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報報/Apple Pay稱雄美國 在華敗北

Apple Pay。

蘋果Apple Pay進入大陸已有一年多的時間,縱觀這一年,蘋果卻頗有些虎頭蛇尾—剛推出時陣仗很大,如今籍籍無名。

根據台灣網報導,這項由蘋果、銀聯支援,堪稱『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技術在大陸市場一度掀起波瀾,引發市場對第三方支付格局的討論。

『This is it』,蘋果CEO提姆·庫克在推出Apple Pay時頗為意氣風發。如果從美國市場的表現來看,庫克確實是有底氣的。資料機構BRP在近期的報告中指出,目前全美已有36%的商家開始支援Apple Pay,這一比例遠遠超過上年同期的16%,躍居第一大移動支付服務機構。

然而在大陸市場,Apple Pay的表現遠低於預期。2016年2月18日,Apple Pay正式進入市場,上線當天綁定銀行卡就超過3000萬張。而在嘗鮮熱潮過去後,一年後的如今,Apple Pay卻蹤跡難覓。

從技術上看,蘋果的移動支付技術並不遜色於支付寶和微信,但為什麼它就是發展不起來?看完這篇文章,你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在美國市場:兩年當上支付龍頭

蘋果秋季發布會於2014年9月10日舉行時,庫克發布了基於NFC(近場通信技術)的Apple Pay,並於當年10月20日在美國正式上線。

Apple Pay上線之初即面臨傳統信用卡公司的無接觸支付方案、Paypal和Square等移動支付應用技術,以及谷歌Android Pay與三星Samsung Pay等基於手機的支付解決方案的競爭。

2015年,調研機構統計發現,Apple Pay較一年前剛推出時曾出現明顯下滑跡象。但經過兩年時間,Apple Pay已經後發先至,拿下了移動支付第一。

波士頓零售合作伙伴(以下簡稱『BRP』)周二提供的調查資料顯示,蘋果的移動支付服務Apple Pay已超越先前的市場龍頭PayPal,成為美國商家最普遍支援的移動支付平台。

可以說,Apple Pay上線兩年,已經成為美國移動支付市場的龍頭。而蘋果在最近舉行的財報電話會議中也表示,受益於用戶數量增長兩倍的推動,Apple Pay全球交易量在去年第四季同比增長了500%。但是蘋果並未公布有關Apple Pay的任何交易資料。

在全球其他國家,Apple Pay目前已經進入澳大利亞、法國、加拿大、大陸、俄羅斯、瑞士、英國、紐西蘭、新加坡、西班牙和日本等。在澳大利亞遭遇『四大銀行』抵制的Apple Pay,也獲得了當地用戶的支援。外媒9to5Mac進行了一次民意調查稱,9590位參與調查的用戶中,共有4823人(50.29%) 表示:願意為使用Apple Pay而轉用支援Apple Pay的13家小型銀行。

大陸市場:『什麼Pay?』

但在大陸,Apple pay的使用情況卻完全是另外一幅冷清景象。近日,《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在深圳走訪了部分與Apple Pay合作的商家。

『這裡能不能用Apple Pay買單?』

『什麼Pay?』。

這是在人來人往的華強北地段的一家肯德基店裡,記者和一位前台工作人員的對話。

在結算櫃台前,微信支付、支付寶支付、銀聯閃付依次排放,但這位前台工作人員顯然並不清楚Apple Pay是什麼。

該店的門店經理聞聲走過來問清情況後忍不住笑了。『就是蘋果支付,這個銀聯的終端就可以用。』他對旁邊的工作人員說道。該門店經理對記者表示,門店每天接待顧客上千名,微信、支付寶每天使用的頻次非常高,但是非常少的顧客會使用Apple Pay,每周大概才會有一兩單。

在附近的麥當勞和7-11便利店,記者了解到的情況也類似。掃碼支付相比NFC手機的近場支付使用頻次有天壤之別。微信支付、QQ錢包、支付寶、京東錢包、百度錢包、翼支付等等本土的支付工具都在擠壓Apple Pay的市場空間,他們的共同點就是—掃碼即付。

在華強北商圈走訪約20家商戶,記者發現僅有麥當勞、7-11、屈臣氏等幾家商戶表示可以使用ApplePay結帳。多家商鋪中雖然POS機標有銀聯閃付Quickpass的標誌,也就是可支援Apple Pay,但店員並不了解如何操作。

在華敗北的四大原因

在美國風生水起的Apple Pay,在大陸怎麼不行?記者總結了四方面原因。

1. 費率和補貼

在有銀聯閃付標誌的店鋪,有店員對記者表示,不希望通過ApplePay途徑收款,主要是和補貼有關。據悉,目前銀聯閃付的費率在0.38%~1.25%,微信支付、支付寶的收費在0.6%~2%。但支付寶、微信支付在補貼上力度較大,給予商家優惠後,兩者的費率較銀聯閃付更有優勢。

