解,因此會很方便。

創業邦:盈利問題一直是公共自行車被詬病的地方,摩拜如今的盈利情況如何?

胡瑋煒:公共自行車無法盈利並不是事情本身的問題,而是方法不對。很多人對標國外,但國外都是有樁自行車,我們是世界上第一個做無樁自行車的。

從另一個層面講,雖然摩拜發展得很快,一年就相當於其他公司的兩三年,但仍舊是一個嬰兒,處於成長期,現在討論盈利還為時過早,但未來的想象空間很大。目前,我們也建立了大資料專家和團隊,跟很多機構合作,把資料貢獻出來,幫助政府更好的進行城市建設、規劃,以及交通管理等。

創業邦:摩拜有可能發展電動自行車嗎?

胡瑋煒: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但在現階段,做比說重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