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報報/瓊瑤家人:她身體很好 早有要求尊嚴死想法

知名作家瓊瑤。

79歲的台灣知名作家瓊瑤,前天突然通過個人臉書帳號發表了一封寫給兒子和兒媳的公開信,透露她因為近來看到一篇名為《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的文章,有感而發想到自己的身後事,認為萬一到了該離開之際,希望不會因為後輩的不捨而讓自己的軀殼被勉強留住,並受折磨,顯示出對生死的達觀態度。

根據鳳凰網報導,瓊瑤公開信一出,引起人們普遍關注,更有不少粉絲擔心瓊瑤此舉,是否是因為出現了健康問題而未雨綢繆。北京青年報記者昨天致電瓊瑤兒媳何秀瓊得知,瓊瑤現在身體狀況很好,在這封公開信裡談到的觀點其實是她早就與家人達成的共識。

這封公開信是瓊瑤寫給長子陳中維及長媳何秀瓊的。瓊瑤在信中寫到,她從《今周刊》刊登的文章《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中得知:台灣最近通過了《病人自主權利法》並將於2019年1月實施,該法給予病人可以自己決定如何死亡的『尊嚴死』權利,與她自己一直以來的想法非常符合,因此希望通過網路『公開我的叮嚀』,要求兒子和兒媳到時『不論多麼不捨,不論面對什麼壓力,都不能勉強留住我的軀殼,讓我變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臥床老人』。

在文中,瓊瑤還表達出豁達的生死觀,要求兒子和兒媳到時候能用正能量的方式來對待她的死亡。『時候到了,不用悲傷,為我歡喜吧!我總算走完了這趟辛苦的旅程!擺脫了我臨終前可能有的病痛!』最後她樂觀表示,寫完這封信就可以安心的去計劃自己的下一部小說或劇本了,並透露正打算和孫女可嘉共同出一本關於『喵星人』的書,她寫故事,孫女來畫插圖。

瓊瑤的兒媳何秀瓊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看到瓊瑤的這篇長文後,他們並沒有感到意外,因為這都是瓊瑤早已有之的想法,也早和家人做過溝通。『前兩年公公身體不太好,從那時起她就開始考慮每個人最終都一定要面對的這個問題。她的態度也就是文中所說的那樣,希望能夠掌握決定自己如何死亡的自主權。她跟我們聊過好幾次,交待我們到時候要按照她囑咐的去做。我們對此也都表示同意和尊重。』

何秀瓊還透露,瓊瑤之所以選擇現在發表這封公開信,一方面是受到了《預約自己的美好告別》一文觸動;另一方面覺得中國人對身體和死亡的觀念一直比較保守,自己是公眾人物,擔心兒子兒媳到時候如果真的按照自己說的那樣不插管、不搶救,有可能會受到輿論的『不孝』指責,於是才決定通過這篇長文,讓大家都知道這是她自己的意願。

瓊瑤公開信摘登

雖然中維(瓊瑤的兒子陳中維—編者註)一再說,完全了解我的心願,同意我的看法,會全部遵照我的願望去做。我卻生怕到了時候,你們對我的愛,成為我『自然死亡』最大的阻力。承諾容易實行難!萬一到時候,你們後悔了,不捨得我離開,而變成葉金川說的:『聯合醫生來凌遲我』,怎麼辦?我想,你們深深明白我多麼害怕有那麼一天!現在我公開了我的『權利』,所有看到這封信的人都是見證。你們不論多麼不捨,不論面對什麼壓力,都不能勉強留住我的軀殼,讓我變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臥床老人!那樣,你們才是『大不孝』!

我已經79歲,明年就80歲了!這漫長的人生,我沒有因為戰亂、貧窮、意外、天災人禍、病痛……種種原因而先走一步。活到這個年紀,已經是上蒼給我的恩寵。所以,從此以後,我會笑看死亡。我的叮囑如下:

一、不論我生了什麼重病,不動大手術,讓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作主時讓我作主,萬一我不能作主時,照我的叮囑去做!

二、不把我送進『加護病房』。

三、不論什麼情況下,絕對不能插『鼻胃管』!因為如果我失去吞咽的能力,等於也失去吃的快樂,我不要那樣活著!

四、同上一條,不論什麼情況,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種維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種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我已經註記過,最後的『急救措施』,氣切、電擊、葉克膜……這些,全部不要!幫助我沒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計讓我痛苦的活著,意義重大!千萬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給困惑住!

人生最無奈的事,是不能選擇生,也不能選擇死!好多習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觀念鎖住了我們,時代在不停的進步,是開始改變觀念的時候了!

下面我要叮嚀的,是我的『身後事』!

一、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來悼念我。

二、將我盡速火化成灰,採取花葬的方式,讓我歸於塵土。

三、不發訃文、不公祭、不開追悼會。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麻煩別人,更不可麻煩愛我的人—如果他們真心愛我,都會了解我的決定。

四、不做七,不燒紙,不設靈堂,不要出殯。我來時一無所有,去時但求乾淨俐落!以後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為我早已不存在。何況地球在暖化,燒紙燒香都在破壞地球,我們有義務要為代代相傳的新生命,維持一個沒有污染的生存環境。

五、不要在乎外界對你們的評論,我從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死後哀榮』是生者的虛榮,對於死後的我,一點意義也沒有,我不要『死後哀榮』!後事越快結束越好,不要超過一星期。等到後事辦完,再告訴親友我的死訊,免得他們各有意見,造成你們的困擾!

『活著』的起碼條件,是要有喜怒哀樂的情緒,會愛懂愛、會笑會哭、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動……到了這些都失去的時候,人就只有軀殼!我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萬一我失智失能了,幫我『尊嚴死』就是你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