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限人物/北漂農民的逆襲人生 成功夫之王

姚紅剛進入浴缸開始脫水,這是秤重前必須經歷的痛苦過程。

每場比賽前,『鬼跤王』姚紅剛都是團隊絕對的主角。下塌的酒店裡,徒弟用手試過水溫後,姚紅剛進入浴缸開始脫水,這是秤重前必須經歷的痛苦過程。

根據鳳凰網報導,從2009年第一場比賽1500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的出場費到現在的10萬元,8年的時間,姚紅剛用自己的拳頭改變了人生。


姚紅剛成名的年齡比較晚。28歲時,他才從摔跤界轉戰綜合格鬥(MMA),30歲時,他把一場別人認為注定要失敗的比賽變成了勝利,成功逆襲獲得武林傳奇雛量級冠軍金腰帶,成為大陸首條國際金腰帶擁有者,走上職業巔峰。圖為WLF『功夫之王』比賽,姚紅剛揮舞著拳頭出場,意氣風發。


走出賽場,收起滿身鋒芒,穿過北四環附近城中村的一個建材市場準備回家的姚紅剛,身上沒有了一點兒拳王的影子,恍惚間又變成了8年前那個漂在北京的農民工。


這個不足10平方公尺的房間沒有窗戶,除了一張床,屋裡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這樣的居住環境讓曾經來家採訪他的外國記者連連驚呼,她怎麼也想不到風光無限的金腰帶拳王會住在這裡。雖然隨著這幾年的打拼,姚紅剛的收入也逐年攀升,但是他對金錢的態度依然沒變,最先考慮的是父母和孩子,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最後。


出租房的櫃子裡還留著他曾經的職業痕跡—安裝空調的工具。北漂的這些年裡,他裝過空調、做過廚師、當過保安。出生於河南周口一個普通農村的姚紅剛並不避諱這段經歷,他總是說:『萬一哪天我還想裝空調呢?』


在漫長的密集的打工生涯中,在旁人看來枯燥辛苦的鍛煉對於他來說是種樂趣。裝空調的淡季姚紅剛去金鼎軒開夜班車,從晚上10點到早上7點,下班後他騎自行車到宣武體校練習摔跤,從早上9點到11點,這份刻苦和堅持也延續到了他的職業生涯中。圖為2015年10月,姚紅剛為了備戰下一場在日本的比賽,去泰國的普吉島老虎拳館集訓。早上9點到中午12點,下午2點到6點,晚上7點到9點,姚紅剛都在集訓。


見過姚紅剛的人都會說他不像一般人印象中的拳手,總是一臉平和,謙虛低調。姚紅剛自己也說,『我給人的印象就是一個癡迷於練武的農民工』。他所有的凌厲和凶猛都爆發在了賽場上。M-1比賽現場,上場前的亮相,姚紅剛發出了少有的怒吼。


M-1比賽現場,姚紅剛與對手俄羅斯的尼基塔‧奇斯佳科夫展開激烈對抗,雙方打滿3個回合。在最後一個回合的後半段,姚紅剛成功的在地面戰中占據了優勢,在將近2分鐘的時間裡,他死死壓制住對手,不斷施以重拳。裁判認為姚紅剛在整場較量中並沒有占據壓倒性的優勢,最終判定雙方戰成平手。而在比完賽的後場,裁判在樓道裡對姚紅剛說:『你贏了』!


賽場上的霸氣來源於平日日複一日的積累。成名後的姚紅剛依然保持著學習的狀態,對自身的訓練要求近乎苛刻。圖為在泰國的普吉島老虎拳館集訓時,巴西柔術教練看姚紅剛學得認真,『開小灶』給他單獨指導動作規範。


作為著名的旅遊聖地,姚紅剛來到普吉島快一個月都沒出過拳館,來自大陸的MMA選手崔劉才正在給姚紅剛看附近的景點,希望周末他能帶著大家去看看,結果最後被姚紅剛變成了往返20公里爬山越野跑和一場體能訓練。