2. 缺乏社交屬性

易觀資料顯示,2016年第三季度,支付寶在大陸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的規模占比達50.42%,目前仍然領先于騰訊旗下財付通(微信支付)的38.12%。但是從變化趨勢來看,支付寶的市場份額同比下滑了約18%,失去的份額也基本上是被競爭對手財付通奪走,而這與微信更具優勢的社交屬性不無關係。Apple Pay也與此同理。

3. 硬體限制與升級成本

銀聯一位負責Apple Pay專案的內部人士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相對市場普及更高的二維碼支付,NFC近場支付進展比較緩慢。主要是受到兩方面的約束:一是因為硬體技術依賴。近場支付需要IC、ESE安全硬體支援,以Apple Pay為例,需要iPhone 6以上手機才能夠支援,用戶受眾範圍小;二是POS機安裝、改造成本較高。Apple Pay需要閃付功能POS機受理,目前全國支援近場支付的POS機約有600萬台左右,改造速度雖在穩步推進,但是相比遍地開花的二維碼低成本推廣,改造一部POS機大約需要300元,一部新的POS機低標準產品價格約600元,成本高出許多。如何說服商鋪花成本安裝或更新POS機設備也是一個不小的挑戰,尤其相比幾乎『零成本』的二維碼而言。

4. 市場規模基數

大陸已是全球最大的移動支付市場。據艾瑞諮詢資料,2016年大陸第三方移動支付的價值上漲三倍至38萬億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摺合約5.5萬億美元。而據Forrester Research資料,2016年美國的移動支付市場為1120億美元。對比可知,大陸移動支付市場規模是美國的50倍。

新的擔心:支援者銀聯在轉向

令Apple Pay擔心擔心的,可能還有合作伙伴銀聯開始推出二維碼標準了。

此前,銀聯在是否進入二維碼支付市場方面一直舉棋不定,在移動支付上花足力氣推動NFC。但二維碼的普及速度明顯超出了大部分人的想象,NFC近場支付本身的局限性則難以突破,遲遲打不開局面。

銀聯於2016年12月12日,也開始推動自己的二維碼支付標準,線下『四方模式』、線上『五方模式』推廣商戶接入二維碼。銀聯此次加入二維碼支付市場,與2016年8月央行公開承認二維碼支付有著一定的關係。2016年8月,支付清算協會向支付機構下發《條碼支付業務規範》。這是央行在2014年叫停二維碼支付以後,首次官方承認二維碼支付地位。

此外,銀聯一直以來推廣的『雲閃付』效果不佳(Apple Pay正是銀聯『雲閃付』業務的一種),也是銀聯決心進入二維碼支付市場的另一原因。據易觀最新資料顯示,2016年第二季度大陸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上半年整體交易規模達134776億元。其中,銀聯僅占據0.91%。

銀聯顯然不願錯失去巨大的移動支付市場蛋糕。在推出二維碼支付標準的同時,銀聯攜手各商業銀行和近兩萬家商戶門店推出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優惠活動,覆蓋『雙十二』、元旦、春節前三大時點。與此同時,各大銀行也紛紛行動布局二維碼市場。從去年7月開始,工商銀行、建設銀行、民生銀行、中信銀行、招商銀行等各家都推出二維碼支付產品。

銀聯和各大銀行機構是Apple Pay在大陸市場的主要推動者,在Apple Pay剛進入中大陸市場時,各大銀行零售業務都積極向客戶推廣使用Apple Pay。重心轉移到二維碼支付,可說類似於『兄弟倒戈』。

Apple Pay還有翻盤機會嗎?

要回答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即回答『銀聯和銀行會否繼續扶持NFC支付?』

上述負責Apple Pay專案的銀聯人士向記者表示:『我們認為二維碼還是輔助功能,是市場的補充。二維碼和NFC支付消費場景有差異化,二維碼主要是小額消費、能深入到四肢末梢,NFC場景更多的替代刷卡功能,支援較大額度消費。』該人士還表示:『因為產業鏈條太長,NFC普及難度更大,所需時間漫長,但從技術潛力來看,NFC支付未來更有市場空間。』

目前來看,兩種技術未來誰執牛耳,尚難定論。目前主流意見認為NFC在安全性上比二維碼優勢更大,而公車卡等近場支付也帶來了一些便捷體驗。

艾瑞諮詢高級分析師李超表示,『Apple Pay在大陸市場與本土的支付寶和微信等相比,較長時間可能都難以匹敵,但是Apple Pay作為一種先進技術給全球的移動支付技術提升了一步,即便大陸市場二維碼普及範圍更大,Apple Pay代表的NFC技術在安全性、場景豐富性上的優勢,使它有存在的必要,Apple Pay未來也可能衍生出更多的金融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