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協委員:有年輕演員收入 超過百人中型企業

宋丹丹。

有全國政協委員不解:當紅年輕演員的收入,居然超過了一個幾百人的中型企業。在全國政協文藝界別,不少委員也針對一些年輕演員收入虛高,藝德差的現象進行了討論。有政協委員表示,為了票房和宣傳,不得不加入這些年輕偶像,而扭轉這一現象,還是要靠市場和輿論引導。

委員批部分偶像缺藝德

根據鳳凰網報導,針對目前電視節目中真人秀泛濫,一位不願具名的全國政協委員表達不滿:一幫演員在節目中打打鬧鬧,掙的錢卻超過他的一個幾百人的中型企業。這位委員還認為,一些真人秀節目男女演員打打鬧鬧,有宣揚性暗示、性騷擾的嫌疑。

而在日前的全國政協文藝界別分組討論時,全國政協委員宋丹丹、朱軍也指出,當下部分年輕演員浮躁虛榮、相互攀比、缺乏藝德的問題,並對很多年輕人都想當網紅的現象,表達了深度憂慮。

宋丹丹說,『現在的」小孩」一夜之間就成了明星了,一下就有幾千萬粉絲…我們現在社會的價值觀往往認為有名有錢就是成功人士。他們很小就成為「成功人士」了,但他們有很多事情還不懂,沒有人告訴他們應該怎麼做人。而今天,我們已經丟失了引領那些一夜成名的年輕人的陣地。』

全國政協委員、著名編劇王興東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我們編劇沒有生活也寫不出好劇本,有些作家閉門造車瞎改,現在演藝界也出現了濫用替身的現象。但是我們的電影不是賣肉的,是輸出精神的。』

但王興東認為,年輕演員不能一概而論,有的演員內心也充滿激情有道德操守,就能輸出真善美的藝術形象。他舉例說,青年演員王凱前往陝北高原拍戲,就克服了惡劣的氣象環境。

知名導演的無奈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副總導演陳維亞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部分年輕演員收入虛高是一個現實存在,出現這種情況必定是有原因的,從市場意義上講叫需求決定市場,說明它有這個土壤這是我們必須面對的客觀現實。

他表示,不管是無奈也好還是不服氣也好,都是存在的,要冷眼相看。小年輕人形象漂亮,可能唱一首歌,擺一個造型,很快就引起大量年輕朋友關注,這個現象在大陸也有,在國外也有,不只是我們有這種情況。


陳維亞。

陳維亞無奈的說,這是市場逼迫,需要票房,需要宣傳,就要做一些妥協。另外,製片人、製作方,要求你再大的導演來拍戲,當紅演員必須放進去。

陳維亞說,原因是非常複雜的,都是目前經濟大潮衝擊下帶來的負面作用,這個作用會持續相當時間。

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京劇院藝術發展中心副主任、民建中央文化委員會副主任袁慧琴,在接受紅星新聞記者獨家專訪時也表示,年輕偶像的收入、社會影響,遠比資深藝術家要高得多,這是一個很怪異的現象。這個社會風氣,如果不扭轉是很糟糕的事情。

一位不願具名的全國政協委員、大陸電影界領軍人物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有市場才能有年輕當紅演員的存在,存在即合理,市場規律下不能採取強制手段來管理。他同時指出,高低和藝德好壞沒有直接關係。

不能任由爛節目發展

陳維亞表示,『但是我相信,最後大浪淘沙,最後真正留下來的,在人們心目中一直長存的形象畢竟不會是這些沒有實力的偶像,他們不可能一統天下』。他認為,暫時,他們酬勞拿高一點,但也就是曇花一現,社會發展不會因為他們而完全改變發展。

陳維亞說,現在年輕人狂熱追星,這是不可理解的現象。『我們該怎麼做?你不可能說斷掉他的資金,做不到。你不讓他出面也不行,你讓所有這些年輕粉絲們不去崇拜,也做不到。我們關鍵是打鐵還得自身硬。』他認為,要有能力塑造出真正的藝術形象,也拿這麼高的薪酬,跟年輕偶像們比拼一下市場。

陳維亞指出,既不要擔驚受怕,也不要義憤填膺,要冷淡處理,然後採取一些必要措施進行適當管控,就可以了。

陳維亞說,現在,電視上、網上爛節目太多,也不能任其發展。比如從藝員們的薪金酬勞是不是該出台一些相對的行業規矩,另外對這些公司、經紀人各方面,包括用人方面,是不是也給他一定的規矩,讓他們不要助長這個東西,這個是多方下藥,多管齊下,可能會好一些。

全國政協委員濮存昕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演員要用演出把自己時間填滿,不能演兩下就天天吃喝玩樂,好像覺得富裕生活比當演員本身重要。 『有的事情已經不是行業本身的事情。』


追星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