姚紅剛的職業之路一直伴隨著誤解和質疑。最早練摔跤和練拳的時候,不論是父母,還是村裡人,都認為他是不務正業。他們覺得這麼大年齡才開始打拳簡直是胡鬧,不可能有什麼出息。直到獲得了金腰帶,親戚們的質疑聲也沒停過。圖為這次回家,在村裡的路上,姚紅剛碰到他的三奶,老人勸他不要比賽了,最好做教練,免得那麼辛苦和危險。


父母的態度改觀發生在2011年,姚紅剛成為大陸首位亞太地區MMA金腰帶得主。圖為姚紅剛的二弟家牆上貼著姚紅剛最重要的那場比賽的照片,姚紅剛的二弟是退伍軍人,一直以哥哥姚紅剛為傲。


姚紅剛是家裡的老大,從小就替父母分擔家務和勞動。雖然離開老家一段時間了,但農活對於姚紅剛來說一點也不陌生,回來後立刻放下背包幫忙幹活,對他來說是最自然的事。


生活的艱辛讓姚紅剛比別人更能吃苦。當年,村裡的一個朋友和姚紅剛一起來北京打拳,後來覺得太苦,就回老家改行了,而姚紅剛一直堅持在這條路上狂奔。圖為長期的摔跤訓練難免受傷,磨破手是常有的事。


更有一次,姚紅剛練習蒙古跤時,被對手用肘部夾住耳朵造成損傷,為了練習一直沒有去醫院看,耳鼓外翻,耳部變厚,變成了『跤耳』,等有時間去醫院看的時候被告知需要動手術才能解決。


最痛苦的,還是每次比賽秤重前的脫水過程。姚紅剛的體重是70公斤,為了參加這次61公斤級的比賽,一個月前他就開始減重,配合飲食體重減到65公斤,剩下的4公斤就要靠比賽前的脫水了。在下榻房間的浴缸裡放滿熱水後,姚紅剛進入浴缸咬緊牙關泡了十幾分鐘。


大量出汗後,姚紅剛由徒弟和一個助手攙扶出來,穿上減重服躺在床上,用三床被子蓋住捂汗。


越臨近最後的秤重,這種減重就越難熬。去秤重的路上,姚紅剛在電梯裡已經痛苦的無法直立。


姚紅剛站上秤重台。當秤重結束過關後,他會在24小時之內吃4-5頓,包括補充水分在內,很快會恢複5公斤-8公斤左右的體重。這種極端的減重會對選手的身體造成極大的傷害。日本有很多MMA和拳擊選手因為頻繁減重,在25歲之前就得了胃病,備受折磨。


姚紅剛把全部的熱情都投入了事業,卻忽視了自己的家庭。遠在深圳打工的妻子對姚紅剛熱愛的MMA無法理解,她認為姚紅剛為了他的事業『拋棄了一切』,最終遞上一紙離婚訴狀,留給他兩個年幼的孩子。圖為在學校門口,姚紅剛抹去兒子嘴角的米粒。


姚紅剛只能將孩子送回老家,和父母一起生活,但他一直對不能陪伴孩子成長而感到愧疚。一次,姚紅剛比賽完回老家,看到自己的父親抱著消瘦的兒子等在村口,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抱著兒子走回了家,十幾里的土路上,他的眼淚默默的流。圖為比賽結束後,姚紅剛回老家看望父母和孩子。


今年的姚紅剛已經35歲了,對於MMA選手來說,這個年齡已經算得上是高齡了,但他並沒有退役的打算,相反,他越來越熱愛綜合格鬥,表示會一直打下去。圖為比賽前,望著燈火輝煌的拳台,姚紅剛陷入沉思。


姚紅剛的弟弟姚志奎,也在他的帶領下走上了MMA的道路。姚志奎和姚紅剛安靜的性格十分不同,活躍、外向。圖為姚紅剛看望弟弟姚志奎,姚志奎在比賽時前十字韌帶斷裂。


少年時的武術夢在姚紅剛一步步的努力下,終於變成了現實,如今,他也成了家鄉青少年崇拜的對象。姚紅剛覺得,他的經歷一定會給那些如他當初一樣迷戀武術的孩子帶來很大的影響。在北京開了一家拳館的他希望能培養更多年輕的MMA選手走出大陸,走向世界。圖為姚紅剛站在普吉島的卡塔海灘上,他說:『終於看到大海了!』